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奈·库穗(阿美语:Panai Kusui,1969年7月23日-),台东都兰人,台湾原住民族独立音乐女歌手,长期关注社会运动,特别着重原住民运动与环境议题,强调“没有人是局外人”。2016年起为争取原住民传统领域而曾在凯道扎营,现改驻扎在北捷台大医院站1号出口(二二八公园)。由于过去不断迁徙、独立的成长背景,使她的音乐反映了她对生活的漂泊感与渴望。   家庭背景   Panai Kusui 出生于台南,父亲是卑南族,母亲是阿美族,父亲认为学台湾语才能有竞争力,因此Panai Kusui的母语是台语,而非族语。成长期间时常迁居,念过四间不同的小学,国小四年级时父母分开,自小跟着哥哥在亲戚家生活。就读台东女中时,就已须四处唱歌,养活自己。从小母亲不在,父亲又不擅照顾小孩,加上哥哥讨厌自己哭闹,于是Panai Kusui照顾自己的方式就是唱歌。高中没念完就在民歌餐厅唱歌,赚取些许生活费用。   演艺生涯   1990年,21岁的Panai Kusui被李宗盛签进滚石唱片。由于李宗盛过于忙碌,其他制作人不懂该如何行销操作,Panai Kusui第一次的三年合约并没出版任何唱片。当时Panai Kusui住在台北民生社区,有天游泳时忽然自问:“我在这里做什么?为何要一直抱着出唱片的梦想?”Panai Kusui与滚石唱片签了六年合约,在与滚石合作结束前,Panai Kusui发行首张个人专辑《泥娃娃》,〈流浪记〉一曲即是其中的代表作。   原住民身份的自我召唤   对Panai Kusui来说,自身身份、恢复族名是个漫长的过程。   离开滚石后,26岁的Panai Kusui进入“原舞者”,当艺术总监在面试询问名字时,Panai Kusui回了“柯美黛”,艺术总监问了族名,Panai Kusui当下愣住,在过去的生命中从未想过“原来名字”这件事。在原舞者,Panai Kusui学习原住民各族群仪式性乐舞,每年夏天随团到国外巡演,这段时期也是Panai Kusui大量学习、阅读、写歌及认识原住民族群不同文化的时候。后来,Panai Kusui回到台东从事“都兰山”音乐创作营,找有兴趣的人写歌,希望将写歌经验方法传承。2008年,出版《停在那片兰》。   2011年,Panai Kusui未婚生女,在女儿出生登记户口时,Panai Kusui才将姓名从原本的汉名变回族名。2014年,和布农族歌手与文化工作者依斯坦达霍松安.那布结婚。依斯坦达霍松安.那布自1990年代开始参与原住民运动。   经历   音乐、舞蹈创作   1990年,加入滚石唱片暨旗下子公司角头音乐,成了众多独立摇滚乐手中一员。   1995年,加入“原舞者”,并多次参加巡回演出。   2000年,出版首张个人专辑《泥娃娃》,现于各摇滚音乐场合中出现。   2001年,以专辑《泥娃娃》获得中国时报2000年度十大华语专辑、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2000年度十大优良专辑,并受邀参加台东南岛文化节。而演唱会实况专辑《勇士与稻穗》亦于此年出版。   2002年,受邀参加日本福冈亚洲艺术节、太平洋音乐祭、海洋音乐祭、台东南岛文化节。   2003年,日本版《巴奈流浪记》专辑发行。受邀参加北海道“平和音乐祭”。《勇士与稻穗》现场演唱实况DVD-Video出版。   2005年,台东红叶温泉“以声聚来”音乐祭总策划。   2008年,于电影《帮帮我爱神》中以抒情慢曲诠释崔苔菁的名曲《爱神》及《但是又何奈》,声名大噪。   2013年,举办“给孩子们,非核家园”巡回演唱会,在全台巡回演出50场。   2016年5月20日,于2016年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典礼暨庆祝大会演唱《黄昏的故乡》及《大武山美丽的妈妈》。   2017年4月,推出全新EP《凯道上的稻穗》。   2018年4月2日发行EP《凯道巴奈流浪记》。   电影   2015年《很久没有敬我了你》   参与社会运动   反核运动   2011年,由于日本发生311大地震,进一步引发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福岛核灾的事件也让台湾社会对核能议题提升关注,反核声浪再起。 