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Rós是来自雷克雅未克的冰岛前卫摇滚乐队,自1994年以来一直活跃。以其飘渺的声音,主唱Jónsi的假声人声和弓形吉他而闻名,乐队的音乐融合了古典和极简美学元素。 乐队以Jónsi的妹妹SigurrósElín命名。   冰岛乐队Sigur Rós(意为“胜利的玫瑰”)是由成员Jonsi Tor Birgisson(吉他/主音),Georg Holm(贝司),和第一任鼓手Agust成立于1994年。晚些时候键盘手Kjartan Sveinsson加入了乐队。在录制了乐队第二张专辑《Agaetis Byrjun》(满意的开始)后,Agust宣布退出乐队而从事他所喜爱的美术设计。Orri Pall Dyrason作为第二任的鼓手代替了他的位置。   Sigur Ros为广大的听众带来了如他们家乡那些独特、美丽而又充满生机的,自然景色一般的音乐。其美妙是不能用言语来传达的。虽然他们使用的是自创的冰岛方言(冰岛语本来就是使用者少得不能再少的语种,再加上还是自创的方言,我想这个世界上也许就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歌词的意思了。据他们在官方网站上的表示,他们已经邀请了一些权威的语言学专家为他们的歌词翻译成各国语言,但是由于他们在歌词中使用了许多冰岛语中的双关语,因而翻译还是遇到比较大的困难),所以对于他们的音乐,我们只能去感受,去猜测,因而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种不同的感受,可能这就是他们创作音乐的目的--自我感受。   Sigur Ros对于音乐的演绎是极具创造性的,这不仅体现在歌词上,而且还体现于一些个人性和发挥性的乐器演奏,从而获得前所未有的奇妙之音。例如Jonsi的拿手好戏就是用大提琴的琴弓去拉他的吉他,所以我们能在Sigur Ros的唱片里听到很多云雾弥漫般的奇特声效。而且他的声音更加是Sigur Ros中最突出的特点,他的假声演唱就如是THOM YORKE与唱诗班男童声的混合。   冰岛的歌手,好像都采尽了冰的灵气,透骨子里有一股冷峻。Bjork如是,Lhooq如是,Gus Gus如是,Sigur Ros也不例外。或者这是由于冰岛独特的自然环境。在这个火山与冰田混沌天成的岛国里,孕育着一批优秀的音乐家,他们比欧洲大陆的乐手多了一些世外桃源的仙灵之气,在美国的乐手眼中看来更是清高傲岸。Sigur Ros,就是典型的一队。   我一听就为之折服的,是主唱那把清澈的,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声音,绝尘得连为他和音的女声也相形见绌。想象一下 Geneva的Andrew Montgomery的高亢,加上My Bloody Valentine的的Bllinda Butcher缥缈,还有Bjork的寒意会是一种什么味道?!Sigur Ros的主唱犹如“Kinda出奇蛋”(注:玩具、食品、礼品,外面是鸡蛋型的巧克力,蛋里面装着不同的玩具)般可“一次过满足你三个愿望”。   1994 年的 1 月 4 日, Jon Por Birgisson (Jonsi) , Georg Holm (George) 及 Agust Aevar Gunnarsson 三个人来到一间小房间,利用他们有限的资金去实现多年的梦想 - 灌录他们的第一首歌。这盒 Demo 落在冰岛的 Smekkleysa Records 手上,富实验性的音符为乐队打开了他们音乐事业的第一页,乐曲也就马上被收录于 Smekkleysa 的一张 Compilation 中。   发展历程   处女大碟 Von (意指 : 希望) 在 1997 年于冰岛面世,封面上的小女孩便是乐队名字的源由 - Jonsi 的妹妹 Sigur Ros (诗格洛丝),Von 才正式获世界性的发行。接下来的一年, Von Brigdi (意指 : 回收箱) 亦正式出版。当中的作品大部分是 Von 之歌曲的 Remix,而 Leit ad lifi 这首音乐亦带来乐队商业上第一次的成功,登上了 冰岛1998 年的那个夏天之榜首。新成员 Kjartan Sveinsson (Kerry) 亦於此时宣布加入。   重返录音室,四个小伙子埋首灌录第二张唱片。