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bertines一个在公元2000年初声名大噪的英式摇滚乐队,是当时后朋克复兴潮流的先锋。   The Libertines是2002年以来英国最受瞩目的独立摇滚乐队之一,2005年录完第二张专辑,就因为乐队成员大打出手和PETE DOHERTY(皮特·多赫提)的毒瘾而解散。解散后LIBERTINES一分为三,主唱之一的英伦着名瘾君子PETE DOHERTY组建BABYSHAMBLES,该乐队大放异彩,曲风更加灵动。另一位主唱组建了一个风格十分相似的Dirty Pretty Things(2008.10.1已经解散)(JOHN组建YETI,虽然歌好,但是不红)三个乐队都无法再续THE LIBERTINES的辉煌。目前最红的还算BABYSHAMBLES,绯闻与音乐各半。   THE LIBERTINES在国内被翻译成“浪子”乐队。   1999年于London组成的The Libertines,是英国车库摇滚流派中的一支新星,以原始的punk曲风和积极活力引起广大回响,比起 Strokes、Hives、Vines、Doves等车库摇滚前辈,可说是毫不逊色。Suede成员Bernard Butler 制作的 《What a Waster》,2002年六月一推出,便攻上英国榜 Top 40,并荣膺NME 选出的年度最佳新团体,单曲 《I Get Along》更成为 BBC的每周单曲。   The Libertines 最夺目的在于双声道(俩个主唱),它的成员包括 Carl Barat (吉他兼主唱)、Pete Doherty (吉他兼主唱)、John Hassall (贝斯手)与 Gary Powell (鼓手);2003 年三月的这张新专辑《Up The Bracket》,一推出便在英国造成热潮,缔造出相当好的排行榜销售成绩。一举拿下NME2004最佳乐队(best band)。这张专辑,以充满活力的粗砺摇滚为基调,呈现出不逊於 The Clash的冲击力与直接批判观点;然而虽然车库叛客,整体音乐质感的架构却十分严谨完整,显出相当程度的成熟感。除了一般的快板歌曲外,如 《Radio America》这首歌,以略带嘲讽的口吻,缓缓唱着柔美的悲歌旋律,呈现出相当有趣的听觉效果,也展现出 The Libertines的音乐功力。《Tell the King》 与 《Begging》 的吉他部分也十分耐人寻味,《The Boy Looked at Johnny》的另类唱腔则直逼 The Jam与 Velvet Underground 的神髓。众多歌迷被《TIME FOR HEROES》所反映的内容和思想所折服,尤其第一句歌词“DID YOU SEE THE STYLISH KIDS IN THE RIOT"。   第一张专辑后乐队开始不和,PETE的毒瘾更是困扰,大打出手,无法录音的行为经常发生,第二张同名专辑《The Libertines》竟然变成收官之作,但优秀的音乐一跃成为最好听的100张专辑中的一位。虽然成绩不俗,但PETE一直拒绝他在专辑中的贡献,他说“在录音棚糟糕的关系,CARL已经不同我说话,我每天只是在那里睡觉”2005年PETE被开除乐队,虽然CARL也拥有才华,但少了这位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天才,The Libertines随之而来的只能是解散。   已经创作了不少的好音乐,因为匆匆解散,大部分歌都处于DEMO状态,歌迷把他们流传到网上,居然还是很红。未曾谋面的好音乐让众多歌迷惋惜不已。   The Libertines 虽然年轻,却有着许多老将的气度与风采;很显然,能跨足主流乐界的下一个另类之星,非 The Libertines 莫属。   相信英国传媒都爱极了The Libertines。这不仅是因为他们获誉为当今英国最重要的吉他乐队、对新生代有着毋庸置疑的深远影响,同时也基于他们有源源不绝的舆论与新闻价值。只因在The Libertines里有一位麻烦多多的Pete Doherty。   毒瘾造成的失踪、盗窃、入狱、被拒归队,加上Pete跟情如手足的队友Carl Barat又爱又恨、悲欢离合的关系,虽然PETE戒毒无数次,但都未果。