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take Island

发行时间:2021-08-27
发行公司:太合乐人/Indie Works
简介:  乘客您好,欢迎搭乘夜览列车抵达目的地 - 独立唱作人孙博涵首张个人专辑/奇幻音乐空间——「Mistake Island」。   在这里,远离现实的重力,想象力是唯一的引力。   若你在现实的条条框框中浸泡太久,初来「Mistake Island」,会感到陌生与新奇——   俯仰之间,你会看到午夜起飞的列车、顶楼的神秘绅士、科幻时代的恋爱密语、霓虹色彩的流行生活病、定格过往的放映厅、活在电影中的恋人……它们神秘地出没于「Mistake Island」,在律动的鼓点中身影浮现,与你招手碰面、擦肩而过。   你或许会好奇:如此富有想象力的空间,它从何而来?   独立唱作人孙博涵是「Mistake Island」的创造者。她循着快乐和潜意识的踪迹,用音乐的线条与色彩,为脑海里的幻想之物赋予了生命,打造了这座奇幻的「Mistake Island」。   金牌制作人YOCHO操刀,为「Mistake Island」中的幻想之物被赋予了更丰富多元又出其不意的音乐诠释——Citypop、Neo Soul、Trip-hop、IDM、独立电子、jazz,乃至交响乐元素等等,这些音乐元素就像一个个宝藏散落在「Mistake Island」的每一个角落,当你漫步其中,悉心聆听时,一定会让你惊喜不断。   但你并非旁观者。当你初来的那一刻,「Mistake Island」就已经交付于你——你成为了音乐故事的主角,这里是属于你的领地,你可以跟随音乐打开想象力阀门,尽情释放你心里幻想之兽,为「Mistake Island」镀上自己的色彩。   最终,在「Mistake Island」的“出口”,你或许会驻足回望,感叹这一切像在做梦一样,这里也许像梦一样奇幻,但不会像梦一样稍纵即逝。它就伫立在这里,随时向你敞开大门,欢迎你在这里找回现实中丢失的快乐与想象力。   《Flash In The Pen(愉悦一现)》   作为「Mistake Island」的开场曲目,《Flash in the pen》以一种近乎冷峻的浪漫拉开了专辑的序幕。作品以耳边蜜语的轻柔对话,展现热恋中恋人对关系本身的思考,“人生苦短,我们可以共度一生吗?”恋爱关系中总有突如其来的兴奋伴随着不安,即使下定决心的笃定,承诺,也时常让我们的心出现一丝犹豫,这种相当的矛盾就是作品所探讨的主题。   由于主题的抽象性,制作人YOCHO在制作的过程选择了用一种近乎IDM的方式去呈现这首歌的意境,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演唱和编曲中声部音色的变化上,并在最后融入了一段充满哲思的rap,让这首歌的音乐性与表达更具层次感。   欢迎来到「Mistake Island」!此刻你只需将自己的身心放松,愿这个空间可以给你快乐与想象力的「愉悦一现」。   《三层楼上的绅士》   在楼梯拐角处,你第一次遇到住在三层楼上的神秘绅士,你们点头致意。转瞬之间,关于他的每个细节如同升格镜头一般在你眼中变得清晰,回到自己的小屋后,一场关于爱的幻想在脑海上演。   这首源于孙博涵对于某个人想象的而创作的歌曲——在「Mistake Island」中,关于这位神秘“绅士”的谜底将交付于每个听到歌曲的心灵。Neo Soul风格的加持使律动感得到最大化释放,达成了一种精致的“作品质感”。跟随音乐的节奏,去追逐你心里的那个神秘的身影吧!   《Shanghai Cake》   这是「Mistake Island」中的一篇“日记”,孙博涵将在上海生活两年多的种种经历与真实感受与融入了这首歌,让其充满了独特的城市画面感。Cake是整首歌的灵魂,象征着求而不得的利益和愿望。   孙博涵在这首歌中展现了出色的音乐创造力——副歌部分突然的转调和节奏形态变化处理,与主歌的柔和形成强烈对比,打开了另一层画面,听起来像是在城市街道上演了一场武打电影。节奏的变化中,复杂的情绪与无尽活力燃烧起来,正如同孙博涵感受中真实的上海,也正如你我热烈追求cake的20代。   