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啊

发行时间:2020-04-28
发行公司:行星文化
简介:  也许再没有一个冬天,   让我们如此不安,焦虑,沉重。   也许再没有一个春天,   让我们如此期盼,渴望,向往。   好在,冬过去了,春就会来,   好在,又听到了他诚实的歌声,   好在,歌声里,我们依然相爱,相信爱。   为爱而生,亦为爱而声   张杰 回溯自我内心 回归情感本质   2020首张【净情曲】EP《爱人啊》   “张杰的情歌”,从开始到现在,   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陪伴。   转眼之间,跨越十五年时光——   隔着电视荧屏,你会默契地挥手齐唱,   喧哗KTV里,我一首首旁若无人释放,   下过雨的街道,他戴着耳机匆匆挤上公交车,   睡不着的夜晚,她点击分享发送给另一个人……   你我他她,都在“张杰的情歌”里成长着学习着,   一起用心记录感动,一起变成更好的我们。   2020《爱人啊》EP   张杰凝声提炼三首【净情曲】   《爱人啊》《曾经如是》《一个故事》   一如赤子般的热忱与单纯,唱给我们听,   关于“爱”与“人”之间,最珍贵的守护。   “如果有天谁先走,   约定在某个路口,   你嘴角眼眸,   我总会认出,总会相拥”。   ——《爱人啊》   两年前,张杰和音乐人金玟岐合作了关于亲情主题的作品《给女儿的一封信》,这次,他希望可以再推出一首关于爱情主题的歌,“我常常想,在这个行色匆匆的世界里,如果有一种最隽永的存在,应该就是爱情吧”,于是再度邀请金玟岐,共同制作了这首“给所有爱你和你爱的人的情歌”,《爱人啊》。   第一次听到歌曲小样时,张杰就被打动了,听到最后甚至流下眼泪,他说“感觉突然看到了相爱一生的两个老人,彼此照顾和享受着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而疫情期间,张杰发现自己对于“爱”又有了新的领悟,他觉得,亲情,友情,爱情,乃至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与关怀,都应该统称为“爱”。   “这段日子,无论是我看到新闻上年轻小护士和男友隔着病房玻璃的美好一吻,还是家人、朋友、素不相识的人与人之间……真的发生了太多感人事迹,让我体会到一种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的坚定信念!”带着这些触动,张杰从创作、制作、演唱各个角度,都升华了《爱人啊》主题。他希望这首歌像一封情书,是他送给她的告白,也让所有人都在歌声里进行属于自己爱的传递。   《爱人啊》在制作上呈现了和主题一脉相承的“古典主义隽永感”,编曲通过弦乐、钢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搭配,呈现出简约又丰满的聆听感受。张杰发挥一向认真到极致的作风,在北京录制完成后,他听完粗剪版觉得曲调和副歌还可以有另一种搭配可能性,又在上海二度录制,尝试明、暗两种调性人声,甚至全部重录真乐器,最终决定减少复杂配器,用一种完全化繁为简方式,来表达那种可以无限包容与承担的爱意,一遍遍对比打磨,只为最好效果。   “世界很大,千变万化,你是唯一的定数吧,而我这傻瓜,有一些话,想要表达……” 张杰的诠释,带来突破过往标志性情歌风格的新“净”界——如同孩子般单纯心境,极致清澈唱腔,耳边倾诉语气……《爱人啊》缓缓道出他对爱的理解,那是爱人面临岁月与生死考验时,依然坚定不移的情感。   一直以来,唱功卓越的张杰音色自带华丽感,高频非常有辨识度,这一次他研究出新的演唱方式,尝试略带沙哑质感的声音处理,对于每个气口、细节都反复研究,力求最自然表达,共同制作这首歌的金玟岐说,“相信很多人听到这首歌,会发现杰哥新的打开方式。”   