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乡村歌后----洛丽塔 · 琳恩(Loretta Lynn)   1934年的四月十四日,洛丽塔 · 琳恩出生在肯塔基东部偏远的山区小村【屠夫谷】,本名叫做洛丽塔 · 韦布,父亲是个煤矿工人,家境一贫如洗,偏偏孩子又生得多,她在家里八个孩子之中排行老二。   演艺经历   失去了亲爱的挚友,洛丽塔继续在歌坛努力。1964年夏天,她首度尝试对男性喜欢在外花天酒地的劣根性提出抗议,唱出了脍炙人口的Wine,WomenandSong,获得巨大成功,夺得乡村排行第三名。另外,她与欧尼斯塔布的搭档生涯也开始获得了歌迷们的肯定,首先在1964年秋天以两人合唱的Mr.AndMrs.UsedtoBe 拿到排行第十一名,到1969年为止,两人合唱的单曲总计有四首曾经打进排行,不过比起她日后与康威·特维提的合作,显然还是有点小巫见大巫。   在洛丽塔·琳恩的歌唱生涯中,许多真正最具有代表性的经典,其实仍然都是她自己所谱写的作品,因为她总是把自己在婚姻生活中的实际感受化为发人深省的歌曲,即使不是她自己的作品,也往往都是特别为她量身打造的,而蓓蒂·苏·佩瑞更可以说是最了解她的歌曲作家之一。   早早就结了婚、一连生了四个孩子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怀孕的洛丽塔·琳恩,虽然是在丈夫的设计之下踏入歌坛,丈夫对她的歌唱事业也奉献了不少心力,但是她对于丈夫不时在外花天酒地的习性早已有所耳闻,因此在崛起之后就开始唱出了为人妻子的感触。   1965年三月,她灌录了蓓蒂·苏·佩瑞为她谱写的TheHomeYou'reTearin'Down,对丈夫外遇的第三者提出柔性的诉求,欢迎那个女人随时到家里来作客,亲眼看看这个被她摧毁的家庭所面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结果获得了热烈回响。   当然,在洛丽塔·琳恩的世界里,并不是永远都在进行夫妻与第三者之间的争斗的。1965年,在越战如火如荼进行中的时候,洛丽塔在丈夫的鼓励之下,亲自谱写了一首DearUncleSam ,为美国各地丈夫被国家征召、派往海外战场的妇女们说出了心中的痛苦,尽管大家都爱这个国家,但是当一个作妻子的人接到丈夫阵亡的电报时,政府是否真的能够了解那种伤痛呢?这首歌成了美国流行歌坛最早对越战的代价提出探讨的作品之一,同样也带来了热烈的反应,拿到乡村排行的第四名。   连续的成功,并没有让洛丽塔·琳恩就此满足。相反的,她开始希望创造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声音。   1966年,她展现了旺盛的企图心,开始逐步的远离过去的小酒馆情歌,积极的录制、并且推出自己谱写的歌曲,同时把自己对于传统女性在婚姻关系中受到的压抑与不满化为一首又一首精彩绝伦的作品。   首先,她非常正面的向第三者提出了挑战。我们要知道,在传统的乡村歌坛,女性向来被认为应该扮演楚楚可怜的角色,对于丈夫的不忠,只能采取逆来顺受的姿态,期待着丈夫回头、第三者高抬贵手,可是,洛丽塔很清楚的表现出她拒绝接受这样的安排。在YouAin'tWomanEnough里面,她勇猛的告诉那个狐狸精:想要夺走我的男人,你连门都没有,因为你不够女人。这首歌一推出,立刻造成空前的轰动,成了洛丽塔·琳恩到当时为止排行成绩最好的单曲,获得亚军。   在一系列类似主题的歌曲后,洛丽塔接着又在1966年冬天推出另外一首Don'tComeHomeA-Drinkin,这回,她警告的对象是喜欢在外喝酒的老公,歌曲说:不要醉着酒回家来,还妄想跟我谈情爱,酒精和爱情是无法相容的,你只能挑选其中之一,如果你要喝酒,你就留在外面好了,看看你能找到什么样的爱情,而假如你想要的是那一种,我这里可没有!这样大胆的内容,可以说是前所未见的,因此几乎有如一颗炸弹一般的,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更在1967年的二月十一日,为洛丽塔·琳恩夺下了她生平的第一个冠军,让她开始跻身超级巨星之林,而这还只是刚开始。   透过YouAin'tWomanEnough和Don'tComeHomeA-Drinkin这些轰动全美的畅销曲,洛丽塔·琳恩开始积极的在作品中阐述自己在婚姻与两性生活中的感受。   她表示,自己并不想藉由这些歌曲来改变什麽,只是想要唱出自己的想法,同时戏耍一些文字的乐趣。尽管她通常都是站在女性的角度来发挥,事实上,她也不排斥从男性的角度来看一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刻意的尝试在自己的歌曲中诋贬男性,只不过想要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了女性的权益,因为男人在喝了酒之后,往往会比较糊涂。   当时,她也曾经翻唱过南希·辛纳屈那首著名的TheseBootsAreMadeforWalkin,因为她也认为,有时候女性确实应该让男性知道,女人可不是都那么好欺负的。