《赤茶(I'm not a nice lady)》   这首歌是「Mistake Island」里最富有情绪的一个作品,编曲和歌词中,有两个灵魂在相互碰撞。她们不断地在对话、在博弈、在宣泄,一种接近于无法停止的疯狂,和不断抛出的自我否认、询问、试探——「所以你看到的我,是正在舞动,前所未有的美丽的我吗,不停旋转着,但我为什么却感到如此悲伤?我不知道我在为了谁而跳」。   制作人YOCHO在音乐层面使用了目前国内音乐市场不太常见的一种律动模式,并且将Vocoder的声音质感和传统乐器融合,展现出一种富有张力的音乐性。   《流行生活病(Why for it)》   一波又一波浪潮兴起又退落,流行成了这个时代的“正义”,被裹挟的我们似乎得上了一场“流行病”。在「Mistake Island」中,孙博涵用音乐对这样的状况做了俏皮的回应:「命令我吧,我不会回答」。   在制作上采用了City Pop的风格,孙博涵在和声的选择上与以往的City Pop不同,带来了一种新的色彩。在强烈的节奏感中,你或许会被冲击,与孙博涵一起摆脱流行的浪潮,做回真实的自己。   《延迟享受者(pleasure delayer)》   我们总是太急于享受到快乐,太急于让多巴胺分泌——这是浸于这个时代无可回避的通病。但来到「Mistake Island」,孙博涵用音乐告诉你:或许我们可以做一名「延迟享受者」,享受过程,满怀期待,去等待那个被祝福的结果。   在编曲中,制作人YOCHO选择了一种近几年北美影视剧配乐插曲中新兴的音乐风格和声音取向进行制作,在干净简洁的同时塑造出充满想象力的画面,完美地表达出了歌曲在词曲创作部分延伸出的情感色彩与画面感。   《逾越,冒犯,侵入》   这首歌将镜头对准了一位女性的内心世界,以一种近乎细微的升格镜头,将坠入恋爱的细腻心理描绘。但在「Mistake Island」总有惊喜——这远不是一首简单的情歌,孙博涵的独特词曲创作角度,将它变成了一场恋爱的思索与博弈,句句都充满了警觉与矛盾感。   在编曲中,选择重新回到比约克时期的Trip-hop风格,加入了大量的复古合成器作为主要编曲声部,给歌曲注入了复古机械的质感,仿佛一场赛博朋克的电影中的内心独白,带来极大的听觉震撼。   《新桥恋人》   “在影片结束的时候,荧幕里的男女主会在表演结束后,放下剧本去放松地‘喝一杯’吗?”有某个晚上,孙博涵在家看一部悲伤的爱情老电影时如此想道。由此又借着另一部电影《今夜在浪漫剧场》的思路写了这首歌——「we live in a movie ,waiting for this Sunday with no camera」。   这首歌在创作上化繁为简,就像一个可爱精致的音乐小品。在制作上选择了流行度相对较高的节奏形态和编曲手法,并针对孙博涵以往作品的特点塑造出梦幻感的音色。   「希望电影主角能在荧幕里,在我们无法感知的时候,尽情地去享受他们向往的一切」。   《1996放映厅(for mama)》   这是隐匿于「Mistake Island」的一座电影院,里面回放着过往时光的片段。   出生于1996年冬天的孙博涵,是从后来的一些旧年代电影里以及爸妈的口述中认识到出生的那个年代。香港回归的前一年,20世纪的尾巴,熟悉又多彩,因此她抱着美好的怀念动笔写了这首歌,写给1996年,写给妈妈。   以传统爵士为基底,孙博涵将这首歌写的浪漫又美好。她没有将笔触落在现实中,而是像印象派一般,用富有朦胧诗意的词句描绘出1996与妈妈的画像。在「Mistake Island」的放映厅中,在律动的爵士中,或许你的旧时光,也可以重现色彩。   《夜览列车》   「Mistake Island」最后一站,夜览列车将带你去到你心中的向往之地。   乘上夜览列车,所有在白天失意的人们,头脑似乎都变得明朗起来。列车腾空而起,远离城市,划过云端,星空触手可及。此刻或许你能幡然苏醒,生活的琐事不足以困住我们,还有太多美好的事物等待我们去拥抱。   孙博涵富有画面感的词曲,以及在制作上加入的磅礴的交响元素,像是一场奇幻电影,壮观又绮丽。我们在这里抛下白日的烦恼,冲上云霄。愿列车带你在「Mistake Island」中找回丢失的热爱与想象力。
