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R(污迹)1989年组建于英国科尔切斯特。这支乐队是由主唱代蒙·阿尔本(Damon albarn)组建起来的。他曾在艺校的录音室中打工,因此后来熟识录音间的操作:贝司手亚历克斯·詹姆斯(Alex James),吉他手格雷厄穆·考可森(Graham Coxon),鼓手戴夫·朗特别里(Dave Rowntree),四个人全凭自己的天分取得了他们的地位,在两年时间里横扫英国流行界--他们以自己的行动和斐然的成绩有力的摧毁了“在电视游戏和舞曲时代摇滚乐已经死”的预言。   乐队最初以“蜥螈”(SEYMOUR)的名字举行过几次演出,偶像艺人达米安·和斯特(Damien Hirst)称他们“为‘披头士’以来英国最棒的乐队”。一盘样带将他们引入EMI下属公司FOOD公司的门槛,并把乐队名字改为“污迹”。1990年乐队的处女单曲《她真高》(She's So High)一经问世,便进入英国排行榜前50名之内,打破了乐坛被“Baggy”一种由“快乐的星期一”(HAPPY MONDAYS*)]和“石玫瑰”(STONE ROSES,THE*)为代表的独立/舞曲混合乐]“奴役”的形式。但男孩们并不甘于小小的混音室,他们还很上镜头,风趣,可爱,性感,一时间成了英国音乐界的宠儿。   1991年乐队处女专辑《闲暇》(Leisure)问世,其中单曲《别无它路》(There's No Other Way)闯入英国排行榜前十名,这在当时是非常“非常”的作品,尤其是颇为可怕的歌词,对于乐队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天真的回忆。   相形之下,1992年的单曲《流行景象》(Popscene)却反映不佳,他的朋克气质,精力充沛而充满上进的声音与当时流行的消沉抑郁的GRUNGE之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个多变的时尚中,乐队显得如明日黄花。徒劳的美国巡演导致乐队内部的争吵,与经理人的不合几乎使乐队破产,更糟的是,他们的演出质量下降,观众开始离乐队而去,在一酒后伤人的事件中,险些被FOOD公司开除。   乐队“最后的机会”就是1993年《现代生活是垃圾》(Moderm Life Is Rubbish),乐队的美国公司建议这张专辑与“涅槃”(NIRVANA)前制作人布奇。瓦易格(Butch Vig)重新录制一遍。实际上,FOOD公司为了使单曲获得更好的成绩,完全放弃了这个计划,他们认为新素材里缺乏具有流行潜力的热门歌曲,但只造成了一点点流行。这次专辑和单曲都经受了严格的考验,阿尔本迅速的成长进步扭转了批评家的看法,他既树立了一个新的现代影响力有保持了不列颠之声的精髓之处--深埋在“奇想”(Kings,The*)乐队中的时代根基。虽然乐队又以出色的表演挽回了过去的损失而重新赢得了乐迷,但这张专辑和单曲并不尽人意,直到童年的单曲《男孩和女孩》(Girls and Boys)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转机。这首歌怪异的节奏和动人的旋律,直入英国排行榜,并霸占了广播电台整整一个夏天。紧接着1994年的《猎圆生活》(Parklife)获得一直好评,同样登上了英国榜首,销量达200万张并跨进数个国家的排行榜,1995年2月,他们获得4项BPI大奖--最佳单曲,最佳专辑,最佳录象和最佳乐队。随着《猎园生活的成功》“BLUR”打开了独立吉他摇滚乐队通向排行榜的大门,并在90年代中期牢牢的控制了英国的流行文化。“绿洲”(OASIS*),“橡皮筋”(ELASTICA),“果肉”(PULP),“布·拉德利斯”(BOO RADLEYS,HTE*),“腹鸣”(ECHOBELLY*),“男士服”(MENSWEAR)都沾了“BLUR”的光。1995年初,《猎园生活》卖了3白金的销量,乐队也成了超级明星。
