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想见我

发行时间:2020-10-27
发行公司:容合
简介:  能不能 从他们炙热的眼光中暂时逃脱   抑或是 与过去礼貌拥抱后的仍不洒脱   现实生活与歌曲剧本的双重角色   许光汉初试啼声 首波动人之作   《别再想见我》   请先倾听我   看见许光汉 听见许光汉 再见或不见都是『许光汉』   戴佩妮词曲制作 量身打造话题新作   若再见只剩遗憾 残留拥抱的温度   光灭了 你还能看见他什么?   许光汉〔别再想见我〕   何乐音乐10.27数字单曲 全球同步上架   还记得吗?   2016在【植剧场】系列作品《恋爱沙尘暴》演出花心学长的庄浩洋,到《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饰演性成瘾的迟缓儿陈威政颠覆形象、崭露头角,更凭此角首度入围金钟奖戏剧节目男配角奖的许光汉。   还记得吗?   2018演出电视剧《1006的房客》饰演人前微笑、人后心机双面性格的周大军,戏里释放内心黑暗面,投入程度一度演到崩溃绝望;同年6月,与姚爱寗共同主演电视电影《海吉拉》,以变性人题材,讲述两人几经挣扎勇敢爱的爱情故事。   还记得吗?   2019与张孝全、王柏杰等实力派演员演出Netflix迷你剧集《罪梦者》,亦正亦邪、具反转魅力的林季子一角,爆炸性演出,备受瞩目;接续演出钟孟宏导演电影作品《阳光普照》,以阳光温暖的哥哥阿豪,演出在正面明亮的外表下,压抑内心的负面情绪,最终选择自杀的错愕结局,真挚演出成为一大亮点。拿下金马奖5项大奖的《阳光普照》,更被推为华语电影代表角逐2021年奥斯卡、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国际影片」,声势高涨、后劲来袭,盼望能创下华语电影全新里程碑。   还记得吗?   刚拿下金钟奖最佳戏剧节目奖的电视剧《想见你》,以爱情、穿越时空为题材,剧中许光汉一人分饰两角,从高中时期的阳光灿烂,到成年时期的稳重沧桑,演技备受挑战,结局更飙破纪录开出红盘。许光汉更因此剧爆红两岸三地,成为当红炸子鸡,并凭此角色入围第55届金钟奖戏剧节目最佳男主角,『戏剧新男神』赞誉实至名归。   细火慢熬的修炼 爆红反差的转变   若世界是一场梦 他用时间去实践   最初许光汉把「演员」单纯当作一件好玩的事情尝试,靠着自己对角色的摸索揣摩,到经历剧场的专业训练,把许光汉身为天生演员的直觉性拉出,也让他开始把「演员」当作一件可以认真看待,并享受其中乐趣的事,进而演活了每个充满反差和冲突的角色,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   从【植剧场】系列作品的颠覆形象,到《罪梦者》时而张狂,时而激情性感的亦正亦邪、《阳光普照》演出压抑负面的反差情绪,《想见你》分饰两角跨越年代的角色诠释,戏剧作品的话题延烧魅力,让媒体称2020为『许光汉年』。   在镁光灯下大量曝光的许光汉,从服饰、化妆保养品、饮料等国际品牌代言活动不断,各大国际时尚杂志争相邀约成为封面人物,『过曝』下的许光汉,覆盖着爆红代价下需要付出的时间和自我,关于许光汉,他的下一步是?   等待是漫长的,成功需要机运,面对曾经的低潮,现在的家喻户晓,爆红反差的转变,也在许光汉的演艺生涯里上演。问及许光汉觉得这几年辛苦吗?他不假思索沈稳回应:「我不敢说辛苦,到现在有很多人比我还辛苦;面对很幸运的同时,当然有时也伴随了一些痛苦,而我也还在消化。比起身边的人,我会好好把握住现在,好好做自己,好好对待自己的工作,珍惜拥有的。」   