脚印

发行时间:2019-04-02
发行公司:竹书酷乐
简介:  接到为勇哥与大珍珠这首歌作词之前,我应该是从来都没有设身处地的去了解过自闭症这个群体的故事,而其实自闭症的孩子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接触过,那是在我幼儿园时期。   印象中的佳佳每天都趴在地上翻滚玩耍,静静地一个人仿佛代替了整个班小伙伴的陪伴,然而我并不知道,习惯去对他微笑的我,在20年后竟然还依然被他记得,他会使用了手机加了我的微信,至今六七年中,每逢我和我家人的生日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节日时,他都会真心的献上自己的祝福,还会时不时发来他去世界各地旅游与体验新事物的照片,他想把他的快乐与我分享,那一刻,他是多么的开心。曾经我一直是礼貌性的与佳佳回应与沟通,没有花费过太多时间去和他静下来真正的聊天,是通过历经写这首歌词的整个过程,才有了更多的感动与感悟,原来被这样纯真善良的孩子喜欢着惦记着是如此幸福,如此的值得好好珍惜。   第一次见勇哥,那是大珍珠生日的第二天,与整个团队第一次碰在一起聊一聊这首歌的创作想法,曾在电视里听过他和儿子的故事时,说实话内心一直怀着叹息与同情的心理,可见到他的那一刻,那种温暖喜气与平易近人却始终围绕着他,,与其说这次一起商讨与吃饭,不如说我一直默默在观察与思考他是如何真正坚强与乐观的度过年年岁岁。那一天,创作之旅开始了。   有了初步构思的第一件事,便是树立自己的信心,心想这可是关乎着几百万家庭的大事,我的一句话甚至一个字起到了一种社会向导,写,不着急,深入了解与挖掘才是关键。   那一次开会,传输给脑海的信息量太多太大,唯一能让我带入角色的一句话激起了我往后的每一次创作,那便是勇哥反复提到的一个字”轴”,一根筋的态度面对所有事,他们的世界太神秘,而我依旧站在边缘走不进去,勇哥提议,走,去自闭症学校一探究竟。   没过几天,我们来到了北京静语者家园与窦校长深谈了一中午,他给我们介绍了这里的孩子基本的情况,原来自闭症虽然是身体原因造成,但后天的心理辅导与行为引导更为重要,在老师们耐心的陪伴与帮助下,孩子们从光天化日大小便到懂得了遮羞,从大街小巷的人都害怕他们到有礼貌的主动打招呼,从一事无成到练就一样最拿手的本领,自闭症的孩子们不是天生就该被唾弃的,他们的自尊心并不比我们少,他们内心对得到肯定这件事是有着极大的渴望的。   那一天回到家,我把窦校长的小院日记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他详细的记录着孩子们是如何通过锻炼得到进步,那一件件在我们看来不起眼的小事,在自闭症孩子与家长心中可是天翻地覆的大变化,那种心情,那个时候我才有。   时至这时,我仍旧没有开始动笔,那一幕幕画面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反复上演,下一步,我要再了解了解勇哥与大珍珠的过去。   翻开那本《一起长大》,历历在目的全是希望与梦想,勇哥少年时那对生活的憧憬与向往,然而就在得知大珍珠缓感统失调那一篇章开始,故事发生了转变,只是这种转变更加激励人,也更加使人沉思。   当一般不幸来临时,我们可以选择逃避,也可以选择面对,各有各的艰难各有各的活法,而当这关乎一生的坏消息—“自闭症”从天而降的时候,勇哥与大珍珠似乎唯有选择勇往直前的面对,才能支撑住接下来的每一天。看的是他们的故事,而故事线里住着的尽是我们这些平日不善知足的所谓的正常人。如果那些困难随便挑一个放在我的过往,我会怎样?这个问题一直跟随着我。   终于到了这一步,我要用文字开始记录我前后十几天感受到的深切体会了,那一刻,我是感觉充满荣耀的。   说唱这故事里的情绪变化,里面包含了太多微乎其微的眼神与言语,我想那是谁都不想去承受的,说难听那些举动就是恶毒,说好听那是不够宽容,说实话,写作的过程中我的心情是一直带有酸楚与愤恨的,几次转折,才让我平复下来,领悟领悟再领悟,直到用最精准的字句描述大珍珠那看似木讷的内心。   从动笔到最后定稿又时隔了十几天,那十几天充满的意义将我对活着两个字更深刻的理解,修改初稿的过程中,勇哥不厌其烦的给我讲着更多更小的碎片故事,甚至一天24小时里,时时刻刻都在帮助我找灵感,某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立刻发给我作为素材,一天两天感受不到什么,而十天八天我所感受到的却是父母的那份浓烈的不加任何条件的耐心与爱,也是勇哥的这份“轴”另大珍珠从来没有放弃过成为很好的人。   在勇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教育与影响下,大珍珠才成长为大家看到的这样一个健康活泼善良有爱的大男孩,一个普通的孩子成长起来也需要家长耗费巨大的苦心,何况是培养一个自闭症的孩子走向优秀。   创作的整个过程虽然漫长,却是享受,那是爱的推进,也是爱的集结。一句句话,一个个故事,一段段场景,有听说的,有看见的,也有亲身感受的,这深蓝一族的世界原来住着这么多感动与美好,那些平日被我们遗忘的点点滴滴在这里把我唤醒,感谢团队的所有人,感谢大珍珠,感谢勇哥,感谢沈总、冰哥,感谢所有帮助自闭症家庭的志愿者们。   或许我们能做的只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呼吁全社会更包容这些自闭症的孩子,让他们拥有着尽可能平等相待的生活,复杂的成人世界本都还是彩色的,只要我们不忘记最难得的事便是相互信任。   2018年1月   文:裴育