所有相爱和相信爱的人啊,   愿我们都从《爱人啊》里收获勇气,   无惧岁月考验,无畏时光流逝,   一路青丝走到白头,紧牵住彼此的手,   从一餐一饭,到一生一世,直到生生世世……   在这个浮躁而华丽时代,爱情的可贵之处,也许不是多么轰轰烈烈,而是经得起现实打磨,变成了细水长流的存在,朴素而无声地流淌到岁月尽头。张杰说,在爱人之间,彼此付出最珍贵的是信任、时间、理解、陪伴,最辛苦的则是平衡和磨合,经得起考验的爱,不需要刻意证明,只会用行动守护彼此的承诺与选择。   就像《爱人啊》封面,张杰置身于大片花海,正向着心爱之人等待自己的方向奋力奔跑。他觉得,那种沉默却让人踏实的默契,就是他和她一直相信着的爱。“哪怕瞳孔中的彼此已经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者,那份爱意不会褪色半分。”   “如果有天谁先走,约定在某个路口,这苍茫宇宙,只要你点头,总会相拥”。《爱人啊》是张杰对爱情最真实的思考与领悟——爱,可以跨域年龄和年代,包含爱情、亲情、友情,存在于人与人,人与世界,人与万物之间……因为爱存在,我们才学会了如何“爱人”,感知世间的一切美好来之不易,懂得珍惜。   这首歌,同样会让大家想起那些为抗击疫情而奋不顾身的父母、朋友、亲人、陌生人……在阴霾笼罩之下,太多人选择了暂时放下小家,扛起责任去帮助更多生命,这份对“爱”的理解与奉献,也升华了“爱人啊”的更深刻意义。   “一个女孩在路边数着日子   一个哑巴在一旁 为她一见钟情   那天的黄昏下着雨   他俩的身上没有被打湿的痕迹   那时候世界真安静   哑巴说了声 呃 呃 我爱你”   ——《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一首民谣,词曲制作来自内地音乐人组合“火星电台”,两年前张杰在美国的海边第一次听到demo,“我仿佛在歌里看了一部动人电影,给身边人听,他们或多或少听出了各自的经历。”他觉得,这首歌有着独一无二的代入感,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个仿佛“净化人心”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安静流淌吉他声中,张杰的声音响起,“曾经偶然,我听到一个故事,现在我想把它讲给你听,一个女孩在路边数着日子,一个哑巴在一旁为她一见钟情……”标志性高音与技巧都消失了,听者内心却忍不住随歌声轻轻颤抖,他唱着,“那时候世界,真安静,哑巴说了声,呃,呃,我爱你……”平实口吻涌动出巨大冲击力,每一处咬字,每一处情绪拿捏,如同在耳畔轻声呢喃,故事里也许藏着无数悲欢,却在张杰洗尽铅华“纯素颜”演绎下,涌动着感同身受的柔软与温暖。   我们已然分不清楚,唱歌的他,听歌的自己,是讲述者,还是亲历者,或者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寒冷季节、呼啸风声和忙碌日子里,张杰的歌声为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唤醒人们曾经念念不忘,也渐渐遗忘的回忆——“女孩”和“哑巴”,都是某个时候的我和你啊,新鲜也旧的刚刚好,坚信自己是生命主角,会遇见“亲爱的”,跟身份、财富都无关,注视着对方眼神,躺在彼此身边,每一天拥抱着睡去,不理窗外的争吵,想要的只是“多幸运有人遇见你,被你的天真擦亮了眼睛,那时候世界真干净,没了哑巴,没了你”。   后来,女孩变成了女人,哑巴也浪迹天涯,我们不敢也不忍心去想故事结局如何,就像不敢去看镜子里渐渐不再清澈的眼神,但一定怀念曾经偶然有个人对自己唱着——“亲爱的你,记得那天路边,两个孩子吻世界,太过富有,太过贫穷,要多久,才学会放手”。《一个故事》,像一部所有聆听者共同参与的声音电影,女孩和哑巴的相遇,是每个人对纯真年代的向往,是张杰送给大家一份净化灵魂的礼物,歌声里,我们各自找到让内心触动的情节。   “城市中 偶然迷路   冲来冲去 你来我往   财富与名望 是同一个骗子   诱惑我们 不回头”   ——《曾经如是》   赖声川编剧及导演第四十部戏剧作品,郝蕾、张杰主演话剧《曾经如是》(Ago)同名主题曲。