一如他在金钟奖颁奖典礼上,真挚从容的感言:「因为这部剧已经得到很多超乎我想象的东西,所以很谢谢大家……」   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时候,许光汉仍在有所限制的选择里,选择完成它,既然选择去做,他都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更好,准备足了功课才让自己上路,是导演眼中的超级模范生,也因为如此,在镜头下的他,是背负着强大的压力,和对自我要求的绝高标准。   他的爆红绝非一夕促成,面对时间里的自己,许光汉依旧保持着本我的初心,也和自己不断对话,慢慢地调适自我,调整对人事物更多的从容心态。许光汉说:「我想这是我个人重要的功课,虽然我也不确定哪一天我可以成为这样的许光汉,不过我会一直往这个的方向前进。」   从害怕、挣扎到终于完成一件多年来未完成的心愿   戴佩妮揭创作心境 放下心魔 揣摩许光汉音乐心境   以温暖的拥抱响应感谢的温度   戴佩妮与许光汉早相识于2011年,首次合作于2013年。当时Penny离开主流唱片公司,推出首次由自己出资独立完成的专辑【纯属意外】时,其中一首她自己执导的MV《你怎么可以安心的睡着》男主角正是许光汉。在Penny眼中许光汉就是个很用功有潜力的演员,她总惦记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他,而多年后这个机会来了,许光汉音乐作品开案,唱片公司刚好锁定的其中一个创作人就是戴佩妮,但当公司提出邀歌的讯息时,她却又怯步害怕了,一开始交出几首旗下其他创作人作品,就是不见Penny自己的创作,后来问原因,她开玩笑说:「我就是一个不想让别人死在我手里的俗辣。」   那个多年来找机会要报答许光汉的方式,除了帮他写歌,也没别的更适合的,但由于许光汉如今不可同日而语,在爆红的浪头上,做一件她自己没有把握,不太有安全感的事,这让Penny压力更大。但就在公司不死心的二度邀歌后,Penny当时也正在创作自己新专辑的歌途中,终于放下心魔,揣摩许光汉音乐的模样,而写出了这首光歌名就话题性十足的《别再想见我》。   难关不只替许光汉写歌,后来公司更进一步邀约戴佩妮担任制作人,她考虑了两天,最终决定「好吧,要报答就报答整套的」而答应了。但在进录音室前,她可是抱着「最坏的结果就是连朋友都做不成」的赴义决心,因为她是圈内出了名以「严苛」着称的制作人,最高纪录一首歌曾让歌手配唱九天。不过Penny,这次进录音室后,她有调适自己的心境,最高准则是「不要抹杀光汉对唱歌原本保有的乐趣」,最终许光汉面对她这大魔王,竟表现得比预期还好,要求完美的他,在配唱第二天时,还主动问Penny能不能再多唱一天,这点让Penny十分感动,也很欣慰他这种想把事情做到最好的态度。   《别再想见我》灵感来自于Penny近年常与90后的音乐人接触,发现他们是非常不习惯见面拥抱的人,而她自己却是一旦很久不见,看到朋友就会想拥抱对方的人,而此举往往让这些年轻朋友甚至有时受到惊吓,而虽然许光汉也是90后的年轻人,他却和自己一样喜欢见面拥抱朋友,那种温度和温暖很相似。于是就想写一首一个喜欢拥抱的人,如果遇到前任,你会主动去拥抱他吗,如果对方也是个喜欢拥抱的人,他来拥抱,你当下会有什么反应?用这个疑惑去写这首歌,而在Penny眼中,许光汉是个温暖又纠结的人,心里有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纠结,来诠释这种与前任碰见瞬间的心里许多小剧场变化,再适合不过。在《别再想见我》这首歌里,抱人的和被抱的,想见和不想见的,各自都可以找到自己各自的体会与角色,是双向的。   