  接到为勇哥与大珍珠这首歌作词之前,我应该是从来都没有设身处地的去了解过自闭症这个群体的故事,而其实自闭症的孩子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接触过,那是在我幼儿园时期。   印象中的佳佳每天都趴在地上翻滚玩耍,静静地一个人仿佛代替了整个班小伙伴的陪伴,然而我并不知道,习惯去对他微笑的我,在20年后竟然还依然被他记得,他会使用了手机加了我的微信,至今六七年中,每逢我和我家人的生日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节日时,他都会真心的献上自己的祝福,还会时不时发来他去世界各地旅游与体验新事物的照片,他想把他的快乐与我分享,那一刻,他是多么的开心。曾经我一直是礼貌性的与佳佳回应与沟通,没有花费过太多时间去和他静下来真正的聊天,是通过历经写这首歌词的整个过程,才有了更多的感动与感悟,原来被这样纯真善良的孩子喜欢着惦记着是如此幸福,如此的值得好好珍惜。   第一次见勇哥,那是大珍珠生日的第二天,与整个团队第一次碰在一起聊一聊这首歌的创作想法,曾在电视里听过他和儿子的故事时,说实话内心一直怀着叹息与同情的心理,可见到他的那一刻,那种温暖喜气与平易近人却始终围绕着他,,与其说这次一起商讨与吃饭,不如说我一直默默在观察与思考他是如何真正坚强与乐观的度过年年岁岁。那一天,创作之旅开始了。   有了初步构思的第一件事,便是树立自己的信心,心想这可是关乎着几百万家庭的大事,我的一句话甚至一个字起到了一种社会向导,写,不着急,深入了解与挖掘才是关键。   那一次开会,传输给脑海的信息量太多太大,唯一能让我带入角色的一句话激起了我往后的每一次创作,那便是勇哥反复提到的一个字”轴”,一根筋的态度面对所有事,他们的世界太神秘,而我依旧站在边缘走不进去,勇哥提议,走,去自闭症学校一探究竟。   没过几天,我们来到了北京静语者家园与窦校长深谈了一中午,他给我们介绍了这里的孩子基本的情况,原来自闭症虽然是身体原因造成,但后天的心理辅导与行为引导更为重要,在老师们耐心的陪伴与帮助下,孩子们从光天化日大小便到懂得了遮羞,从大街小巷的人都害怕他们到有礼貌的主动打招呼,从一事无成到练就一样最拿手的本领,自闭症的孩子们不是天生就该被唾弃的,他们的自尊心并不比我们少,他们内心对得到肯定这件事是有着极大的渴望的。   那一天回到家,我把窦校长的小院日记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他详细的记录着孩子们是如何通过锻炼得到进步,那一件件在我们看来不起眼的小事,在自闭症孩子与家长心中可是天翻地覆的大变化,那种心情,那个时候我才有。   时至这时,我仍旧没有开始动笔,那一幕幕画面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反复上演,下一步,我要再了解了解勇哥与大珍珠的过去。   翻开那本《一起长大》,历历在目的全是希望与梦想,勇哥少年时那对生活的憧憬与向往,然而就在得知大珍珠缓感统失调那一篇章开始,故事发生了转变,只是这种转变更加激励人,也更加使人沉思。   当一般不幸来临时,我们可以选择逃避,也可以选择面对,各有各的艰难各有各的活法,而当这关乎一生的坏消息—“自闭症”从天而降的时候,勇哥与大珍珠似乎唯有选择勇往直前的面对,才能支撑住接下来的每一天。看的是他们的故事,而故事线里住着的尽是我们这些平日不善知足的所谓的正常人。如果那些困难随便挑一个放在我的过往,我会怎样?这个问题一直跟随着我。   终于到了这一步,我要用文字开始记录我前后十几天感受到的深切体会了,那一刻,我是感觉充满荣耀的。   说唱这故事里的情绪变化,里面包含了太多微乎其微的眼神与言语,我想那是谁都不想去承受的,说难听那些举动就是恶毒,说好听那是不够宽容,说实话,写作的过程中我的心情是一直带有酸楚与愤恨的,几次转折,才让我平复下来,领悟领悟再领悟,直到用最精准的字句描述大珍珠那看似木讷的内心。   从动笔到最后定稿又时隔了十几天,那十几天充满的意义将我对活着两个字更深刻的理解,修改初稿的过程中,勇哥不厌其烦的给我讲着更多更小的碎片故事,甚至一天24小时里,时时刻刻都在帮助我找灵感,某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立刻发给我作为素材,一天两天感受不到什么,而十天八天我所感受到的却是父母的那份浓烈的不加任何条件的耐心与爱,也是勇哥的这份“轴”另大珍珠从来没有放弃过成为很好的人。   在勇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教育与影响下,大珍珠才成长为大家看到的这样一个健康活泼善良有爱的大男孩,一个普通的孩子成长起来也需要家长耗费巨大的苦心,何况是培养一个自闭症的孩子走向优秀。   创作的整个过程虽然漫长,却是享受,那是爱的推进,也是爱的集结。一句句话,一个个故事,一段段场景,有听说的,有看见的,也有亲身感受的,这深蓝一族的世界原来住着这么多感动与美好,那些平日被我们遗忘的点点滴滴在这里把我唤醒,感谢团队的所有人,感谢大珍珠,感谢勇哥,感谢沈总、冰哥,感谢所有帮助自闭症家庭的志愿者们。   或许我们能做的只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呼吁全社会更包容这些自闭症的孩子,让他们拥有着尽可能平等相待的生活,复杂的成人世界本都还是彩色的,只要我们不忘记最难得的事便是相互信任。   2018年1月   文:裴育
 
歌曲
歌手
时长
01 正在播放...
脚印 24BIT
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