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拉德·安东尼·希金斯(英语:Jarad Anthony Higgins,1998年12月2日-2019年12月8日),知名于其艺名朱斯·沃尔德(Juice Wrld,发音同“Juice World”),美国饶舌歌手、歌手与词曲作家。他以单曲“All Girls Are the Same”、“Lucid Dreams”和“Without Me”为人熟知。   朱斯·沃尔德出生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在2018年推出单曲“Lucid Dreams”之后获得了大众认可,该曲曾登至Billboard百强单曲榜第二名,这使他成功与Lil Bibby的Grade A Productions厂牌和新视镜唱片公司签约。“Lucid Dreams”是他的首张录音室专辑《Goodbye&Good Riddance》(发布于2018年)的第二支单曲,该专辑大获好评,在Billboard二百强专辑榜上最高排名第六,最后获得了黄金认证,专辑中的单曲“All Girls Are the Same”、“ Armed and Dangerous ”、“ Lean wit Me ”、“ Wasted ”均登上了百强单曲榜。   同年晚些时候,朱斯·沃尔德发布了与未来小子合作的混音带《Wrld on Drugs》,该混音带曾登至二百强专辑榜第二名。2019年,朱斯·沃尔德发布了第二张专辑《Death Race for Love》,而此前发布的专辑主打歌“Robbery”和“Hear Me Calling”,前者首发便位列百强单曲榜第27。专辑《Death Race for Love》首发即登上二百强专辑榜榜首 ,获得了普遍好评。   音乐生涯   Jarad 的饶舌事业可说是从早早就有了迹象,在他六、七年级时,便开始写自己的饶舌歌词,奠定 Freestyle 的好功力,而在十年级时下定决心要当一名饶舌歌手;讲到青少年时期,不得不提 Jarad 在年少时所面临的健康问题,这位老兄在青少年时就是个重度瘾君子,抽烟还算是家常便饭,惊人的是,他从六年级就开始饮用名为 Lean 的新兴毒品,这个饮料俗称紫水,在美国当地习惯将两个杯子叠起来盛装,故又有液态海洛因、Double Cups 之名,如果好奇外观模样,可参见新生代饶舌歌手 Lil Pump 的知名单曲《Gucci Gang》。而问题不单单如此,Jarad 更是在15岁时开始服用名为 Xanax 及 Percocets 的药品,前者较为耳熟能详,台湾俗称蝴蝶片,相信嘻哈乐迷们对此并不陌生,先前逝世的两位实力饶舌歌手 Lil Peep 及 Mac Miller,死因皆是用药过度(OD),会发生憾事也跟 Xanax 脱离不了关系。但好消息是,Jarad已经戒掉许多坏习惯。   而从小在汲取音乐养分这方面,Jarad 可说是受到了一个很大的限制,因为母亲是位保守且虔诚的基督教徒,禁止他听任何形式的嘻哈音乐,所幸其他音乐类型就没有诸多管制,他便从《Tony Hawk’s Pro Skater》、《Guitar Hero》等多款电玩游戏中接触到了摇滚与流行音乐;从小就展现十足音乐天赋的 Jarad,曾在访谈中自述到 - 吉他、钢琴和鼓,几乎都是自学而成,并表示自己在青少年时期并不是个很乖的学生;说来好笑,Jarad 声称自己开始专心投入到音乐的契机非常有趣,在小学五年级时,为了让暗恋的女孩子注意到他,开始听这个女生喜欢的音乐类型,其中包含 Billy Idol、Panic! At The Disco、Blink 182 及 Megadeth 等等乐队和歌手,认识了流行朋克、朋克摇滚以及经典的重金属摇滚,间接地影响了他后续生涯的音乐走向。
  贾拉德·安东尼·希金斯(英语:Jarad Anthony Higgins,1998年12月2日-2019年12月8日),知名于其艺名朱斯·沃尔德(Juice Wrld,发音同“Juice World”),美国饶舌歌手、歌手与词曲作家。他以单曲“All Girls Are the Same”、“Lucid Dreams”和“Without Me”为人熟知。   朱斯·沃尔德出生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在2018年推出单曲“Lucid Dreams”之后获得了大众认可,该曲曾登至Billboard百强单曲榜第二名,这使他成功与Lil Bibby的Grade A Productions厂牌和新视镜唱片公司签约。“Lucid Dreams”是他的首张录音室专辑《Goodbye&Good Riddance》(发布于2018年)的第二支单曲,该专辑大获好评,在Billboard二百强专辑榜上最高排名第六,最后获得了黄金认证,专辑中的单曲“All Girls Are the Same”、“ Armed and Dangerous ”、“ Lean wit Me ”、“ Wasted ”均登上了百强单曲榜。   同年晚些时候,朱斯·沃尔德发布了与未来小子合作的混音带《Wrld on Drugs》,该混音带曾登至二百强专辑榜第二名。2019年,朱斯·沃尔德发布了第二张专辑《Death Race for Love》,而此前发布的专辑主打歌“Robbery”和“Hear Me Calling”,前者首发便位列百强单曲榜第27。专辑《Death Race for Love》首发即登上二百强专辑榜榜首 ,获得了普遍好评。   音乐生涯   Jarad 的饶舌事业可说是从早早就有了迹象,在他六、七年级时,便开始写自己的饶舌歌词,奠定 Freestyle 的好功力,而在十年级时下定决心要当一名饶舌歌手;讲到青少年时期,不得不提 Jarad 在年少时所面临的健康问题,这位老兄在青少年时就是个重度瘾君子,抽烟还算是家常便饭,惊人的是,他从六年级就开始饮用名为 Lean 的新兴毒品,这个饮料俗称紫水,在美国当地习惯将两个杯子叠起来盛装,故又有液态海洛因、Double Cups 之名,如果好奇外观模样,可参见新生代饶舌歌手 Lil Pump 的知名单曲《Gucci Gang》。而问题不单单如此,Jarad 更是在15岁时开始服用名为 Xanax 及 Percocets 的药品,前者较为耳熟能详,台湾俗称蝴蝶片,相信嘻哈乐迷们对此并不陌生,先前逝世的两位实力饶舌歌手 Lil Peep 及 Mac Miller,死因皆是用药过度(OD),会发生憾事也跟 Xanax 脱离不了关系。但好消息是,Jarad已经戒掉许多坏习惯。   而从小在汲取音乐养分这方面,Jarad 可说是受到了一个很大的限制,因为母亲是位保守且虔诚的基督教徒,禁止他听任何形式的嘻哈音乐,所幸其他音乐类型就没有诸多管制,他便从《Tony Hawk’s Pro Skater》、《Guitar Hero》等多款电玩游戏中接触到了摇滚与流行音乐;从小就展现十足音乐天赋的 Jarad,曾在访谈中自述到 - 吉他、钢琴和鼓,几乎都是自学而成,并表示自己在青少年时期并不是个很乖的学生;说来好笑,Jarad 声称自己开始专心投入到音乐的契机非常有趣,在小学五年级时,为了让暗恋的女孩子注意到他,开始听这个女生喜欢的音乐类型,其中包含 Billy Idol、Panic! At The Disco、Blink 182 及 Megadeth 等等乐队和歌手,认识了流行朋克、朋克摇滚以及经典的重金属摇滚,间接地影响了他后续生涯的音乐走向。
查看更多 举报
Juice WRLD
热门单曲 全部101首
热门专辑 全部75张
热门MV 全部17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