而由于这样的表现在乡村歌坛的确是前所未见的,1967年当【乡村音乐协会】(CMA)创立他们的年度大奖,头一个夺下【最佳女歌手】荣誉的就是洛丽塔·琳恩。挟着这些成功,洛丽塔继续唱出女性自觉的意识。   在WhatKindofGirl里面,一个成长中的女郎学会了对男人不合理的要求说不,再度赢得了广大的共鸣。   1968年,洛丽塔唱出了另外一首经典。我们要知道,在许多破灭的婚姻中,第三者往往都是扮演着冷酷无情的杀手。在乡村歌坛的传统中,所有正派的女性角色,都必须学习着逆来顺受,不是哀伤的接受事实、努力的原谅犯错的丈夫,温婉贤淑的付出更多的爱、等待丈夫回心转意,就是顶多以一种哀兵的角度,恳求那个抢走自己丈夫的狐狸精高抬贵手,但是洛丽塔·琳恩可不愿意就这样的忍气吞声,于情、于理、于法,作妻子的都没有义务忍受别人的横刀夺爱。   于是,她开始宣战了。在FistCity 里面,她正面的迎战那个不知羞耻的野女人:你到处吹嘘,说你跟我的男人有一腿,可是让我告诉你,我爱的那个男人,当他捡到垃圾的时候,他会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去。在我看来,那就是你,我眼中看到的,只是一个可怜虫,所以你最好护住你的脸,给我闪远一点,除非你想要挨我一顿毒打。如果你不想来到拳头城,你最好还是尽早滚开,因为假如你让我逮到了,我会扯住你的头发,把你摔个鼻青脸肿。我并不是说我的心肝是个圣人,因为他并不是,而且他也经常会跟一些野猫鬼混,我只是警告你,别碰我的男人,除非你想要挨我一顿毒打!果然,这首歌曲再度轰动全美,在那年四月为洛丽塔·琳恩夺下了第二个冠军。   这样勇猛的态度,当然也难免引来不少争议,因为不但大男子主义者难以接受,同时仍然有许多女性的观念是比较保守的,她们不敢相信女性可以有这样的权益,甚至觉得如此的行径未免太过离经叛道,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的把情形弄得更恶劣,因此她们宁可继续相信乡村歌坛第一夫人泰咪·温妮特所代表的传统形象。   只是,已经兴起的女性主义者却给了洛丽塔·琳恩热烈的喝采。事实上,尽管她几乎没有受过任何教育,但她精彩的表现却是有目共睹的,因此不但被推崇为当时乡村歌坛最突出的女性歌曲创作者,更成了当时乡村歌坛最为旗帜鲜明的天后,甚至连泰咪·温妮特也曾经翻唱许多她的歌曲。   在洛丽塔1966年的歌曲TwoMulesPullThisWagon 里面,描述着一个工人的妻子斩钉截铁的告诉她的丈夫,她恨透了丈夫的不知感激,因为她在家里的工作其实也是同样辛苦的。   1968年冬天,她再度以男人在外喝酒的主题,唱出了YourSquawIsontheWarpath 。对任何一个曾经与醉汉同眠过的女人来说,这又是无比风趣的知心话。   洛丽塔在这首歌中说,你正在喝的那火水,使你觉得自己大了很多,但是酋长,你实在是反而倒缩了。当然,这首歌也再度造成轰动。由于洛丽塔并不是刻意的要诋贬自己的丈夫和所有的男性,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从头到尾都扮演悍妇的角色,因此有时候她也会稍微收敛一下,改用比较不是那么强悍的态度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 YourSquawIsontheWarpath 之后,她推出了另外一位女性歌曲WomanoftheWorld,1969年四月,这首歌为洛丽塔·琳恩拿到了她的第三个冠军。   出身穷乡僻壤的洛丽塔,对自己的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歌坛成名后,更陆续把自己的几个妹妹提拔出来,担任自己的合音等工作,而弟弟也追随姐姐的脚步,成立了自己的乐队。   而在这个同时,洛丽塔也把自己苦中带甜的成长回忆,写成了自传式的歌曲CoalMiner'sDaughter ,生动的描绘着那些艰苦岁月的点点滴滴,结果在1970年十二月,再度为她夺下冠军,更在日后成了她自传的标题,从此得到了"矿工的女儿"别号。   1970年,由于CoalMiner'sDaughter所造成的轰动,洛丽塔·琳恩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正式取得专辑金唱片的乡村女歌手。   在这个同时,她又展开了她歌唱生涯另外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那就是与康威·特维提的合作。50年代末期以摇滚歌手姿态掘起的康威·特维提,由于热爱乡村歌曲,在60年代中期不惜釜底抽薪的以自己的合约当作筹码,要求唱片公司同意他改唱乡村,果然顺利的成了巨星,连续唱出了好几首乡村冠军曲,而由于他跟LL都是笛卡唱片旗下的艺人,彼此之间也相当熟悉。有一次,他们联袂前往伦敦演唱,洛丽塔为康威助阵,唱了些和声,彼此都觉得相当有趣。