在2013年,台湾反核运动的声浪来到近年的高峰,全台北中南东于当年3月9日各地发起反核大游行。   长期关注社会运动的Panai Kusui于2013年9月发起50场反核巡回开唱,写下〈非核家园〉一曲,表达“给孩子们,非核家园”的心愿,提升众人反核意识。Panai Kusui表示原曲其实来自另外一首歌〈这两个字〉,也就是“尊严”。在歌曲的背后,Panai Kusui表达回到古部落寻根后的感叹,更加意识到土地正义与安全的重要性。   争取原住民传统领域   2016年   8月1日声援台湾原住民族“为历史正义而走”行动,质疑总统蔡英文于本日向原住民族道歉的诚意,批评蔡英文政府挑选原住民代表道歉像是在扮家家酒。同月3日更在原住民族转型正义小教室记者会批评,日前一队原住民22人重返原住民族传统领域,下山时全队却被警察盘查、以现行犯带到派出所,“为什么原住民要回到传统领域,做祖先生活上做的事情是违法的?为什么国家不愿意把我们原来的还给我们?为什么要一直骗我们?”。   2017年   2017年,巴奈与其他原住民运动人士反对原委会在《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中,排除私有土地划入原住民族传统领域,认为“是把汉人的私有财产制入法,掠夺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因而集结凯道抗议,称凯道部落,但未申请路权。   2月23日与马跃·比吼等其他原住民运动人士反对原住民族委员会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排除私有土地划入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在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台北宾馆侧发动长期扎营抗议,主张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划设范围应纳入私有土地。她说,原住民族传统领域是指原住民族祖先以前生活的空间,蔡英文政府用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合法偷走原住民族100万公顷土地,“这个叫做有良知的政府、道歉的政府吗”。   2月28日批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排除私有土地划入原住民族传统领域,是把汉人的私有财产制入法,掠夺原住民族传统领域,“你可以欺骗我,但居然连祖灵一起欺骗”。   3月3日接受公民行动影音纪录数据库《灿烂时光会客室》主持人管中祥专访时说,她不后悔曾在2016年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典礼献唱,但现在她已经深感被蔡英文政府欺骗,民主进步党“不只很聪明,还很会满口仁义道德”,她不会被骗第二次。   3月6日发文抨击蔡英文政府欺骗原住民族,“面对政府的背信和失格的政策,我们都该一起反抗”。   3月11日参加311废核大游行并在晚会中演唱多首歌曲,批评蔡英文政府:当政府需要包装的时候,就把原住民请上台;当政府决定牺牲原住民的时候,连原住民开记者会的马路都不给,“这就是蔡政府”。   5月31日于凯道获原住民族委员会之邀,与总统府原转会委员一同前往部落了解传统领域划设之实际情形,并听取当地族人的声音,期望原住民族都能携手推动传领划设作业。   6月1日原住民族委员会再度前往凯道递交邀请函请凯道族人一同前往雾台乡,拜访鲁凯民族议会及雾台乡公所,以凝聚“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之共识。但6月2日,凯道族人搭设之抗议帐篷及文化艺术装置被优势警力在大雨中清除,清除之理由是排除占用道路妨碍交通。   2018年   凯道事件后,原住民团体改在捷运台大医院1号出口,进行300多天抗议。仍因未申请路权,后遭台北市长柯文哲拆除。   3月31日帐棚遭拆,巴奈批评“不懂柯文哲的转型正义”,尽管账棚拆了,他们还会再来。