无法练习的告别 无法排练的拥抱   用破碎的心拼凑他的不完美 感受许光汉独特的年少沧桑   许光汉:「谈感情,没有真正洒脱的人,说洒脱都是骗人的。」   曾经在各大宣传活动里,被点名开口清唱的『演员』许光汉,斯文白净外表下,却以低沉嗓音惊艳全场,让媒体戏称他是被演戏耽误的歌手。2020终于等到『歌手』许光汉献声,推出个人首支音乐单曲《别再想见我》。   在给予许光汉许多演唱空间的前提下,制作人戴佩妮仍细心雕琢许光汉演唱的字句语气与情感,许光汉说:「对于刚开始唱歌的我,真的有点困难,但她做的是很对的事情……我的能力还太不足,所以有时候会听不懂她说的。只能从录音的过程里,边问边揣摩。」   身为演员对角色的直觉与敏锐,许光汉说拍戏和唱歌有一点相似,也有一点不一样。演戏的话,会想好几种表现的方式;演唱的话,要再唱熟一点,凭着感觉去演唱, 把自己放到歌里面。细腻的程度,情感的表达,许光汉都以直觉把自己投入在每个角色里,即便只有声音的演出,也同样出色。   许光汉以淡然口吻「还记得吗?」吐露出逝去爱情的冷漠,重重打在回忆里,成为最痛的讽刺,谁能洒脱遗忘,真正放下,许光汉说:「谈感情,没有真正洒脱的人,说洒脱都是骗人的。如果真的在一段感情里,还是喜欢对方,要洒脱也是逼自己洒脱。」   《别再想见我》这首歌,不仅反映着部分许光汉现在的状态,从没有想要躲,到也想找个安静角落的自我,坦承在感情世界里的压抑内敛不洒脱。和自我相处的过程里,他有拉扯,也会崩溃也会哭,也会沉默试着调适去接受,若说演戏是一种抒发情绪的方式,那歌唱也是一种。   面对生活的转变,上紧发条的工作型态,从演员到歌手,许光汉记起一句演员梅莉史翠普在金球奖上引用的一段话:「捡拾你破碎的心,让它成为艺术。」无论是演员或是歌手,许光汉以此砥砺自己,这是演艺人员的宿命,也是毕生要学习的课题。
  能不能 从他们炙热的眼光中暂时逃脱   抑或是 与过去礼貌拥抱后的仍不洒脱   现实生活与歌曲剧本的双重角色   许光汉初试啼声 首波动人之作   《别再想见我》   请先倾听我   看见许光汉 听见许光汉 再见或不见都是『许光汉』   戴佩妮词曲制作 量身打造话题新作   若再见只剩遗憾 残留拥抱的温度   光灭了 你还能看见他什么?   许光汉〔别再想见我〕   何乐音乐10.27数字单曲 全球同步上架   还记得吗?   2016在【植剧场】系列作品《恋爱沙尘暴》演出花心学长的庄浩洋,到《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饰演性成瘾的迟缓儿陈威政颠覆形象、崭露头角,更凭此角首度入围金钟奖戏剧节目男配角奖的许光汉。   还记得吗?   2018演出电视剧《1006的房客》饰演人前微笑、人后心机双面性格的周大军,戏里释放内心黑暗面,投入程度一度演到崩溃绝望;同年6月,与姚爱寗共同主演电视电影《海吉拉》,以变性人题材,讲述两人几经挣扎勇敢爱的爱情故事。   还记得吗?   2019与张孝全、王柏杰等实力派演员演出Netflix迷你剧集《罪梦者》,亦正亦邪、具反转魅力的林季子一角,爆炸性演出,备受瞩目;接续演出钟孟宏导演电影作品《阳光普照》,以阳光温暖的哥哥阿豪,演出在正面明亮的外表下,压抑内心的负面情绪,最终选择自杀的错愕结局,真挚演出成为一大亮点。拿下金马奖5项大奖的《阳光普照》,更被推为华语电影代表角逐2021年奥斯卡、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国际影片」,声势高涨、后劲来袭,盼望能创下华语电影全新里程碑。   还记得吗?   