事后,康威提议两人一起灌录合唱的作品,不过洛丽塔却有点迟疑,因为她过去都是固定跟欧尼斯·塔布合作的,她担心会引起欧尼斯的不高兴。可是,他们还是把这个构想告诉公司,当公司也正好有意来点变化、而欧尼斯也表示不介意的时候,他们决定展开合作。1970年十一月,他们在迪卡唱片总裁欧文·布莱德利的录音室正式进行录音,结果【AftertheFireIsGone】获得了歌迷们疯狂的喜爱,在1971年三月下旬顺利夺下乡村排行的两周冠军,不但如此,他们更因而荣获【最佳乡村二重唱】的格莱美奖、以及【乡村音乐学院】ACM)的【年度最佳二重唱】,加上洛丽塔·琳恩自己的自传歌曲拿下的【年度最佳乡村女歌手】,洛丽塔更是春风得意。打铁趁热,公司接着又推出他们合唱的另外一首歌曲【LeadMeOn】,再度登上榜首宝座,乡村音乐史上最叫座的歌唱搭档就此诞生。   在与康威合作的同时,洛丽塔并没有停止个人的独唱,陆续有几首单曲打进乡村排行前五名。1971年冬天,就在【LeadMeOn】夺得冠军之后,她又推出了另外一首经典【One'sOntheWay】。这是由兼具诗人、歌手、儿童文学作家、讽刺漫画家、歌曲作家与制作人等多样才华的薛尔·席维斯坦针对她的特质精心谱写的。这回,她以非常写实的风格,精彩的描绘出一个家庭主妇的混乱体验,毫不意外,这首歌又为洛丽塔·琳恩夺下两周排行冠军。打从洛丽塔开始走出自己的风格起,她的歌曲总是跟乡村音乐世界里传统的女性几乎完全不同。对于在婚姻与男女关系中所遭遇到的不平,她很少默默的忍耐。而正因为她的观念非常先进,她也很能体会许多不幸女人的感觉。在保守的乡村音乐世界里,只要一个女人离了婚,不管原因如何、错在哪一方,人们总是习惯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她。1972年的冬天,洛丽塔·琳恩以一曲【Rated"X"】唱出了她对离婚女性的同情:女人们全当你是个坏女人似的瞧你,而男人们则全都希望你真的是个限制级的坏女人。她劝告她们,勇敢的好好活下去,随他们去说。这首歌在1973年二月,再度为洛丽塔·琳恩夺得冠军。   1973年,迪卡唱片正式改组,更名为MCA唱片,包括洛丽塔·琳恩与康威特维提等大部分原有的艺人,也都继续留在那里。那年春天,洛丽塔准备灌录新唱片,因此在公司附属的乐曲出版部门找寻适合的作品,结果听到一首【LoveIstheFoundation】,非常的喜欢,但是似乎太长了。按照当时唱片界的习惯,那种长度是比较难以被市场接受的。事实上,洛丽塔·琳恩自己当初所谱写的【CoalMiner'sDaughter】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困扰,歌曲本来有十二段歌词,在公司的建议下,她删除了一半的内容,才得以顺利灌录,因此她也把【LoveIstheFoundation】加以精简化,然后进入录音室。单曲推出之后,再度获得了大众的喜爱。1973年七月十四日,首度从原先的五十个名次扩充为一百个名次的公告牌乡村单曲排行榜,夺得冠军的,就是洛丽塔·琳恩的【LoveIstheFoundation】。在这之后,洛丽塔·琳恩推出薛尔·席维斯坦再度为她谱写的【HeyLoretta】,拿到了第三名。接着,她又唱出了【TheyDon'tMake'EmLikeMyDaddy】。在洛丽塔的生命中,她的父亲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父亲有着一半印地安人的血统,虽然只能在穷乡僻壤担任煤矿工人,对儿女们却有着很大的影响,经济情况改善之后,甚至还买下了当年使得洛丽塔爱上乡村音乐的一家电台。由于长年在煤矿工作,跟许多煤矿工人一样,他的肺部遭到严重污染,只好辞去煤矿的工作,在洛丽塔随丈夫迁往华盛顿之后,举家搬到印第安那,并且在1959年过世。尽管当时洛丽塔与父亲相隔两千里,父女连心,洛丽塔在接到父亲病逝消息之前的那天晚上,连续两次梦见父亲入殓的画面。后来,她曾经多次把自己对父亲的爱与思念化为歌曲。【TheyDon'tMake'EmLikeMyDaddy】虽然不是洛丽塔亲自谱写的,却也彷佛是唱出了她的感受,这首歌拿到了第四名,而【LoveIstheFoundation】专辑也成了LL第五张登上乡村专辑排行冠军宝座的作品,父亲在天上有知,应该也会以女儿为荣吧。   洛丽塔·琳恩精彩的表现,以及她和康威·特维提的搭档,继续获得各种大奖的肯定。1973年的CMA,【最佳女歌手】与【最佳二重唱】再度到手,而她也接着又推出了与康威的另外一次合作。洛丽塔与康威其实其实早在1967年就彼此认识了。由于康威习惯提早到达录音室,好顺便看看其他艺人工作的情形,那天他按照惯例提早抵达,刚好就看见了洛丽塔在那里录音。洛丽塔虽然不是个摇滚迷,但是早就爱上了康威的成名曲【It'sOnlyMakeBelieve】,知道彼此成了同门之后,不止一次对老板表示,希望能够见到康威。欧文·布莱德利发现康威来到之后,静悄悄的拉着康威,来到并不知情的洛丽塔身后,接着介绍两人见面,洛丽塔惊喜的几乎跳了起来。