  乘客您好,欢迎搭乘夜览列车抵达目的地 - 独立唱作人孙博涵首张个人专辑/奇幻音乐空间——「Mistake Island」。   在这里,远离现实的重力,想象力是唯一的引力。   若你在现实的条条框框中浸泡太久,初来「Mistake Island」,会感到陌生与新奇——   俯仰之间,你会看到午夜起飞的列车、顶楼的神秘绅士、科幻时代的恋爱密语、霓虹色彩的流行生活病、定格过往的放映厅、活在电影中的恋人……它们神秘地出没于「Mistake Island」,在律动的鼓点中身影浮现,与你招手碰面、擦肩而过。   你或许会好奇:如此富有想象力的空间,它从何而来?   独立唱作人孙博涵是「Mistake Island」的创造者。她循着快乐和潜意识的踪迹,用音乐的线条与色彩,为脑海里的幻想之物赋予了生命,打造了这座奇幻的「Mistake Island」。   金牌制作人YOCHO操刀,为「Mistake Island」中的幻想之物被赋予了更丰富多元又出其不意的音乐诠释——Citypop、Neo Soul、Trip-hop、IDM、独立电子、jazz,乃至交响乐元素等等,这些音乐元素就像一个个宝藏散落在「Mistake Island」的每一个角落,当你漫步其中,悉心聆听时,一定会让你惊喜不断。   但你并非旁观者。当你初来的那一刻,「Mistake Island」就已经交付于你——你成为了音乐故事的主角,这里是属于你的领地,你可以跟随音乐打开想象力阀门,尽情释放你心里幻想之兽,为「Mistake Island」镀上自己的色彩。   最终,在「Mistake Island」的“出口”,你或许会驻足回望,感叹这一切像在做梦一样,这里也许像梦一样奇幻,但不会像梦一样稍纵即逝。它就伫立在这里,随时向你敞开大门,欢迎你在这里找回现实中丢失的快乐与想象力。   《Flash In The Pen(愉悦一现)》   作为「Mistake Island」的开场曲目,《Flash in the pen》以一种近乎冷峻的浪漫拉开了专辑的序幕。作品以耳边蜜语的轻柔对话,展现热恋中恋人对关系本身的思考,“人生苦短,我们可以共度一生吗?”恋爱关系中总有突如其来的兴奋伴随着不安,即使下定决心的笃定,承诺,也时常让我们的心出现一丝犹豫,这种相当的矛盾就是作品所探讨的主题。   由于主题的抽象性,制作人YOCHO在制作的过程选择了用一种近乎IDM的方式去呈现这首歌的意境,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演唱和编曲中声部音色的变化上,并在最后融入了一段充满哲思的rap,让这首歌的音乐性与表达更具层次感。   欢迎来到「Mistake Island」!此刻你只需将自己的身心放松,愿这个空间可以给你快乐与想象力的「愉悦一现」。   《三层楼上的绅士》   在楼梯拐角处,你第一次遇到住在三层楼上的神秘绅士,你们点头致意。转瞬之间,关于他的每个细节如同升格镜头一般在你眼中变得清晰,回到自己的小屋后,一场关于爱的幻想在脑海上演。   这首源于孙博涵对于某个人想象的而创作的歌曲——在「Mistake Island」中,关于这位神秘“绅士”的谜底将交付于每个听到歌曲的心灵。Neo Soul风格的加持使律动感得到最大化释放,达成了一种精致的“作品质感”。跟随音乐的节奏,去追逐你心里的那个神秘的身影吧!   《Shanghai Cake》   这是「Mistake Island」中的一篇“日记”,孙博涵将在上海生活两年多的种种经历与真实感受与融入了这首歌,让其充满了独特的城市画面感。Cake是整首歌的灵魂,象征着求而不得的利益和愿望。   孙博涵在这首歌中展现了出色的音乐创造力——副歌部分突然的转调和节奏形态变化处理,与主歌的柔和形成强烈对比,打开了另一层画面,听起来像是在城市街道上演了一场武打电影。节奏的变化中,复杂的情绪与无尽活力燃烧起来,正如同孙博涵感受中真实的上海,也正如你我热烈追求cake的20代。   《赤茶(I'm not a nice lady)》   这首歌是「Mistake Island」里最富有情绪的一个作品,编曲和歌词中,有两个灵魂在相互碰撞。