乐队此时大概仍未知道 Agaetis Byrjun (意指 : 一个美好的开始) 将会如此惊为天人,改变世界对冰岛与丝格洛丝的看法。这张叫他们仍然称心的作品,制作过程极度困难。制成品换来了名与利,却失去了 Agust 。 Agust 决定投身平面设计的决定曾为大家带来放弃的念头,但乐队最後还是一致认定要继续下去。诗格洛丝这四个字得以留至今是,还多得新鼓手 Orri Pall Dyrason 的加入,为乐队的声音带来新的尺度。   Agaetis Byrjun 於 1999 年正式推出。发行当日,诗格洛丝在 Icelandic Opera House 里举行的一场音乐会反应热烈,观众的热情让他们决定必须要继续下去。 Agaetis Byrjun 成为冰岛最佳销量大碟足足有一年之多,继而为乐队带来进军国际的机会。 2000 年,乐队签约於英国的 Fat Cat Records ,这张唱片随即在英美两地备受欢迎。这个伦敦Label 替乐队推出的一张 CD single 及 12 吋黑胶,成为了 NME 的 "Single Of the Week" 。於 2000 年尾已有无数美国唱片公司希望跟诗格洛丝签约,而四人最终选择的 MCA Records ,没有给予他们最多的价钱,却承诺提供最多的创作自由。 同年六月,乐队制作了 svefn-g-englar 的音乐短片;没有人会忘记当中各个来自 Perlan Theater Group 的唐氏综合症演员的表演。 2001 年的四及五月,诗格洛丝漫游北美,不少名人纷纷购票入场,只为感受他们与众不同的音乐。九月,四子发放了 vidrar vel til loftarasa 的短片。短片的背景是 1950 年代的冰岛,片内两个男孩的交往所暗示之同性恋问题马上成为了乐队留言板上最热门的话题。当中有人指出其中一个演员实为女孩,但无论是真是假,亦不会影响这条音乐短片的受欢迎程度。   2002 年,诗格洛丝除了为 Odin’s Raven Magic 写了共六十分钟的管弦乐曲,更推出了万众期待的第三张大碟 ( ) 。又有谁会想过四个来自冰岛的男子会打造到一张这麼黑暗与抽象的唱片,还成为了美国 Billboard Chart 的第五十二位?碟中的第一首乐曲被选为 ( ) 首张单曲,上了美国 Nielsen Chart 的第九位之馀,亦为诗格洛丝带来更多名气,及全球唱片销量过一百万张的成就。此曲自然地成为乐队的第三个音乐短片;由意大利人 Floria Sigismondi 所执导的 "untitled 1" 在 03 年二月面世,几个带著面具的小孩在黑雪中玩耍,当中之美感与信息为此片带来 MTV Europe Music Awards 2003 Best Video 的美誉。 " We really loved the responses to Agaetis Byrjun we received from foreigners. We got all kinds of interpretations from people who didn’t understand Icelandic and thought we were saying other things and it turned out these people were interpreting the songs based on their own lives and atmospheres, which was very precious for us. This is partly the reason why we decided to give people the chance to write their own lyrics in the booklet. " Jonsi 的这一夕话不就解释了 ( )的动机了吗?没有歌词,没有碟名,八首乐章记载的是人心深处最真的情感,而非俗世凡人眼中的绰头或刻意卖弄。 Jonsi 说大碟内空白的纸是要让乐迷自己写与画下个人的感受,为这一张未完成的大碟刻画个别的结局。   不断在欧美两地演出的 2003 年头,不论是在伦敦 Hammersmith Apollo ,纽约的 Radio City Music Hall 或其他场地的演出,都见证了诗格洛丝在世界乐坛上稳固的地位。休息了一个夏天,四子与另一乐坛巨人 Radiohead 携手替 Merce Cunningham 的摩登舞蹈演出 Split Sides 写了几首乐曲,继而推出 Ba Ba Ti Ki Di Do 这张集合了 Radiohead 的电气和诗格洛丝的诗意的唱片,成为乐迷疯狂於演唱会及网上购买的又一作品。