后来,当他们决定要展开合作的时候,由于两人都已经是个巨星,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可能无法和睦相处,只有洛丽塔的丈夫相信两人应该会成为最佳拍档,而事实也证明了这点。比洛丽塔稍长一岁的康威有如一个亲切和蔼的大哥,两人关系十分融洽,在前后十八年的合作关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争执,这是相当罕见的。有一天,有个乐曲出版商带着一首【LouisianaWoman,MississippiMan】前去拜访,洛丽塔的丈夫听到了,立刻表示希望能够取得权利,安排康威与洛丽塔·琳恩合唱。他的眼光果然正确:这首歌在1973年八月,为这对搭档拿到了第三个冠军。   打从洛丽塔开始与康威成为合唱搭档、并且受到歌迷肯定的初期起,他们两人就已经有了共识:他们将把彼此合唱的事情当作特例,每年最多推出一张专辑或一首单曲,因为他们不希望两人的合唱影响到彼此各自在市场上推出的作品、使得两人分别独唱的歌曲减少了在电台获得播放的机会,同时,他们也很贴心的为歌迷们的荷包着想。他们很了解,歌迷们并不是很富有,买了两人独唱的作品之后还要再花钱去购买他们的合唱,可能在经济上造成额外的沉重负担。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们虽然在灌录【LouisianaWoman,MississippiMan】的第二天,又接着录制了【AsSoonAsIHangUpthePhone】,但是刻意的把这首歌曲压下来,一直等到整整一年之后才推出,果然又再度夺得了冠军。在这首由康威谱写的歌曲中,康威透过录音室的电话来录制他负责的说白部分,表现出一个另结新欢的男子,打电话给原先的女友。女友早已听说了外面的传闻,但是拒绝相信,认为男友必定会告诉她说那些都是谣言,可是男友却支支吾吾的表示那都是真的,如今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道歉,同时要求分手,使得女友顿时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录制的时候,洛丽塔由于太投入,录完之后竟然立刻冲出录音室,追打挂她电话的康威!事实上,不但洛丽塔表示【AsSoonAsIHangUpthePhone】是两人合唱的所有歌曲之中,她自己最喜爱的一首,许多不明就里的歌迷也一直误以为她和康威真的是夫妻,听到这样一首歌,甚至还有不少人写信给康威,表达严重的关切。当然,为了前面提到的理由,他们也不敢进行太多的合唱,仍然努力的继续开拓各自的市场。在【AsSoonAsIHangUpthePhone】之后,洛丽塔先是以【TroubleinParadise】再度夺下冠军,作为新女性对于泰咪·温妮特最能代表传统女性婚姻观念的经典【StandbyYourMan】所提出的回应。由于备受争议,许多保守的电台纷纷予以禁播,虽然使得这首歌无法顺利夺魁,却仍然拿到了第五名,同时成了无可比拟的经典。在每年一首合唱单曲的原则下,1975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再度推出两人合唱的【Feelin's】,在1975年九月登上了乡村冠军的宝座。这是日后在流行歌坛与电影插曲的领域大放异彩、多次得奖的作词大师威尔·简宁斯,唯一得到过乡村排行冠军的作品,更使得因而第五度在乡村排行称王的洛丽塔与康威,改写了历史,成为有史以来唯一得到过五次冠军的“临时组合”。   1975年冬天,洛丽塔·琳恩继续发表个人独唱的作品【WhentheTingleBecomesaChill】,拿到了亚军,不过这并不是她自己谱写的。随着在歌坛越来越走红,洛丽塔在忙碌的巡回演唱之中,总是被要求大量演唱过去的畅销经典,同时不再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进行自己的创作。1976年,洛丽塔·琳恩的自传矿工的女儿(CoalMiner'sDaughter)出版,深入的描绘了自己贫困的出身与在歌坛奋斗的历程,不但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的冠军,更在1980年被改编为叫好又叫座的同名传记电影,获得奥斯卡七项入围,而在银幕上扮演她的女星茜茜·斯派塞克更因而夺下了奥斯卡影后。1976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推出再度合唱的【TheLetter】,可惜这回没有能够再夺得冠军,只拿到第三名。接着,她以【SomebodySomewhere】重新回到冠军宝座,蝉联两周。为了表达对昔日挚友派西·克兰的怀念,她在1977年推出了向派西克兰致敬的【IRememberPatsy】专辑,其中包括许多派西克兰当年的经典,而【She'sGotYou】也没有辱及老友的荣耀,拿到了冠军。   1977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再度推出每年一度的合唱单曲「ICan'tLoveYouEnough」,拿到了三周亚军。