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喘息

发行时间:2016-05-01
发行公司:兵马司唱片
简介:  Alpine Decline的这张全长专辑《生于喘息》是一封爱恨交织的信,写给他们的第二故乡北京,带你潜入这座城市深处粘湿的角落。专辑的第一首歌《Dying to Be Here》,当飞速穿过未来的冲击之音和锁住一切光源的支离破碎的瞬间游曳在你耳畔,噪音轰鸣,加上令人窒息的气体和厚厚的烟雾蒙住你的视野时,他们唱到“It’s the price you pay to feel alive”(它是你为感受还活着所付的代价)。这仿佛一张写着警示的明信片,寄给回到故土洛杉矶的朋友们,正如另一句歌词“It’s the price you pay for something to say”(你要为说出点什么付出代价)昭示的那样。他们再一次证明,即使在绝望的前进中,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灰色阴影之下就像《Wasteland Repeated》所唱的,即使在北京拥堵的车流里,创作出《Mistake on the Capital Expressway》这首歌,就像同千万只破铁皮鼠赛跑;即使被有毒食品和假酒包围,依然有美的所在。 《生于喘息》是一道撕裂的忏悔,卡在天堂与人间地狱的之间(《Aftertaste of Gold》就是写的它),是崭新开端的尾奏,是一架古老的飞行器迷幻的燃尽了所有怠慢,紧急迫降在明晃晃闪着光、轻如蝉翼的无名飞船上。         而《生于喘息》里嗡嗡的轰鸣则来自另一个世界(《Aftertaste of Gold》),乐队早前对分崩离析的磁带延迟的痴迷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理性的闪着小灯的模块合成器板。杨海崧(北京传奇艺术家,后朋克乐队P.K.14主唱,中国年轻一代摇滚乐的推广人及制作人)坚实的贝斯音色衬托出乐队的合成器的飘渺。三人阵容的Alpine Decline 所呈现的这张《生于喘息》即将于5月全国发行,届时他们还将再一次开启全国巡演。苦与甜,重复与超凡,渐渐被点燃的启蒙者透过致癌的天气,凝视着太阳。生于喘息,而后消亡,如此轮回。         Pre-Columbian Artifact         《生于喘息》这张专辑以振奋人心的单曲“Pre-Columbian Artifact”开始,使你进入到合成器的空间世界,在接下来的19首歌中体验疾驰或舒缓的旅程。在这里,温暖的身体与药物作用下缓和的神经相遇,像一束阳光从你头颅中的洞中穿过。它令你卸下面具,以1秒钟100下的速率体会到那些视觉光影。这个关于后哥伦比亚时代的梦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它面向未来,把支离破碎的历史留在我们被唤醒的途中。
  Alpine Decline的这张全长专辑《生于喘息》是一封爱恨交织的信,写给他们的第二故乡北京,带你潜入这座城市深处粘湿的角落。专辑的第一首歌《Dying to Be Here》,当飞速穿过未来的冲击之音和锁住一切光源的支离破碎的瞬间游曳在你耳畔,噪音轰鸣,加上令人窒息的气体和厚厚的烟雾蒙住你的视野时,他们唱到“It’s the price you pay to feel alive”(它是你为感受还活着所付的代价)。这仿佛一张写着警示的明信片,寄给回到故土洛杉矶的朋友们,正如另一句歌词“It’s the price you pay for something to say”(你要为说出点什么付出代价)昭示的那样。他们再一次证明,即使在绝望的前进中,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灰色阴影之下就像《Wasteland Repeated》所唱的,即使在北京拥堵的车流里,创作出《Mistake on the Capital Expressway》这首歌,就像同千万只破铁皮鼠赛跑;即使被有毒食品和假酒包围,依然有美的所在。 《生于喘息》是一道撕裂的忏悔,卡在天堂与人间地狱的之间(《Aftertaste of Gold》就是写的它),是崭新开端的尾奏,是一架古老的飞行器迷幻的燃尽了所有怠慢,紧急迫降在明晃晃闪着光、轻如蝉翼的无名飞船上。         而《生于喘息》里嗡嗡的轰鸣则来自另一个世界(《Aftertaste of Gold》),乐队早前对分崩离析的磁带延迟的痴迷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理性的闪着小灯的模块合成器板。杨海崧(北京传奇艺术家,后朋克乐队P.K.14主唱,中国年轻一代摇滚乐的推广人及制作人)坚实的贝斯音色衬托出乐队的合成器的飘渺。三人阵容的Alpine Decline 所呈现的这张《生于喘息》即将于5月全国发行,届时他们还将再一次开启全国巡演。苦与甜,重复与超凡,渐渐被点燃的启蒙者透过致癌的天气,凝视着太阳。生于喘息,而后消亡,如此轮回。         Pre-Columbian Artifact         《生于喘息》这张专辑以振奋人心的单曲“Pre-Columbian Artifact”开始,使你进入到合成器的空间世界,在接下来的19首歌中体验疾驰或舒缓的旅程。在这里,温暖的身体与药物作用下缓和的神经相遇,像一束阳光从你头颅中的洞中穿过。它令你卸下面具,以1秒钟100下的速率体会到那些视觉光影。这个关于后哥伦比亚时代的梦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它面向未来,把支离破碎的历史留在我们被唤醒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