乐队於同年除了替电影 Hlemmur 写过一张原声的唱片,也帮助 The Album Leaf 的 Jimmy Lavelle 在他们的 Swimming Pool Studio 录制新唱片。直到年尾为苏格兰电影 The Loch Ness Kelpie 所制作的原声大碟,才为乐队这忙碌的一年划上句号。   接下来的一年,乐队背负著世人的期望,重返录音室,用二十个月录成第四张大碟 《Takk...》 (意指: 谢谢)。诗格洛丝不单没有让名利冲昏头脑,反而写了十一首动人的乐韵。 Takk... 成为乐队最大卖的唱片,在英美两地的流行榜分别当了第十六及二十七位。近在香港,诗格洛丝名气之大,更可印证於在各大大小小唱片店都找得到 Takk... 的事实。本地的乐迷开始恋上欧洲的音乐,北欧与爱斯兰 (Iceland) 出产的其他音乐渐渐入侵各个网上音乐留言板及各人的 iPod。於写 《Takk...》 的同时, Jonsi 易名为 Frakkur , Kerry 与 Orri 化身成 The Lonesome Traveller ,分别在爱斯兰的首都及Isafjordur Music Festival 中表演。才华洋溢的不单是 Jonsi , Kerry 亦替爱斯兰的短片 Sidasti Baerinn 配乐。   《Takk...》 的发行把诗格洛丝带到世界各地。 2006 年的四月七日,诗网的廖小姐与鸟先生连续四个多月,日以继夜的为亚洲的各乐迷订票,最後跟近至九龙远至英美的乐迷一同目睹了香港年度最好的演唱会。在後台的派对,诗纲各员送上了「诗格洛丝」四个毛笔大字,背後目的只为感谢这二十多人游走世界,为各地乐迷演奏一个个美丽音符的努力。我们代表自己及香港、中国、台湾等说中文的乐迷,多番叮嘱乐队与其经理人再次来港。也许,当新唱片再推出之时,我们各人又会再因这首首触及心灵之靡音而聚首一堂。   Sigur Ros 并不单是一队乐队,而是音乐。他们是上帝的工具,为了改变人对音乐的看法而来。
  SigurRós是来自雷克雅未克的冰岛前卫摇滚乐队,自1994年以来一直活跃。以其飘渺的声音,主唱Jónsi的假声人声和弓形吉他而闻名,乐队的音乐融合了古典和极简美学元素。 乐队以Jónsi的妹妹SigurrósElín命名。   冰岛乐队Sigur Rós(意为“胜利的玫瑰”)是由成员Jonsi Tor Birgisson(吉他/主音),Georg Holm(贝司),和第一任鼓手Agust成立于1994年。晚些时候键盘手Kjartan Sveinsson加入了乐队。在录制了乐队第二张专辑《Agaetis Byrjun》(满意的开始)后,Agust宣布退出乐队而从事他所喜爱的美术设计。Orri Pall Dyrason作为第二任的鼓手代替了他的位置。   Sigur Ros为广大的听众带来了如他们家乡那些独特、美丽而又充满生机的,自然景色一般的音乐。其美妙是不能用言语来传达的。虽然他们使用的是自创的冰岛方言(冰岛语本来就是使用者少得不能再少的语种,再加上还是自创的方言,我想这个世界上也许就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歌词的意思了。据他们在官方网站上的表示,他们已经邀请了一些权威的语言学专家为他们的歌词翻译成各国语言,但是由于他们在歌词中使用了许多冰岛语中的双关语,因而翻译还是遇到比较大的困难),所以对于他们的音乐,我们只能去感受,去猜测,因而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种不同的感受,可能这就是他们创作音乐的目的--自我感受。   Sigur Ros对于音乐的演绎是极具创造性的,这不仅体现在歌词上,而且还体现于一些个人性和发挥性的乐器演奏,从而获得前所未有的奇妙之音。例如Jonsi的拿手好戏就是用大提琴的琴弓去拉他的吉他,所以我们能在Sigur Ros的唱片里听到很多云雾弥漫般的奇特声效。而且他的声音更加是Sigur Ros中最突出的特点,他的假声演唱就如是THOM YORKE与唱诗班男童声的混合。   冰岛的歌手,好像都采尽了冰的灵气,透骨子里有一股冷峻。Bjork如是,Lhooq如是,Gus Gus如是,Sigur Ros也不例外。或者这是由于冰岛独特的自然环境。