或许是由于人言可畏吧,他们逐渐减少合作的次数,更在1977年一月联袂参加全美音乐奖之后不再公开同台亮相。但是这一切仍然无法改变他们两人合唱作品大受欢迎的事实。从1972年起的连续十一年间,他们包办了十次音乐城新闻报年度大奖的最佳乡村二重唱。当然,洛丽塔本人也仍然持续的夺下各种乡村音乐有关的最佳艺人、最佳女歌手和最佳专辑等荣誉。1977年底,她推出【OutofMyHeadandBackinMyBed】,再度登上乡村排行榜首,蝉联两周,只可惜,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的冠军。尽管如此,她依然是备受推崇的乡村天后。1978年,她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获得了一颗专属于她的星星,接着又入选纳什维尔歌曲作家名人殿堂、被「妇女家庭月刊」提名为「美国一百位最受人景仰的女性」之一,更荣获音乐城新闻报的传奇大奖。   1978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联手发表【HonkyTonkHeroes】专辑,单曲【FromSevenTillTen】和B面本来垫档用的【You'retheReasonOurKidsAreUgly】同样大受欢迎,拿到了第六名,接着她又继续推出个人作品。细心的听众,也许曾经注意到,她的曲目在70年代末期出现了些许微妙的转变,开始唱出了一些带有摇滚色彩的歌曲,因为她其实相当喜爱恰比·却克和费兹·多米诺等早期黑人摇滚歌手的作品,尽管公司的老板不是很喜欢,她仍然决定尝试那种风格。在她的感觉中,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没有必要墨守成规。1978年冬天,她的新歌采用了当时主打女性市场的香淤品牌【VirginiaSlim】远近驰名的广告主题,命名为【We'veComeaLongWay,Baby】,结果拿到了第十名。   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亲妹妹克莉丝桃·盖尔、桃莉·芭顿、芭芭拉·曼德瑞尔、安妮·莫莉等女性新人强势的掘起,洛丽塔·琳恩在市场上的魅力也开始明显的逐年下滑,尽管电影矿工的女儿大为卖座、使得她再度成了焦点人物,大家都抢着去听她的演唱会,仍然没有改善唱片销售的情形,甚至连她与康威每年一度的合唱,破天荒的增加了次数,似乎也有点欲振乏力,只能有点勉强的打进前十名,不再是所向无敌的。为了吸引大众的注意,她和康威在1981年四月,再度联袂参加乡村音乐学院(ACM)的颁奖晚会。这一招,好像有了点效果。在晚会之后不久,两人合唱的【IStillBelieveinWaltzes】终于再度拿到比较像样的成绩,获得了第二名。   进入80年代之后,或许是由于女权运动突飞猛进,美国女性们对本身权益与自主意识的观念已经超越了洛丽塔·琳恩多年以来大声疾呼的境界,洛丽塔的歌曲逐渐失去了新鲜感,加上流行风潮的不断转变、许多表现突出的女性新人纷纷掘起,使得她的市场魅力逐渐下滑,洛丽塔不再是唱片市场的天后,1982年春天的【ILie】,成了她最后一次打进乡村排行前十名的单曲。虽然她努力的持续推出新作,成绩仍然每下愈况,尽管【Makin'LovefromMemory】、【Lyin',Cheatin',WomanChasin',HonkyTonkin',WhiskeyDrinkin'You】和【Walkin'withMyMemories】等单曲依旧散放着她独特的风格,还是无法使她恢复昔日的盛况。面对着这一切的改变,洛丽塔始终维持着谦虚的平常心。1983年夏天起,她更大幅度的减少推出专辑的频率,一改过去每年平均两到三张专辑的惯例,直到1985年夏天,才再度发表【JustaWoman】,当然,销售情况仍然未见起色。尽管如此,音乐城新闻报还是在1986年颁赠给她传奇大奖,肯定她过去二十多年来的杰出贡献。1988年,她再推出暌违三年的新作【WhoWasThatStranger】,很勉强的打进排行。不过,就在那一年,她也入选【乡村音乐名人堂】。   虽然唱片市场失利,生活总是还得继续的。为了能够专心的投注于各地的巡回演唱、与支持她的老歌迷们维系情感,洛丽塔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选择退出唱片圈。当然,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丈夫慕尼的健康情形亮起了红灯,需要她的照顾。这一切,都使得洛丽塔的日子相当不好过。1993年六月,就在「慕尼」动过心脏手术之后,洛丽塔接到了另一个噩耗:她多年来的好友康威·特维提也被送进了同一家医院。尽管慕尼本身都还躺在加护病房,仍然坚持要妻子过去探视。洛丽塔陪着康威的妻子守护在手术房外等候,看见康威被推出来的时候,她知道康威已经没有希望了。果然,第二天早晨,康威宣告不治,享年五十九岁。