比当年Oasis的Gallagher兄弟闹不和事件更有舆论价值,不愁没有乐坛头条新闻。即使Liam 与Noel如何屡次闹不和,最终还要为着Oasis这个卖钱保证而再走在一起乖乖再录新作。   然而我们知道The Libertines的事态之严重,是因为Pete已沦为一名对毒品不能自拔的瘾君子。明知他只要戒掉毒品,Carl与乐队的经理人Alan McGee便允许他重投乐队、再续他与Carl的友谊,前途一片光明。但他却无法遵从指令,于是The Libertines这年夏天在T In The Park、Reading等大型音乐节的演出,他都不能出席。仿佛一下子被孤立起来。   但大家请不要忘记,The Libertines才不过是在2002前凭着几首单曲以及首张专辑《Up The Bracket》平地一声雷地堀起的新晋乐队;未被毒品侵蚀之前, Pete还是一名一脸孩子气的年轻有为乐手。在其“第二张——也可能是最后一张专辑”里,记载了是Pete与Carl的决裂真人秀。   事实上,Pete与Carl从一开始,就如一对绝代双骄,而他们那份手足情深的程度,绝对是山鸡与浩南的模样。他们一直浪漫化地将英国一个具有神话意义的古文字Albion挂在口边,并美化成一艘想像中的船,他们要乘坐Albion驶到代表终极理想的目的地Arcadia。那里,就是The Libertines的音乐终点,一个灿烂的地方。   2010年4月,乐队的4个成员重聚,包括在2010 Reading and Leeds 音乐节上的表演。   2014年4月乐队宣布将会在伦敦的Hyde Park表演。11月乐队与Virgin EMI Records唱片公司签约,并于2015年9月11日发行了第三张专辑《Anthems for Doomed Youth》。   乐队在2016年1月的Anthems For Doomed Youth英国巡演邀请到了乐队Blossoms, The View, Sleaford Mods, The Enemy, Reverend & The Makers, The Sherlocks 和 Jack Jones of Trampolene助阵。
  The Libertines一个在公元2000年初声名大噪的英式摇滚乐队,是当时后朋克复兴潮流的先锋。   The Libertines是2002年以来英国最受瞩目的独立摇滚乐队之一,2005年录完第二张专辑,就因为乐队成员大打出手和PETE DOHERTY(皮特·多赫提)的毒瘾而解散。解散后LIBERTINES一分为三,主唱之一的英伦着名瘾君子PETE DOHERTY组建BABYSHAMBLES,该乐队大放异彩,曲风更加灵动。另一位主唱组建了一个风格十分相似的Dirty Pretty Things(2008.10.1已经解散)(JOHN组建YETI,虽然歌好,但是不红)三个乐队都无法再续THE LIBERTINES的辉煌。目前最红的还算BABYSHAMBLES,绯闻与音乐各半。   THE LIBERTINES在国内被翻译成“浪子”乐队。   1999年于London组成的The Libertines,是英国车库摇滚流派中的一支新星,以原始的punk曲风和积极活力引起广大回响,比起 Strokes、Hives、Vines、Doves等车库摇滚前辈,可说是毫不逊色。Suede成员Bernard Butler 制作的 《What a Waster》,2002年六月一推出,便攻上英国榜 Top 40,并荣膺NME 选出的年度最佳新团体,单曲 《I Get Along》更成为 BBC的每周单曲。   The Libertines 最夺目的在于双声道(俩个主唱),它的成员包括 Carl Barat (吉他兼主唱)、Pete Doherty (吉他兼主唱)、John Hassall (贝斯手)与 Gary Powell (鼓手);2003 年三月的这张新专辑《Up The Bracket》,一推出便在英国造成热潮,缔造出相当好的排行榜销售成绩。一举拿下NME2004最佳乐队(best band)。这张专辑,以充满活力的粗砺摇滚为基调,呈现出不逊於 The Clash的冲击力与直接批判观点;然而虽然车库叛客,整体音乐质感的架构却十分严谨完整,显出相当程度的成熟感。除了一般的快板歌曲外,如 《Radio America》这首歌,以略带嘲讽的口吻,缓缓唱着柔美的悲歌旋律,呈现出相当有趣的听觉效果,也展现出 The Libertines的音乐功力。