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拨弦

发行时间:2021-10-29
发行公司:生养之地(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简介:  引:   阿朵、马上又、喻江   歌者、音乐家、词人;   以声、字、乐、三维通感,   探索过去、现在、未来之外的第四时空,   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奇幻体验和精神回响,   氤氲传递,破疆流淌。   告诉人们:非遗并不遥远,   在平凡的小事上,   每个人都可以是非遗精神的传承人。   1.   参加完《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后,   阿朵又布衣素颜,继续行走,探索新知。   2021年秋天,   一次为国风爱好者们创作主题曲的邀约,   把阿朵召回了北京。   作为新民族音乐厂牌主理人,   且早已形成自己独立的唱作宇宙,   阿朵要玩国风音乐这件事,   似乎像桂花和米酒那样well match,   又备受期待。   阿朵,新民族音乐发起人、   苗族鼓舞武术鼓非遗传承人;   喻江,撰稿人、词作家;   马上又,音乐制作人、作曲家。   三位身上都具有民族、古典、野生的国风底蕴,   一致希望这首歌:   在音乐的想象力和题材延展性上,   给到国风爱好者们更广阔的视听思考。   2.   阿朵回忆起一段经历:   消失在娱乐圈的那5年,   行万里路,走访云贵湘大山,   与苗族鼓舞传承人同吃同住同劳作,   一招一式,从零学习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反差:   在古老的民间艺术面前,   阿朵顿觉自己渺小,   并惊叹于祖先智慧的隐秘和伟大。   后来阿朵成为   苗族鼓舞武术鼓的非遗传承人。   把苗鼓带出大山,   在不同的舞台上展示它的魅力,   让传递长出翅膀,她也兑现了当时心中的承诺。   非物质文化遗产,   它可以被看见、听见,被传诵、被使用,   被时令推进,被纪念庆祝……   正因为古老、多元、又无形,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觉得非遗很遥远。   《百川拨弦》想表达的,   不是伤感的“临终关怀”,   也不仅是仰望赞美,   而是对人类创造力和文化生命力的尊重和传递。   参与进来,   从纸上的了解、技艺的学习、到精神的传承,   你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坐标,   和非遗一起从历史到未来到永恒。   3.   歌曲用回溯的视角,   代表感受非遗文化的每一个“你我他”。   为了更好地代入,   阿朵几乎在用显微镜来处理音乐细节。   第一句“仰天一唱”,   来源于对劳动者唱劳动号子的观察。   地里耕种时,行船拉纤时,悬崖采药时   情绪到了,不假思索,仰天一唱,   连着天与地,连着山与水。   这也是对声音类非遗文化的凝华。   唱腔上,阿朵设计用声音的毛刺,   挑起克制的呐喊。   小心翼翼地用高音触达。   好像捧着一件精美的老瓷器,   拿起怕留下痕迹,捧着怕碎了,   表达的是后人初次感受非物质文化遗产,   对历史和智慧的敬虔。   当她开始唱“握住的瓷片,像握着龙鳞一样”,   电光石火间,仿若信物激活,   刺绣、瓷片、鱼纹彩陶、   星球悬挂,光华流转……   一场五官全开,亘穿历史,   对话祖先,心率共鸣的全息影像,   通过声音的水彩,跃然眼前。   高昂开阔处,   会听到阿朵原生态的和声、节奏弹跳的念白。   那是录音时,不假思索地即兴仰头一唱,   完全不受音准如何,美感如何的杂念影响。   仿佛与祖先们的仰头一唱时空相叠,   渐入无相之境。   这段即兴发挥让制作人马上又如获珍宝。   唿应百川纳江河湖海,拨历史琴弦。   也是全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沸腾齐鸣。   所以《百川拨弦》的编曲上,   定调Wolrd music曲风,   营造大气磅礴的历史时空背景。   整首旋律并未使用任何一种   民族传统乐器作为国风元素,   却在音程关系上,   赋予婉转亲切的中国古韵,   又弥漫着空灵悠远的东方神秘,   具有向世界民族音乐融合的流淌性。   从音乐格局上升华——   非遗大美,万物邂逅,万世无垠,   是值得用未来赞美的历史。   4.   吟唱中情绪丰盈的感染力,   字里行间天马行空的通感,   音乐风格里对国风突破的大象无形。   在每一件平凡的小事上,   每个人都可以是非遗精神的传承人。   当时光的羽毛变成飞鸟,穿行起点和终点,   合掌许愿:回到初心,飞至永恒。   相信你也可以找到,   引领你的那只飞鸟。