失去了老友,洛丽塔还有丈夫要照顾,慕尼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多次与并发症奋战。在慕尼情况稍微稳定之后,他们返回纳什维尔近郊的农场静养。他们的农场占地相当广阔,还附设表演场地,洛丽塔经常在那里表演,成了许多歌迷前往纳许维尔观光的时候不能错过的重头节目。只是,这个时候的洛丽塔·琳恩也只能对造访的歌迷们说抱歉了。那一年,她抽空接受桃莉·芭顿的邀约,跟泰咪·温妮特一起合作,三位资深的歌后联手灌录了【HonkyTonkAngels】专辑,虽然备受瞩目,但其中三人合唱的老歌【SilverThreadsandGoldenNeedles】也只是勉强的打进排行,拿到第六十八名。   在乡村音乐史上,洛丽塔·琳恩向来都有著旗帜鲜明的特色,尽管不断向纳什维尔的传统内容挑战,但仍然恪遵着乡村的精神与法则。基本上,杰克·怀特也是如此,他所负责的编曲跟制作,虽然有着相当大胆的创新,可是依然谨守著美国传统音乐的内涵,只不过尽可能按照美学的规则,把每一首作品都赋予独特的感觉。我们可以发现,【VanLearRose】最后的成品在精确的掌握洛丽塔·琳恩音乐精粹的同时,却又非常巧妙的处处展现杰克·怀特的色彩,尤其是他的吉他。另外,他还特别客串,在【PortlandOregon】里面与LL合唱,相差四十岁的这一老一少,搭配起来的效果令人惊奇,而尽管洛丽塔·琳恩已经七十岁了,歌喉的表现却依然与她年轻时代没有太大差别,不像其他某些同样到了这个年岁的女歌手,这真的是非常难得的。   在【VanLearRose】发表的时候,洛丽塔·琳恩曾经表示,这张专辑比她过去录制过的任何作品都更乡村。这个说法,很显然是指那种粗糙而又充满生命力的可爱感觉。虽然乐队的成员都是来自车房摇滚、带着朋克特质的乐手,但是杰克·怀特坚持尽可能不要把每一首歌曲录制太多遍,以免大家失去了活力与新鲜感,于是我们听到的结果,轻松得有如即兴演唱会的效果,或许跟洛丽塔·琳恩过去的经典不太一样,但是整体的感觉却依然秉持着洛丽塔·琳恩的精粹,因为这些歌曲全部都是她自己亲自谱写的,依旧是典型的矿工女,在怀旧与感伤的同时,却也仍然没有缺少洛丽塔·琳恩强悍的女权主张。专辑开头的同名标题歌曲,说的是洛丽塔·琳恩母亲的故事,描述母亲年轻的时代是如何的选择了她的父亲,而让许多爱慕她的男人心碎。   在【VanLearRose】专辑的最后,洛丽塔·琳恩以【StoryofMyLife】说出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故事,以及跟丈夫结离四十八年的回忆,令人动容。我们可以再度深切的体会到洛丽塔·琳恩创作的深度与广度,或许她识字不多,言语仍然充满了土腔与文法的谬误,但还是无法改变它精彩的事实。事实上,尽管这张专辑没有任何单曲上榜,却仍然成了洛丽塔·琳恩自从1977年的【IRememberPatsy】以来,首度拿到乡村专辑排行亚军的作品,更是她出道以来在流行专辑排行成绩最佳的表现,拿到了第二十四名。根据最新的消息指出,由于合作愉快,洛丽塔·琳恩已经决定继续跟杰克·怀特合作另外两张专辑。而不论她是否真的还会继续推出更多的新作,至少我们可以肯定,在二十世纪的流行音乐史上,你真的很难再找到另外一个像她这样充满纯真个性、值得喜爱、更值得尊敬的艺人!
  传奇乡村歌后----洛丽塔 · 琳恩(Loretta Lynn)   1934年的四月十四日,洛丽塔 · 琳恩出生在肯塔基东部偏远的山区小村【屠夫谷】,本名叫做洛丽塔 · 韦布,父亲是个煤矿工人,家境一贫如洗,偏偏孩子又生得多,她在家里八个孩子之中排行老二。   演艺经历   失去了亲爱的挚友,洛丽塔继续在歌坛努力。1964年夏天,她首度尝试对男性喜欢在外花天酒地的劣根性提出抗议,唱出了脍炙人口的Wine,WomenandSong,获得巨大成功,夺得乡村排行第三名。另外,她与欧尼斯塔布的搭档生涯也开始获得了歌迷们的肯定,首先在1964年秋天以两人合唱的Mr.AndMrs.UsedtoBe 拿到排行第十一名,到1969年为止,两人合唱的单曲总计有四首曾经打进排行,不过比起她日后与康威·特维提的合作,显然还是有点小巫见大巫。   在洛丽塔·琳恩的歌唱生涯中,许多真正最具有代表性的经典,其实仍然都是她自己所谱写的作品,因为她总是把自己在婚姻生活中的实际感受化为发人深省的歌曲,即使不是她自己的作品,也往往都是特别为她量身打造的,而蓓蒂·苏·佩瑞更可以说是最了解她的歌曲作家之一。   早早就结了婚、一连生了四个孩子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怀孕的洛丽塔·琳恩,虽然是在丈夫的设计之下踏入歌坛,丈夫对她的歌唱事业也奉献了不少心力,但是她对于丈夫不时在外花天酒地的习性早已有所耳闻,因此在崛起之后就开始唱出了为人妻子的感触。   1965年三月,她灌录了蓓蒂·苏·佩瑞为她谱写的TheHomeYou'reTearin'Down,对丈夫外遇的第三者提出柔性的诉求,欢迎那个女人随时到家里来作客,亲眼看看这个被她摧毁的家庭所面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结果获得了热烈回响。   