  BLUR(污迹)1989年组建于英国科尔切斯特。这支乐队是由主唱代蒙·阿尔本(Damon albarn)组建起来的。他曾在艺校的录音室中打工,因此后来熟识录音间的操作:贝司手亚历克斯·詹姆斯(Alex James),吉他手格雷厄穆·考可森(Graham Coxon),鼓手戴夫·朗特别里(Dave Rowntree),四个人全凭自己的天分取得了他们的地位,在两年时间里横扫英国流行界--他们以自己的行动和斐然的成绩有力的摧毁了“在电视游戏和舞曲时代摇滚乐已经死”的预言。   乐队最初以“蜥螈”(SEYMOUR)的名字举行过几次演出,偶像艺人达米安·和斯特(Damien Hirst)称他们“为‘披头士’以来英国最棒的乐队”。一盘样带将他们引入EMI下属公司FOOD公司的门槛,并把乐队名字改为“污迹”。1990年乐队的处女单曲《她真高》(She's So High)一经问世,便进入英国排行榜前50名之内,打破了乐坛被“Baggy”一种由“快乐的星期一”(HAPPY MONDAYS*)]和“石玫瑰”(STONE ROSES,THE*)为代表的独立/舞曲混合乐]“奴役”的形式。但男孩们并不甘于小小的混音室,他们还很上镜头,风趣,可爱,性感,一时间成了英国音乐界的宠儿。   1991年乐队处女专辑《闲暇》(Leisure)问世,其中单曲《别无它路》(There's No Other Way)闯入英国排行榜前十名,这在当时是非常“非常”的作品,尤其是颇为可怕的歌词,对于乐队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天真的回忆。   相形之下,1992年的单曲《流行景象》(Popscene)却反映不佳,他的朋克气质,精力充沛而充满上进的声音与当时流行的消沉抑郁的GRUNGE之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个多变的时尚中,乐队显得如明日黄花。徒劳的美国巡演导致乐队内部的争吵,与经理人的不合几乎使乐队破产,更糟的是,他们的演出质量下降,观众开始离乐队而去,在一酒后伤人的事件中,险些被FOOD公司开除。   乐队“最后的机会”就是1993年《现代生活是垃圾》(Moderm Life Is Rubbish),乐队的美国公司建议这张专辑与“涅槃”(NIRVANA)前制作人布奇。瓦易格(Butch Vig)重新录制一遍。实际上,FOOD公司为了使单曲获得更好的成绩,完全放弃了这个计划,他们认为新素材里缺乏具有流行潜力的热门歌曲,但只造成了一点点流行。这次专辑和单曲都经受了严格的考验,阿尔本迅速的成长进步扭转了批评家的看法,他既树立了一个新的现代影响力有保持了不列颠之声的精髓之处--深埋在“奇想”(Kings,The*)乐队中的时代根基。虽然乐队又以出色的表演挽回了过去的损失而重新赢得了乐迷,但这张专辑和单曲并不尽人意,直到童年的单曲《男孩和女孩》(Girls and Boys)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转机。这首歌怪异的节奏和动人的旋律,直入英国排行榜,并霸占了广播电台整整一个夏天。紧接着1994年的《猎圆生活》(Parklife)获得一直好评,同样登上了英国榜首,销量达200万张并跨进数个国家的排行榜,1995年2月,他们获得4项BPI大奖--最佳单曲,最佳专辑,最佳录象和最佳乐队。随着《猎园生活的成功》“BLUR”打开了独立吉他摇滚乐队通向排行榜的大门,并在90年代中期牢牢的控制了英国的流行文化。“绿洲”(OASIS*),“橡皮筋”(ELASTICA),“果肉”(PULP),“布·拉德利斯”(BOO RADLEYS,HTE*),“腹鸣”(ECHOBELLY*),“男士服”(MENSWEAR)都沾了“BLUR”的光。1995年初,《猎园生活》卖了3白金的销量,乐队也成了超级明星。
查看更多
Blur
全部专辑(61张)
<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