  巴奈·库穗(阿美语:Panai Kusui,1969年7月23日-),台东都兰人,台湾原住民族独立音乐女歌手,长期关注社会运动,特别着重原住民运动与环境议题,强调“没有人是局外人”。2016年起为争取原住民传统领域而曾在凯道扎营,现改驻扎在北捷台大医院站1号出口(二二八公园)。由于过去不断迁徙、独立的成长背景,使她的音乐反映了她对生活的漂泊感与渴望。   家庭背景   Panai Kusui 出生于台南,父亲是卑南族,母亲是阿美族,父亲认为学台湾语才能有竞争力,因此Panai Kusui的母语是台语,而非族语。成长期间时常迁居,念过四间不同的小学,国小四年级时父母分开,自小跟着哥哥在亲戚家生活。就读台东女中时,就已须四处唱歌,养活自己。从小母亲不在,父亲又不擅照顾小孩,加上哥哥讨厌自己哭闹,于是Panai Kusui照顾自己的方式就是唱歌。高中没念完就在民歌餐厅唱歌,赚取些许生活费用。   演艺生涯   1990年,21岁的Panai Kusui被李宗盛签进滚石唱片。由于李宗盛过于忙碌,其他制作人不懂该如何行销操作,Panai Kusui第一次的三年合约并没出版任何唱片。当时Panai Kusui住在台北民生社区,有天游泳时忽然自问:“我在这里做什么?为何要一直抱着出唱片的梦想?”Panai Kusui与滚石唱片签了六年合约,在与滚石合作结束前,Panai Kusui发行首张个人专辑《泥娃娃》,〈流浪记〉一曲即是其中的代表作。   原住民身份的自我召唤   对Panai Kusui来说,自身身份、恢复族名是个漫长的过程。   离开滚石后,26岁的Panai Kusui进入“原舞者”,当艺术总监在面试询问名字时,Panai Kusui回了“柯美黛”,艺术总监问了族名,Panai Kusui当下愣住,在过去的生命中从未想过“原来名字”这件事。在原舞者,Panai Kusui学习原住民各族群仪式性乐舞,每年夏天随团到国外巡演,这段时期也是Panai Kusui大量学习、阅读、写歌及认识原住民族群不同文化的时候。后来,Panai Kusui回到台东从事“都兰山”音乐创作营,找有兴趣的人写歌,希望将写歌经验方法传承。2008年,出版《停在那片兰》。   2011年,Panai Kusui未婚生女,在女儿出生登记户口时,Panai Kusui才将姓名从原本的汉名变回族名。2014年,和布农族歌手与文化工作者依斯坦达霍松安.那布结婚。依斯坦达霍松安.那布自1990年代开始参与原住民运动。   经历   音乐、舞蹈创作   1990年,加入滚石唱片暨旗下子公司角头音乐,成了众多独立摇滚乐手中一员。   1995年,加入“原舞者”,并多次参加巡回演出。   2000年,出版首张个人专辑《泥娃娃》,现于各摇滚音乐场合中出现。   2001年,以专辑《泥娃娃》获得中国时报2000年度十大华语专辑、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2000年度十大优良专辑,并受邀参加台东南岛文化节。而演唱会实况专辑《勇士与稻穗》亦于此年出版。   2002年,受邀参加日本福冈亚洲艺术节、太平洋音乐祭、海洋音乐祭、台东南岛文化节。   2003年,日本版《巴奈流浪记》专辑发行。受邀参加北海道“平和音乐祭”。《勇士与稻穗》现场演唱实况DVD-Video出版。   2005年,台东红叶温泉“以声聚来”音乐祭总策划。   2008年,于电影《帮帮我爱神》中以抒情慢曲诠释崔苔菁的名曲《爱神》及《但是又何奈》,声名大噪。   2013年,举办“给孩子们,非核家园”巡回演唱会,在全台巡回演出50场。   2016年5月20日,于2016年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典礼暨庆祝大会演唱《黄昏的故乡》及《大武山美丽的妈妈》。   2017年4月,推出全新EP《凯道上的稻穗》。   2018年4月2日发行EP《凯道巴奈流浪记》。   电影   2015年《很久没有敬我了你》   参与社会运动   反核运动   2011年,由于日本发生311大地震,进一步引发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福岛核灾的事件也让台湾社会对核能议题提升关注,反核声浪再起。 