在这个火山与冰田混沌天成的岛国里,孕育着一批优秀的音乐家,他们比欧洲大陆的乐手多了一些世外桃源的仙灵之气,在美国的乐手眼中看来更是清高傲岸。Sigur Ros,就是典型的一队。   我一听就为之折服的,是主唱那把清澈的,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声音,绝尘得连为他和音的女声也相形见绌。想象一下 Geneva的Andrew Montgomery的高亢,加上My Bloody Valentine的的Bllinda Butcher缥缈,还有Bjork的寒意会是一种什么味道?!Sigur Ros的主唱犹如“Kinda出奇蛋”(注:玩具、食品、礼品,外面是鸡蛋型的巧克力,蛋里面装着不同的玩具)般可“一次过满足你三个愿望”。   1994 年的 1 月 4 日, Jon Por Birgisson (Jonsi) , Georg Holm (George) 及 Agust Aevar Gunnarsson 三个人来到一间小房间,利用他们有限的资金去实现多年的梦想 - 灌录他们的第一首歌。这盒 Demo 落在冰岛的 Smekkleysa Records 手上,富实验性的音符为乐队打开了他们音乐事业的第一页,乐曲也就马上被收录于 Smekkleysa 的一张 Compilation 中。   发展历程   处女大碟 Von (意指 : 希望) 在 1997 年于冰岛面世,封面上的小女孩便是乐队名字的源由 - Jonsi 的妹妹 Sigur Ros (诗格洛丝),Von 才正式获世界性的发行。接下来的一年, Von Brigdi (意指 : 回收箱) 亦正式出版。当中的作品大部分是 Von 之歌曲的 Remix,而 Leit ad lifi 这首音乐亦带来乐队商业上第一次的成功,登上了 冰岛1998 年的那个夏天之榜首。新成员 Kjartan Sveinsson (Kerry) 亦於此时宣布加入。   重返录音室,四个小伙子埋首灌录第二张唱片。乐队此时大概仍未知道 Agaetis Byrjun (意指 : 一个美好的开始) 将会如此惊为天人,改变世界对冰岛与丝格洛丝的看法。这张叫他们仍然称心的作品,制作过程极度困难。制成品换来了名与利,却失去了 Agust 。 Agust 决定投身平面设计的决定曾为大家带来放弃的念头,但乐队最後还是一致认定要继续下去。诗格洛丝这四个字得以留至今是,还多得新鼓手 Orri Pall Dyrason 的加入,为乐队的声音带来新的尺度。   Agaetis Byrjun 於 1999 年正式推出。发行当日,诗格洛丝在 Icelandic Opera House 里举行的一场音乐会反应热烈,观众的热情让他们决定必须要继续下去。 Agaetis Byrjun 成为冰岛最佳销量大碟足足有一年之多,继而为乐队带来进军国际的机会。 2000 年,乐队签约於英国的 Fat Cat Records ,这张唱片随即在英美两地备受欢迎。这个伦敦Label 替乐队推出的一张 CD single 及 12 吋黑胶,成为了 NME 的 "Single Of the Week" 。於 2000 年尾已有无数美国唱片公司希望跟诗格洛丝签约,而四人最终选择的 MCA Records ,没有给予他们最多的价钱,却承诺提供最多的创作自由。 同年六月,乐队制作了 svefn-g-englar 的音乐短片;没有人会忘记当中各个来自 Perlan Theater Group 的唐氏综合症演员的表演。 2001 年的四及五月,诗格洛丝漫游北美,不少名人纷纷购票入场,只为感受他们与众不同的音乐。九月,四子发放了 vidrar vel til loftarasa 的短片。短片的背景是 1950 年代的冰岛,片内两个男孩的交往所暗示之同性恋问题马上成为了乐队留言板上最热门的话题。当中有人指出其中一个演员实为女孩,但无论是真是假,亦不会影响这条音乐短片的受欢迎程度。   2002 年,诗格洛丝除了为 Odin’s Raven Magic 写了共六十分钟的管弦乐曲,更推出了万众期待的第三张大碟 ( ) 。又有谁会想过四个来自冰岛的男子会打造到一张这麼黑暗与抽象的唱片,还成为了美国 Billboard Chart 的第五十二位?碟中的第一首乐曲被选为 ( ) 首张单曲,上了美国 Nielsen Chart 的第九位之馀,亦为诗格洛丝带来更多名气,及全球唱片销量过一百万张的成就。