刚拿下金钟奖最佳戏剧节目奖的电视剧《想见你》,以爱情、穿越时空为题材,剧中许光汉一人分饰两角,从高中时期的阳光灿烂,到成年时期的稳重沧桑,演技备受挑战,结局更飙破纪录开出红盘。许光汉更因此剧爆红两岸三地,成为当红炸子鸡,并凭此角色入围第55届金钟奖戏剧节目最佳男主角,『戏剧新男神』赞誉实至名归。   细火慢熬的修炼 爆红反差的转变   若世界是一场梦 他用时间去实践   最初许光汉把「演员」单纯当作一件好玩的事情尝试,靠着自己对角色的摸索揣摩,到经历剧场的专业训练,把许光汉身为天生演员的直觉性拉出,也让他开始把「演员」当作一件可以认真看待,并享受其中乐趣的事,进而演活了每个充满反差和冲突的角色,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   从【植剧场】系列作品的颠覆形象,到《罪梦者》时而张狂,时而激情性感的亦正亦邪、《阳光普照》演出压抑负面的反差情绪,《想见你》分饰两角跨越年代的角色诠释,戏剧作品的话题延烧魅力,让媒体称2020为『许光汉年』。   在镁光灯下大量曝光的许光汉,从服饰、化妆保养品、饮料等国际品牌代言活动不断,各大国际时尚杂志争相邀约成为封面人物,『过曝』下的许光汉,覆盖着爆红代价下需要付出的时间和自我,关于许光汉,他的下一步是?   等待是漫长的,成功需要机运,面对曾经的低潮,现在的家喻户晓,爆红反差的转变,也在许光汉的演艺生涯里上演。问及许光汉觉得这几年辛苦吗?他不假思索沈稳回应:「我不敢说辛苦,到现在有很多人比我还辛苦;面对很幸运的同时,当然有时也伴随了一些痛苦,而我也还在消化。比起身边的人,我会好好把握住现在,好好做自己,好好对待自己的工作,珍惜拥有的。」   一如他在金钟奖颁奖典礼上,真挚从容的感言:「因为这部剧已经得到很多超乎我想象的东西,所以很谢谢大家……」   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时候,许光汉仍在有所限制的选择里,选择完成它,既然选择去做,他都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更好,准备足了功课才让自己上路,是导演眼中的超级模范生,也因为如此,在镜头下的他,是背负着强大的压力,和对自我要求的绝高标准。   他的爆红绝非一夕促成,面对时间里的自己,许光汉依旧保持着本我的初心,也和自己不断对话,慢慢地调适自我,调整对人事物更多的从容心态。许光汉说:「我想这是我个人重要的功课,虽然我也不确定哪一天我可以成为这样的许光汉,不过我会一直往这个的方向前进。」   从害怕、挣扎到终于完成一件多年来未完成的心愿   戴佩妮揭创作心境 放下心魔 揣摩许光汉音乐心境   以温暖的拥抱响应感谢的温度   戴佩妮与许光汉早相识于2011年,首次合作于2013年。当时Penny离开主流唱片公司,推出首次由自己出资独立完成的专辑【纯属意外】时,其中一首她自己执导的MV《你怎么可以安心的睡着》男主角正是许光汉。在Penny眼中许光汉就是个很用功有潜力的演员,她总惦记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他,而多年后这个机会来了,许光汉音乐作品开案,唱片公司刚好锁定的其中一个创作人就是戴佩妮,但当公司提出邀歌的讯息时,她却又怯步害怕了,一开始交出几首旗下其他创作人作品,就是不见Penny自己的创作,后来问原因,她开玩笑说:「我就是一个不想让别人死在我手里的俗辣。」   那个多年来找机会要报答许光汉的方式,除了帮他写歌,也没别的更适合的,但由于许光汉如今不可同日而语,在爆红的浪头上,做一件她自己没有把握,不太有安全感的事,这让Penny压力更大。