当然,在洛丽塔·琳恩的世界里,并不是永远都在进行夫妻与第三者之间的争斗的。1965年,在越战如火如荼进行中的时候,洛丽塔在丈夫的鼓励之下,亲自谱写了一首DearUncleSam ,为美国各地丈夫被国家征召、派往海外战场的妇女们说出了心中的痛苦,尽管大家都爱这个国家,但是当一个作妻子的人接到丈夫阵亡的电报时,政府是否真的能够了解那种伤痛呢?这首歌成了美国流行歌坛最早对越战的代价提出探讨的作品之一,同样也带来了热烈的反应,拿到乡村排行的第四名。   连续的成功,并没有让洛丽塔·琳恩就此满足。相反的,她开始希望创造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声音。   1966年,她展现了旺盛的企图心,开始逐步的远离过去的小酒馆情歌,积极的录制、并且推出自己谱写的歌曲,同时把自己对于传统女性在婚姻关系中受到的压抑与不满化为一首又一首精彩绝伦的作品。   首先,她非常正面的向第三者提出了挑战。我们要知道,在传统的乡村歌坛,女性向来被认为应该扮演楚楚可怜的角色,对于丈夫的不忠,只能采取逆来顺受的姿态,期待着丈夫回头、第三者高抬贵手,可是,洛丽塔很清楚的表现出她拒绝接受这样的安排。在YouAin'tWomanEnough里面,她勇猛的告诉那个狐狸精:想要夺走我的男人,你连门都没有,因为你不够女人。这首歌一推出,立刻造成空前的轰动,成了洛丽塔·琳恩到当时为止排行成绩最好的单曲,获得亚军。   在一系列类似主题的歌曲后,洛丽塔接着又在1966年冬天推出另外一首Don'tComeHomeA-Drinkin,这回,她警告的对象是喜欢在外喝酒的老公,歌曲说:不要醉着酒回家来,还妄想跟我谈情爱,酒精和爱情是无法相容的,你只能挑选其中之一,如果你要喝酒,你就留在外面好了,看看你能找到什么样的爱情,而假如你想要的是那一种,我这里可没有!这样大胆的内容,可以说是前所未见的,因此几乎有如一颗炸弹一般的,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更在1967年的二月十一日,为洛丽塔·琳恩夺下了她生平的第一个冠军,让她开始跻身超级巨星之林,而这还只是刚开始。   透过YouAin'tWomanEnough和Don'tComeHomeA-Drinkin这些轰动全美的畅销曲,洛丽塔·琳恩开始积极的在作品中阐述自己在婚姻与两性生活中的感受。   她表示,自己并不想藉由这些歌曲来改变什麽,只是想要唱出自己的想法,同时戏耍一些文字的乐趣。尽管她通常都是站在女性的角度来发挥,事实上,她也不排斥从男性的角度来看一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刻意的尝试在自己的歌曲中诋贬男性,只不过想要提醒他们,不要忘记了女性的权益,因为男人在喝了酒之后,往往会比较糊涂。   当时,她也曾经翻唱过南希·辛纳屈那首著名的TheseBootsAreMadeforWalkin,因为她也认为,有时候女性确实应该让男性知道,女人可不是都那么好欺负的。而由于这样的表现在乡村歌坛的确是前所未见的,1967年当【乡村音乐协会】(CMA)创立他们的年度大奖,头一个夺下【最佳女歌手】荣誉的就是洛丽塔·琳恩。挟着这些成功,洛丽塔继续唱出女性自觉的意识。   在WhatKindofGirl里面,一个成长中的女郎学会了对男人不合理的要求说不,再度赢得了广大的共鸣。   1968年,洛丽塔唱出了另外一首经典。我们要知道,在许多破灭的婚姻中,第三者往往都是扮演着冷酷无情的杀手。在乡村歌坛的传统中,所有正派的女性角色,都必须学习着逆来顺受,不是哀伤的接受事实、努力的原谅犯错的丈夫,温婉贤淑的付出更多的爱、等待丈夫回心转意,就是顶多以一种哀兵的角度,恳求那个抢走自己丈夫的狐狸精高抬贵手,但是洛丽塔·琳恩可不愿意就这样的忍气吞声,于情、于理、于法,作妻子的都没有义务忍受别人的横刀夺爱。   于是,她开始宣战了。在FistCity 里面,她正面的迎战那个不知羞耻的野女人:你到处吹嘘,说你跟我的男人有一腿,可是让我告诉你,我爱的那个男人,当他捡到垃圾的时候,他会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去。在我看来,那就是你,我眼中看到的,只是一个可怜虫,所以你最好护住你的脸,给我闪远一点,除非你想要挨我一顿毒打。如果你不想来到拳头城,你最好还是尽早滚开,因为假如你让我逮到了,我会扯住你的头发,把你摔个鼻青脸肿。我并不是说我的心肝是个圣人,因为他并不是,而且他也经常会跟一些野猫鬼混,我只是警告你,别碰我的男人,除非你想要挨我一顿毒打!果然,这首歌曲再度轰动全美,在那年四月为洛丽塔·琳恩夺下了第二个冠军。   这样勇猛的态度,当然也难免引来不少争议,因为不但大男子主义者难以接受,同时仍然有许多女性的观念是比较保守的,她们不敢相信女性可以有这样的权益,甚至觉得如此的行径未免太过离经叛道,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的把情形弄得更恶劣,因此她们宁可继续相信乡村歌坛第一夫人泰咪·温妮特所代表的传统形象。   