张杰第一次跨界话剧舞台,出演男主角“多吉”,一位拥有天籁之声的藏族男孩,天生可以吟唱净土故事,他的眼前总会浮现歌词,脑中会自动响起旋律,关于净土的故事自然而然被唱出,吸引着所有人驻足聆听。   主题曲《曾经如是》,是导演也是作词人赖声川,是音乐总监也是作曲及制作人胡帅,是男主角也是主唱张杰,在话剧排练过程中共同创造的结晶。“曾经是客观的存在,从空间来看,曾经和未来也是同时存在的,因果循环,曾经是如是的曾经,如是也是曾经的如是。”张杰如此描述他在看到赖声川导演写出的歌词后,内心涌动的深刻理解与感悟。这些经过反复构思写出的文字,本身就是“长在剧本当中的词”,充满了剧中所传达的美学意义,充满禅机的冲突性、融合性意象,描述了欲望都市人群,在财富与名望,快乐与痛苦,“同一个骗子”的诱惑中,梦来梦去,何去何从,寻找着救赎与出口,透过张杰的演绎,即便听者还没有观看话剧,也能率先感受到戏剧、角色与人生交相辉映的意境。   在藏族传统乐器的多重演奏中,《曾经如是》暗藏了贯穿其中的Bansuri(印度笛),渲染出世界音乐的辽阔、神秘与仪式感,张杰以全然平静,看淡悲喜,没有任何明显情绪波动的方式,用清澈、干净、唯美的嗓音,在虚虚实实的迷离氛围中,坚定地唱出每一个音符和词句,而歌手与演员的身份交错,激发了他身上澎湃的创造灵感,突破性以“分裂而统一”的角色扮演式演唱,进行了一次极具挑战的歌曲诠释——他是张杰,也是多吉,更是看破不说破的“旁观者”。   我们在歌声中听到很多个“张杰”,很多个“我”出现,是他以不同声音在同时同步演唱,是嗓音中所产生高频、超高频、中频、低频和超低频,在不同频段上的不同层次声音色彩,是他以歌声直达心灵、感化心灵所体现的多重维度,甚至,张杰在间奏中以人声模拟出了“白鹤鸣唳”的声音,与话剧中情节呼应,也用类似呼麦的演绎方式,埋藏在歌曲间奏中寓意“城市”和“大梦”的分割之处。   “曾经的那些简单美好,极其珍贵,而时间把我们雕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也是偶然中的必然。现在的人们,心里积压着的情绪太多,我想,是时候用这三首歌,打开大家那颗渴望纯净的心了。放下了执念,从容讲述的唱歌给大家听,是我现在最喜欢的状态。”   ——张杰
  也许再没有一个冬天,   让我们如此不安,焦虑,沉重。   也许再没有一个春天,   让我们如此期盼,渴望,向往。   好在,冬过去了,春就会来,   好在,又听到了他诚实的歌声,   好在,歌声里,我们依然相爱,相信爱。   为爱而生,亦为爱而声   张杰 回溯自我内心 回归情感本质   2020首张【净情曲】EP《爱人啊》   “张杰的情歌”,从开始到现在,   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陪伴。   转眼之间,跨越十五年时光——   隔着电视荧屏,你会默契地挥手齐唱,   喧哗KTV里,我一首首旁若无人释放,   下过雨的街道,他戴着耳机匆匆挤上公交车,   睡不着的夜晚,她点击分享发送给另一个人……   你我他她,都在“张杰的情歌”里成长着学习着,   一起用心记录感动,一起变成更好的我们。   2020《爱人啊》EP   张杰凝声提炼三首【净情曲】   《爱人啊》《曾经如是》《一个故事》   一如赤子般的热忱与单纯,唱给我们听,   关于“爱”与“人”之间,最珍贵的守护。   “如果有天谁先走,   约定在某个路口,   你嘴角眼眸,   我总会认出,总会相拥”。   ——《爱人啊》   两年前,张杰和音乐人金玟岐合作了关于亲情主题的作品《给女儿的一封信》,这次,他希望可以再推出一首关于爱情主题的歌,“我常常想,在这个行色匆匆的世界里,如果有一种最隽永的存在,应该就是爱情吧”,于是再度邀请金玟岐,共同制作了这首“给所有爱你和你爱的人的情歌”,《爱人啊》。   第一次听到歌曲小样时,张杰就被打动了,听到最后甚至流下眼泪,他说“感觉突然看到了相爱一生的两个老人,彼此照顾和享受着在一起的每一时每一刻……”而疫情期间,张杰发现自己对于“爱”又有了新的领悟,他觉得,亲情,友情,爱情,乃至来自陌生人的善意与关怀,都应该统称为“爱”。   “这段日子,无论是我看到新闻上年轻小护士和男友隔着病房玻璃的美好一吻,还是家人、朋友、素不相识的人与人之间……真的发生了太多感人事迹,让我体会到一种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的坚定信念!”带着这些触动,张杰从创作、制作、演唱各个角度,都升华了《爱人啊》主题。他希望这首歌像一封情书,是他送给她的告白,也让所有人都在歌声里进行属于自己爱的传递。   《爱人啊》在制作上呈现了和主题一脉相承的“古典主义隽永感”,编曲通过弦乐、钢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搭配,呈现出简约又丰满的聆听感受。张杰发挥一向认真到极致的作风,在北京录制完成后,他听完粗剪版觉得曲调和副歌还可以有另一种搭配可能性,又在上海二度录制,尝试明、暗两种调性人声,甚至全部重录真乐器,最终决定减少复杂配器,用一种完全化繁为简方式,来表达那种可以无限包容与承担的爱意,一遍遍对比打磨,只为最好效果。   “世界很大,千变万化,你是唯一的定数吧,而我这傻瓜,有一些话,想要表达……” 张杰的诠释,带来突破过往标志性情歌风格的新“净”界——如同孩子般单纯心境,极致清澈唱腔,耳边倾诉语气……《爱人啊》缓缓道出他对爱的理解,那是爱人面临岁月与生死考验时,依然坚定不移的情感。   一直以来,唱功卓越的张杰音色自带华丽感,高频非常有辨识度,这一次他研究出新的演唱方式,尝试略带沙哑质感的声音处理,对于每个气口、细节都反复研究,力求最自然表达,共同制作这首歌的金玟岐说,“相信很多人听到这首歌,会发现杰哥新的打开方式。”   所有相爱和相信爱的人啊,   愿我们都从《爱人啊》里收获勇气,   无惧岁月考验,无畏时光流逝,   一路青丝走到白头,紧牵住彼此的手,   从一餐一饭,到一生一世,直到生生世世……   在这个浮躁而华丽时代,爱情的可贵之处,也许不是多么轰轰烈烈,而是经得起现实打磨,变成了细水长流的存在,朴素而无声地流淌到岁月尽头。张杰说,在爱人之间,彼此付出最珍贵的是信任、时间、理解、陪伴,最辛苦的则是平衡和磨合,经得起考验的爱,不需要刻意证明,只会用行动守护彼此的承诺与选择。   就像《爱人啊》封面,张杰置身于大片花海,正向着心爱之人等待自己的方向奋力奔跑。他觉得,那种沉默却让人踏实的默契,就是他和她一直相信着的爱。“哪怕瞳孔中的彼此已经变成了满头白发的老者,那份爱意不会褪色半分。”   “如果有天谁先走,约定在某个路口,这苍茫宇宙,只要你点头,总会相拥”。《爱人啊》是张杰对爱情最真实的思考与领悟——爱,可以跨域年龄和年代,包含爱情、亲情、友情,存在于人与人,人与世界,人与万物之间……因为爱存在,我们才学会了如何“爱人”,感知世间的一切美好来之不易,懂得珍惜。   这首歌,同样会让大家想起那些为抗击疫情而奋不顾身的父母、朋友、亲人、陌生人……在阴霾笼罩之下,太多人选择了暂时放下小家,扛起责任去帮助更多生命,这份对“爱”的理解与奉献,也升华了“爱人啊”的更深刻意义。   “一个女孩在路边数着日子   一个哑巴在一旁 为她一见钟情   那天的黄昏下着雨   他俩的身上没有被打湿的痕迹   那时候世界真安静   哑巴说了声 呃 呃 我爱你”   ——《一个故事》   《一个故事》,一首民谣,词曲制作来自内地音乐人组合“火星电台”,两年前张杰在美国的海边第一次听到demo,“我仿佛在歌里看了一部动人电影,给身边人听,他们或多或少听出了各自的经历。”他觉得,这首歌有着独一无二的代入感,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个仿佛“净化人心”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安静流淌吉他声中,张杰的声音响起,“曾经偶然,我听到一个故事,现在我想把它讲给你听,一个女孩在路边数着日子,一个哑巴在一旁为她一见钟情……”标志性高音与技巧都消失了,听者内心却忍不住随歌声轻轻颤抖,他唱着,“那时候世界,真安静,哑巴说了声,呃,呃,我爱你……”平实口吻涌动出巨大冲击力,每一处咬字,每一处情绪拿捏,如同在耳畔轻声呢喃,故事里也许藏着无数悲欢,却在张杰洗尽铅华“纯素颜”演绎下,涌动着感同身受的柔软与温暖。   