她们不断地在对话、在博弈、在宣泄,一种接近于无法停止的疯狂,和不断抛出的自我否认、询问、试探——「所以你看到的我,是正在舞动,前所未有的美丽的我吗,不停旋转着,但我为什么却感到如此悲伤?我不知道我在为了谁而跳」。   制作人YOCHO在音乐层面使用了目前国内音乐市场不太常见的一种律动模式,并且将Vocoder的声音质感和传统乐器融合,展现出一种富有张力的音乐性。   《流行生活病(Why for it)》   一波又一波浪潮兴起又退落,流行成了这个时代的“正义”,被裹挟的我们似乎得上了一场“流行病”。在「Mistake Island」中,孙博涵用音乐对这样的状况做了俏皮的回应:「命令我吧,我不会回答」。   在制作上采用了City Pop的风格,孙博涵在和声的选择上与以往的City Pop不同,带来了一种新的色彩。在强烈的节奏感中,你或许会被冲击,与孙博涵一起摆脱流行的浪潮,做回真实的自己。   《延迟享受者(pleasure delayer)》   我们总是太急于享受到快乐,太急于让多巴胺分泌——这是浸于这个时代无可回避的通病。但来到「Mistake Island」,孙博涵用音乐告诉你:或许我们可以做一名「延迟享受者」,享受过程,满怀期待,去等待那个被祝福的结果。   在编曲中,制作人YOCHO选择了一种近几年北美影视剧配乐插曲中新兴的音乐风格和声音取向进行制作,在干净简洁的同时塑造出充满想象力的画面,完美地表达出了歌曲在词曲创作部分延伸出的情感色彩与画面感。   《逾越,冒犯,侵入》   这首歌将镜头对准了一位女性的内心世界,以一种近乎细微的升格镜头,将坠入恋爱的细腻心理描绘。但在「Mistake Island」总有惊喜——这远不是一首简单的情歌,孙博涵的独特词曲创作角度,将它变成了一场恋爱的思索与博弈,句句都充满了警觉与矛盾感。   在编曲中,选择重新回到比约克时期的Trip-hop风格,加入了大量的复古合成器作为主要编曲声部,给歌曲注入了复古机械的质感,仿佛一场赛博朋克的电影中的内心独白,带来极大的听觉震撼。   《新桥恋人》   “在影片结束的时候,荧幕里的男女主会在表演结束后,放下剧本去放松地‘喝一杯’吗?”有某个晚上,孙博涵在家看一部悲伤的爱情老电影时如此想道。由此又借着另一部电影《今夜在浪漫剧场》的思路写了这首歌——「we live in a movie ,waiting for this Sunday with no camera」。   这首歌在创作上化繁为简,就像一个可爱精致的音乐小品。在制作上选择了流行度相对较高的节奏形态和编曲手法,并针对孙博涵以往作品的特点塑造出梦幻感的音色。   「希望电影主角能在荧幕里,在我们无法感知的时候,尽情地去享受他们向往的一切」。   《1996放映厅(for mama)》   这是隐匿于「Mistake Island」的一座电影院,里面回放着过往时光的片段。   出生于1996年冬天的孙博涵,是从后来的一些旧年代电影里以及爸妈的口述中认识到出生的那个年代。香港回归的前一年,20世纪的尾巴,熟悉又多彩,因此她抱着美好的怀念动笔写了这首歌,写给1996年,写给妈妈。   以传统爵士为基底,孙博涵将这首歌写的浪漫又美好。她没有将笔触落在现实中,而是像印象派一般,用富有朦胧诗意的词句描绘出1996与妈妈的画像。在「Mistake Island」的放映厅中,在律动的爵士中,或许你的旧时光,也可以重现色彩。   《夜览列车》   「Mistake Island」最后一站,夜览列车将带你去到你心中的向往之地。   乘上夜览列车,所有在白天失意的人们,头脑似乎都变得明朗起来。列车腾空而起,远离城市,划过云端,星空触手可及。此刻或许你能幡然苏醒,生活的琐事不足以困住我们,还有太多美好的事物等待我们去拥抱。   孙博涵富有画面感的词曲,以及在制作上加入的磅礴的交响元素,像是一场奇幻电影,壮观又绮丽。我们在这里抛下白日的烦恼,冲上云霄。愿列车带你在「Mistake Island」中找回丢失的热爱与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