  引:   阿朵、马上又、喻江   歌者、音乐家、词人;   以声、字、乐、三维通感,   探索过去、现在、未来之外的第四时空,   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奇幻体验和精神回响,   氤氲传递,破疆流淌。   告诉人们:非遗并不遥远,   在平凡的小事上,   每个人都可以是非遗精神的传承人。   1.   参加完《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后,   阿朵又布衣素颜,继续行走,探索新知。   2021年秋天,   一次为国风爱好者们创作主题曲的邀约,   把阿朵召回了北京。   作为新民族音乐厂牌主理人,   且早已形成自己独立的唱作宇宙,   阿朵要玩国风音乐这件事,   似乎像桂花和米酒那样well match,   又备受期待。   阿朵,新民族音乐发起人、   苗族鼓舞武术鼓非遗传承人;   喻江,撰稿人、词作家;   马上又,音乐制作人、作曲家。   三位身上都具有民族、古典、野生的国风底蕴,   一致希望这首歌:   在音乐的想象力和题材延展性上,   给到国风爱好者们更广阔的视听思考。   2.   阿朵回忆起一段经历:   消失在娱乐圈的那5年,   行万里路,走访云贵湘大山,   与苗族鼓舞传承人同吃同住同劳作,   一招一式,从零学习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反差:   在古老的民间艺术面前,   阿朵顿觉自己渺小,   并惊叹于祖先智慧的隐秘和伟大。   后来阿朵成为   苗族鼓舞武术鼓的非遗传承人。   把苗鼓带出大山,   在不同的舞台上展示它的魅力,   让传递长出翅膀,她也兑现了当时心中的承诺。   非物质文化遗产,   它可以被看见、听见,被传诵、被使用,   被时令推进,被纪念庆祝……   正因为古老、多元、又无形,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觉得非遗很遥远。   《百川拨弦》想表达的,   不是伤感的“临终关怀”,   也不仅是仰望赞美,   而是对人类创造力和文化生命力的尊重和传递。   参与进来,   从纸上的了解、技艺的学习、到精神的传承,   你都可以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坐标,   和非遗一起从历史到未来到永恒。   3.   歌曲用回溯的视角,   代表感受非遗文化的每一个“你我他”。   为了更好地代入,   阿朵几乎在用显微镜来处理音乐细节。   第一句“仰天一唱”,   来源于对劳动者唱劳动号子的观察。   地里耕种时,行船拉纤时,悬崖采药时   情绪到了,不假思索,仰天一唱,   连着天与地,连着山与水。   这也是对声音类非遗文化的凝华。   唱腔上,阿朵设计用声音的毛刺,   挑起克制的呐喊。   小心翼翼地用高音触达。   好像捧着一件精美的老瓷器,   拿起怕留下痕迹,捧着怕碎了,   表达的是后人初次感受非物质文化遗产,   对历史和智慧的敬虔。   当她开始唱“握住的瓷片,像握着龙鳞一样”,   电光石火间,仿若信物激活,   刺绣、瓷片、鱼纹彩陶、   星球悬挂,光华流转……   一场五官全开,亘穿历史,   对话祖先,心率共鸣的全息影像,   通过声音的水彩,跃然眼前。   高昂开阔处,   会听到阿朵原生态的和声、节奏弹跳的念白。   那是录音时,不假思索地即兴仰头一唱,   完全不受音准如何,美感如何的杂念影响。   仿佛与祖先们的仰头一唱时空相叠,   渐入无相之境。   这段即兴发挥让制作人马上又如获珍宝。   唿应百川纳江河湖海,拨历史琴弦。   也是全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沸腾齐鸣。   所以《百川拨弦》的编曲上,   定调Wolrd music曲风,   营造大气磅礴的历史时空背景。   整首旋律并未使用任何一种   民族传统乐器作为国风元素,   却在音程关系上,   赋予婉转亲切的中国古韵,   又弥漫着空灵悠远的东方神秘,   具有向世界民族音乐融合的流淌性。   从音乐格局上升华——   非遗大美,万物邂逅,万世无垠,   是值得用未来赞美的历史。   4.   吟唱中情绪丰盈的感染力,   字里行间天马行空的通感,   音乐风格里对国风突破的大象无形。   在每一件平凡的小事上,   每个人都可以是非遗精神的传承人。   当时光的羽毛变成飞鸟,穿行起点和终点,   合掌许愿:回到初心,飞至永恒。   相信你也可以找到,   引领你的那只飞鸟。
歌手其他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