此曲自然地成为乐队的第三个音乐短片;由意大利人 Floria Sigismondi 所执导的 "untitled 1" 在 03 年二月面世,几个带著面具的小孩在黑雪中玩耍,当中之美感与信息为此片带来 MTV Europe Music Awards 2003 Best Video 的美誉。 " We really loved the responses to Agaetis Byrjun we received from foreigners. We got all kinds of interpretations from people who didn’t understand Icelandic and thought we were saying other things and it turned out these people were interpreting the songs based on their own lives and atmospheres, which was very precious for us. This is partly the reason why we decided to give people the chance to write their own lyrics in the booklet. " Jonsi 的这一夕话不就解释了 ( )的动机了吗?没有歌词,没有碟名,八首乐章记载的是人心深处最真的情感,而非俗世凡人眼中的绰头或刻意卖弄。 Jonsi 说大碟内空白的纸是要让乐迷自己写与画下个人的感受,为这一张未完成的大碟刻画个别的结局。   不断在欧美两地演出的 2003 年头,不论是在伦敦 Hammersmith Apollo ,纽约的 Radio City Music Hall 或其他场地的演出,都见证了诗格洛丝在世界乐坛上稳固的地位。休息了一个夏天,四子与另一乐坛巨人 Radiohead 携手替 Merce Cunningham 的摩登舞蹈演出 Split Sides 写了几首乐曲,继而推出 Ba Ba Ti Ki Di Do 这张集合了 Radiohead 的电气和诗格洛丝的诗意的唱片,成为乐迷疯狂於演唱会及网上购买的又一作品。乐队於同年除了替电影 Hlemmur 写过一张原声的唱片,也帮助 The Album Leaf 的 Jimmy Lavelle 在他们的 Swimming Pool Studio 录制新唱片。直到年尾为苏格兰电影 The Loch Ness Kelpie 所制作的原声大碟,才为乐队这忙碌的一年划上句号。   接下来的一年,乐队背负著世人的期望,重返录音室,用二十个月录成第四张大碟 《Takk...》 (意指: 谢谢)。诗格洛丝不单没有让名利冲昏头脑,反而写了十一首动人的乐韵。 Takk... 成为乐队最大卖的唱片,在英美两地的流行榜分别当了第十六及二十七位。近在香港,诗格洛丝名气之大,更可印证於在各大大小小唱片店都找得到 Takk... 的事实。本地的乐迷开始恋上欧洲的音乐,北欧与爱斯兰 (Iceland) 出产的其他音乐渐渐入侵各个网上音乐留言板及各人的 iPod。於写 《Takk...》 的同时, Jonsi 易名为 Frakkur , Kerry 与 Orri 化身成 The Lonesome Traveller ,分别在爱斯兰的首都及Isafjordur Music Festival 中表演。才华洋溢的不单是 Jonsi , Kerry 亦替爱斯兰的短片 Sidasti Baerinn 配乐。   《Takk...》 的发行把诗格洛丝带到世界各地。 2006 年的四月七日,诗网的廖小姐与鸟先生连续四个多月,日以继夜的为亚洲的各乐迷订票,最後跟近至九龙远至英美的乐迷一同目睹了香港年度最好的演唱会。在後台的派对,诗纲各员送上了「诗格洛丝」四个毛笔大字,背後目的只为感谢这二十多人游走世界,为各地乐迷演奏一个个美丽音符的努力。我们代表自己及香港、中国、台湾等说中文的乐迷,多番叮嘱乐队与其经理人再次来港。也许,当新唱片再推出之时,我们各人又会再因这首首触及心灵之靡音而聚首一堂。   Sigur Ros 并不单是一队乐队,而是音乐。他们是上帝的工具,为了改变人对音乐的看法而来。
查看更多 举报
Sigur Rós
热门单曲 全部624首
热门专辑 全部56张
热门MV 全部14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