《Tell the King》 与 《Begging》 的吉他部分也十分耐人寻味,《The Boy Looked at Johnny》的另类唱腔则直逼 The Jam与 Velvet Underground 的神髓。众多歌迷被《TIME FOR HEROES》所反映的内容和思想所折服,尤其第一句歌词“DID YOU SEE THE STYLISH KIDS IN THE RIOT"。   第一张专辑后乐队开始不和,PETE的毒瘾更是困扰,大打出手,无法录音的行为经常发生,第二张同名专辑《The Libertines》竟然变成收官之作,但优秀的音乐一跃成为最好听的100张专辑中的一位。虽然成绩不俗,但PETE一直拒绝他在专辑中的贡献,他说“在录音棚糟糕的关系,CARL已经不同我说话,我每天只是在那里睡觉”2005年PETE被开除乐队,虽然CARL也拥有才华,但少了这位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天才,The Libertines随之而来的只能是解散。   已经创作了不少的好音乐,因为匆匆解散,大部分歌都处于DEMO状态,歌迷把他们流传到网上,居然还是很红。未曾谋面的好音乐让众多歌迷惋惜不已。   The Libertines 虽然年轻,却有着许多老将的气度与风采;很显然,能跨足主流乐界的下一个另类之星,非 The Libertines 莫属。   相信英国传媒都爱极了The Libertines。这不仅是因为他们获誉为当今英国最重要的吉他乐队、对新生代有着毋庸置疑的深远影响,同时也基于他们有源源不绝的舆论与新闻价值。只因在The Libertines里有一位麻烦多多的Pete Doherty。   毒瘾造成的失踪、盗窃、入狱、被拒归队,加上Pete跟情如手足的队友Carl Barat又爱又恨、悲欢离合的关系,虽然PETE戒毒无数次,但都未果。比当年Oasis的Gallagher兄弟闹不和事件更有舆论价值,不愁没有乐坛头条新闻。即使Liam 与Noel如何屡次闹不和,最终还要为着Oasis这个卖钱保证而再走在一起乖乖再录新作。   然而我们知道The Libertines的事态之严重,是因为Pete已沦为一名对毒品不能自拔的瘾君子。明知他只要戒掉毒品,Carl与乐队的经理人Alan McGee便允许他重投乐队、再续他与Carl的友谊,前途一片光明。但他却无法遵从指令,于是The Libertines这年夏天在T In The Park、Reading等大型音乐节的演出,他都不能出席。仿佛一下子被孤立起来。   但大家请不要忘记,The Libertines才不过是在2002前凭着几首单曲以及首张专辑《Up The Bracket》平地一声雷地堀起的新晋乐队;未被毒品侵蚀之前, Pete还是一名一脸孩子气的年轻有为乐手。在其“第二张——也可能是最后一张专辑”里,记载了是Pete与Carl的决裂真人秀。   事实上,Pete与Carl从一开始,就如一对绝代双骄,而他们那份手足情深的程度,绝对是山鸡与浩南的模样。他们一直浪漫化地将英国一个具有神话意义的古文字Albion挂在口边,并美化成一艘想像中的船,他们要乘坐Albion驶到代表终极理想的目的地Arcadia。那里,就是The Libertines的音乐终点,一个灿烂的地方。   2010年4月,乐队的4个成员重聚,包括在2010 Reading and Leeds 音乐节上的表演。   2014年4月乐队宣布将会在伦敦的Hyde Park表演。11月乐队与Virgin EMI Records唱片公司签约,并于2015年9月11日发行了第三张专辑《Anthems for Doomed Youth》。   乐队在2016年1月的Anthems For Doomed Youth英国巡演邀请到了乐队Blossoms, The View, Sleaford Mods, The Enemy, Reverend & The Makers, The Sherlocks 和 Jack Jones of Trampolene助阵。
查看更多
The Libertines
全部歌曲(15首)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