在2013年,台湾反核运动的声浪来到近年的高峰,全台北中南东于当年3月9日各地发起反核大游行。   长期关注社会运动的Panai Kusui于2013年9月发起50场反核巡回开唱,写下〈非核家园〉一曲,表达“给孩子们,非核家园”的心愿,提升众人反核意识。Panai Kusui表示原曲其实来自另外一首歌〈这两个字〉,也就是“尊严”。在歌曲的背后,Panai Kusui表达回到古部落寻根后的感叹,更加意识到土地正义与安全的重要性。   争取原住民传统领域   2016年   8月1日声援台湾原住民族“为历史正义而走”行动,质疑总统蔡英文于本日向原住民族道歉的诚意,批评蔡英文政府挑选原住民代表道歉像是在扮家家酒。同月3日更在原住民族转型正义小教室记者会批评,日前一队原住民22人重返原住民族传统领域,下山时全队却被警察盘查、以现行犯带到派出所,“为什么原住民要回到传统领域,做祖先生活上做的事情是违法的?为什么国家不愿意把我们原来的还给我们?为什么要一直骗我们?”。   2017年   2017年,巴奈与其他原住民运动人士反对原委会在《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中,排除私有土地划入原住民族传统领域,认为“是把汉人的私有财产制入法,掠夺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因而集结凯道抗议,称凯道部落,但未申请路权。   2月23日与马跃·比吼等其他原住民运动人士反对原住民族委员会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排除私有土地划入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在台北市凯达格兰大道台北宾馆侧发动长期扎营抗议,主张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划设范围应纳入私有土地。她说,原住民族传统领域是指原住民族祖先以前生活的空间,蔡英文政府用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合法偷走原住民族100万公顷土地,“这个叫做有良知的政府、道歉的政府吗”。   2月28日批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排除私有土地划入原住民族传统领域,是把汉人的私有财产制入法,掠夺原住民族传统领域,“你可以欺骗我,但居然连祖灵一起欺骗”。   3月3日接受公民行动影音纪录数据库《灿烂时光会客室》主持人管中祥专访时说,她不后悔曾在2016年中华民国总统就职典礼献唱,但现在她已经深感被蔡英文政府欺骗,民主进步党“不只很聪明,还很会满口仁义道德”,她不会被骗第二次。   3月6日发文抨击蔡英文政府欺骗原住民族,“面对政府的背信和失格的政策,我们都该一起反抗”。   3月11日参加311废核大游行并在晚会中演唱多首歌曲,批评蔡英文政府:当政府需要包装的时候,就把原住民请上台;当政府决定牺牲原住民的时候,连原住民开记者会的马路都不给,“这就是蔡政府”。   5月31日于凯道获原住民族委员会之邀,与总统府原转会委员一同前往部落了解传统领域划设之实际情形,并听取当地族人的声音,期望原住民族都能携手推动传领划设作业。   6月1日原住民族委员会再度前往凯道递交邀请函请凯道族人一同前往雾台乡,拜访鲁凯民族议会及雾台乡公所,以凝聚“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之共识。但6月2日,凯道族人搭设之抗议帐篷及文化艺术装置被优势警力在大雨中清除,清除之理由是排除占用道路妨碍交通。   2018年   凯道事件后,原住民团体改在捷运台大医院1号出口,进行300多天抗议。仍因未申请路权,后遭台北市长柯文哲拆除。   3月31日帐棚遭拆,巴奈批评“不懂柯文哲的转型正义”,尽管账棚拆了,他们还会再来。
查看更多 举报
巴奈
热门单曲 全部27首
热门专辑 全部5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