但就在公司不死心的二度邀歌后,Penny当时也正在创作自己新专辑的歌途中,终于放下心魔,揣摩许光汉音乐的模样,而写出了这首光歌名就话题性十足的《别再想见我》。   难关不只替许光汉写歌,后来公司更进一步邀约戴佩妮担任制作人,她考虑了两天,最终决定「好吧,要报答就报答整套的」而答应了。但在进录音室前,她可是抱着「最坏的结果就是连朋友都做不成」的赴义决心,因为她是圈内出了名以「严苛」着称的制作人,最高纪录一首歌曾让歌手配唱九天。不过Penny,这次进录音室后,她有调适自己的心境,最高准则是「不要抹杀光汉对唱歌原本保有的乐趣」,最终许光汉面对她这大魔王,竟表现得比预期还好,要求完美的他,在配唱第二天时,还主动问Penny能不能再多唱一天,这点让Penny十分感动,也很欣慰他这种想把事情做到最好的态度。   《别再想见我》灵感来自于Penny近年常与90后的音乐人接触,发现他们是非常不习惯见面拥抱的人,而她自己却是一旦很久不见,看到朋友就会想拥抱对方的人,而此举往往让这些年轻朋友甚至有时受到惊吓,而虽然许光汉也是90后的年轻人,他却和自己一样喜欢见面拥抱朋友,那种温度和温暖很相似。于是就想写一首一个喜欢拥抱的人,如果遇到前任,你会主动去拥抱他吗,如果对方也是个喜欢拥抱的人,他来拥抱,你当下会有什么反应?用这个疑惑去写这首歌,而在Penny眼中,许光汉是个温暖又纠结的人,心里有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纠结,来诠释这种与前任碰见瞬间的心里许多小剧场变化,再适合不过。在《别再想见我》这首歌里,抱人的和被抱的,想见和不想见的,各自都可以找到自己各自的体会与角色,是双向的。   无法练习的告别 无法排练的拥抱   用破碎的心拼凑他的不完美 感受许光汉独特的年少沧桑   许光汉:「谈感情,没有真正洒脱的人,说洒脱都是骗人的。」   曾经在各大宣传活动里,被点名开口清唱的『演员』许光汉,斯文白净外表下,却以低沉嗓音惊艳全场,让媒体戏称他是被演戏耽误的歌手。2020终于等到『歌手』许光汉献声,推出个人首支音乐单曲《别再想见我》。   在给予许光汉许多演唱空间的前提下,制作人戴佩妮仍细心雕琢许光汉演唱的字句语气与情感,许光汉说:「对于刚开始唱歌的我,真的有点困难,但她做的是很对的事情……我的能力还太不足,所以有时候会听不懂她说的。只能从录音的过程里,边问边揣摩。」   身为演员对角色的直觉与敏锐,许光汉说拍戏和唱歌有一点相似,也有一点不一样。演戏的话,会想好几种表现的方式;演唱的话,要再唱熟一点,凭着感觉去演唱, 把自己放到歌里面。细腻的程度,情感的表达,许光汉都以直觉把自己投入在每个角色里,即便只有声音的演出,也同样出色。   许光汉以淡然口吻「还记得吗?」吐露出逝去爱情的冷漠,重重打在回忆里,成为最痛的讽刺,谁能洒脱遗忘,真正放下,许光汉说:「谈感情,没有真正洒脱的人,说洒脱都是骗人的。如果真的在一段感情里,还是喜欢对方,要洒脱也是逼自己洒脱。」   《别再想见我》这首歌,不仅反映着部分许光汉现在的状态,从没有想要躲,到也想找个安静角落的自我,坦承在感情世界里的压抑内敛不洒脱。和自我相处的过程里,他有拉扯,也会崩溃也会哭,也会沉默试着调适去接受,若说演戏是一种抒发情绪的方式,那歌唱也是一种。   面对生活的转变,上紧发条的工作型态,从演员到歌手,许光汉记起一句演员梅莉史翠普在金球奖上引用的一段话:「捡拾你破碎的心,让它成为艺术。」无论是演员或是歌手,许光汉以此砥砺自己,这是演艺人员的宿命,也是毕生要学习的课题。
 
歌曲
歌手
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