我们已然分不清楚,唱歌的他,听歌的自己,是讲述者,还是亲历者,或者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寒冷季节、呼啸风声和忙碌日子里,张杰的歌声为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唤醒人们曾经念念不忘,也渐渐遗忘的回忆——“女孩”和“哑巴”,都是某个时候的我和你啊,新鲜也旧的刚刚好,坚信自己是生命主角,会遇见“亲爱的”,跟身份、财富都无关,注视着对方眼神,躺在彼此身边,每一天拥抱着睡去,不理窗外的争吵,想要的只是“多幸运有人遇见你,被你的天真擦亮了眼睛,那时候世界真干净,没了哑巴,没了你”。   后来,女孩变成了女人,哑巴也浪迹天涯,我们不敢也不忍心去想故事结局如何,就像不敢去看镜子里渐渐不再清澈的眼神,但一定怀念曾经偶然有个人对自己唱着——“亲爱的你,记得那天路边,两个孩子吻世界,太过富有,太过贫穷,要多久,才学会放手”。《一个故事》,像一部所有聆听者共同参与的声音电影,女孩和哑巴的相遇,是每个人对纯真年代的向往,是张杰送给大家一份净化灵魂的礼物,歌声里,我们各自找到让内心触动的情节。   “城市中 偶然迷路   冲来冲去 你来我往   财富与名望 是同一个骗子   诱惑我们 不回头”   ——《曾经如是》   赖声川编剧及导演第四十部戏剧作品,郝蕾、张杰主演话剧《曾经如是》(Ago)同名主题曲。张杰第一次跨界话剧舞台,出演男主角“多吉”,一位拥有天籁之声的藏族男孩,天生可以吟唱净土故事,他的眼前总会浮现歌词,脑中会自动响起旋律,关于净土的故事自然而然被唱出,吸引着所有人驻足聆听。   主题曲《曾经如是》,是导演也是作词人赖声川,是音乐总监也是作曲及制作人胡帅,是男主角也是主唱张杰,在话剧排练过程中共同创造的结晶。“曾经是客观的存在,从空间来看,曾经和未来也是同时存在的,因果循环,曾经是如是的曾经,如是也是曾经的如是。”张杰如此描述他在看到赖声川导演写出的歌词后,内心涌动的深刻理解与感悟。这些经过反复构思写出的文字,本身就是“长在剧本当中的词”,充满了剧中所传达的美学意义,充满禅机的冲突性、融合性意象,描述了欲望都市人群,在财富与名望,快乐与痛苦,“同一个骗子”的诱惑中,梦来梦去,何去何从,寻找着救赎与出口,透过张杰的演绎,即便听者还没有观看话剧,也能率先感受到戏剧、角色与人生交相辉映的意境。   在藏族传统乐器的多重演奏中,《曾经如是》暗藏了贯穿其中的Bansuri(印度笛),渲染出世界音乐的辽阔、神秘与仪式感,张杰以全然平静,看淡悲喜,没有任何明显情绪波动的方式,用清澈、干净、唯美的嗓音,在虚虚实实的迷离氛围中,坚定地唱出每一个音符和词句,而歌手与演员的身份交错,激发了他身上澎湃的创造灵感,突破性以“分裂而统一”的角色扮演式演唱,进行了一次极具挑战的歌曲诠释——他是张杰,也是多吉,更是看破不说破的“旁观者”。   我们在歌声中听到很多个“张杰”,很多个“我”出现,是他以不同声音在同时同步演唱,是嗓音中所产生高频、超高频、中频、低频和超低频,在不同频段上的不同层次声音色彩,是他以歌声直达心灵、感化心灵所体现的多重维度,甚至,张杰在间奏中以人声模拟出了“白鹤鸣唳”的声音,与话剧中情节呼应,也用类似呼麦的演绎方式,埋藏在歌曲间奏中寓意“城市”和“大梦”的分割之处。   “曾经的那些简单美好,极其珍贵,而时间把我们雕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也是偶然中的必然。现在的人们,心里积压着的情绪太多,我想,是时候用这三首歌,打开大家那颗渴望纯净的心了。放下了执念,从容讲述的唱歌给大家听,是我现在最喜欢的状态。”   ——张杰
 
歌曲
歌手
时长
歌手其他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