只是,已经兴起的女性主义者却给了洛丽塔·琳恩热烈的喝采。事实上,尽管她几乎没有受过任何教育,但她精彩的表现却是有目共睹的,因此不但被推崇为当时乡村歌坛最突出的女性歌曲创作者,更成了当时乡村歌坛最为旗帜鲜明的天后,甚至连泰咪·温妮特也曾经翻唱许多她的歌曲。   在洛丽塔1966年的歌曲TwoMulesPullThisWagon 里面,描述着一个工人的妻子斩钉截铁的告诉她的丈夫,她恨透了丈夫的不知感激,因为她在家里的工作其实也是同样辛苦的。   1968年冬天,她再度以男人在外喝酒的主题,唱出了YourSquawIsontheWarpath 。对任何一个曾经与醉汉同眠过的女人来说,这又是无比风趣的知心话。   洛丽塔在这首歌中说,你正在喝的那火水,使你觉得自己大了很多,但是酋长,你实在是反而倒缩了。当然,这首歌也再度造成轰动。由于洛丽塔并不是刻意的要诋贬自己的丈夫和所有的男性,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不能从头到尾都扮演悍妇的角色,因此有时候她也会稍微收敛一下,改用比较不是那么强悍的态度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 YourSquawIsontheWarpath 之后,她推出了另外一位女性歌曲WomanoftheWorld,1969年四月,这首歌为洛丽塔·琳恩拿到了她的第三个冠军。   出身穷乡僻壤的洛丽塔,对自己的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歌坛成名后,更陆续把自己的几个妹妹提拔出来,担任自己的合音等工作,而弟弟也追随姐姐的脚步,成立了自己的乐队。   而在这个同时,洛丽塔也把自己苦中带甜的成长回忆,写成了自传式的歌曲CoalMiner'sDaughter ,生动的描绘着那些艰苦岁月的点点滴滴,结果在1970年十二月,再度为她夺下冠军,更在日后成了她自传的标题,从此得到了"矿工的女儿"别号。   1970年,由于CoalMiner'sDaughter所造成的轰动,洛丽塔·琳恩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正式取得专辑金唱片的乡村女歌手。   在这个同时,她又展开了她歌唱生涯另外一个重要的转折点,那就是与康威·特维提的合作。50年代末期以摇滚歌手姿态掘起的康威·特维提,由于热爱乡村歌曲,在60年代中期不惜釜底抽薪的以自己的合约当作筹码,要求唱片公司同意他改唱乡村,果然顺利的成了巨星,连续唱出了好几首乡村冠军曲,而由于他跟LL都是笛卡唱片旗下的艺人,彼此之间也相当熟悉。有一次,他们联袂前往伦敦演唱,洛丽塔为康威助阵,唱了些和声,彼此都觉得相当有趣。事后,康威提议两人一起灌录合唱的作品,不过洛丽塔却有点迟疑,因为她过去都是固定跟欧尼斯·塔布合作的,她担心会引起欧尼斯的不高兴。可是,他们还是把这个构想告诉公司,当公司也正好有意来点变化、而欧尼斯也表示不介意的时候,他们决定展开合作。1970年十一月,他们在迪卡唱片总裁欧文·布莱德利的录音室正式进行录音,结果【AftertheFireIsGone】获得了歌迷们疯狂的喜爱,在1971年三月下旬顺利夺下乡村排行的两周冠军,不但如此,他们更因而荣获【最佳乡村二重唱】的格莱美奖、以及【乡村音乐学院】ACM)的【年度最佳二重唱】,加上洛丽塔·琳恩自己的自传歌曲拿下的【年度最佳乡村女歌手】,洛丽塔更是春风得意。打铁趁热,公司接着又推出他们合唱的另外一首歌曲【LeadMeOn】,再度登上榜首宝座,乡村音乐史上最叫座的歌唱搭档就此诞生。   在与康威合作的同时,洛丽塔并没有停止个人的独唱,陆续有几首单曲打进乡村排行前五名。1971年冬天,就在【LeadMeOn】夺得冠军之后,她又推出了另外一首经典【One'sOntheWay】。这是由兼具诗人、歌手、儿童文学作家、讽刺漫画家、歌曲作家与制作人等多样才华的薛尔·席维斯坦针对她的特质精心谱写的。这回,她以非常写实的风格,精彩的描绘出一个家庭主妇的混乱体验,毫不意外,这首歌又为洛丽塔·琳恩夺下两周排行冠军。打从洛丽塔开始走出自己的风格起,她的歌曲总是跟乡村音乐世界里传统的女性几乎完全不同。对于在婚姻与男女关系中所遭遇到的不平,她很少默默的忍耐。而正因为她的观念非常先进,她也很能体会许多不幸女人的感觉。在保守的乡村音乐世界里,只要一个女人离了婚,不管原因如何、错在哪一方,人们总是习惯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她。1972年的冬天,洛丽塔·琳恩以一曲【Rated"X"】唱出了她对离婚女性的同情:女人们全当你是个坏女人似的瞧你,而男人们则全都希望你真的是个限制级的坏女人。她劝告她们,勇敢的好好活下去,随他们去说。这首歌在1973年二月,再度为洛丽塔·琳恩夺得冠军。   1973年,迪卡唱片正式改组,更名为MCA唱片,包括洛丽塔·琳恩与康威特维提等大部分原有的艺人,也都继续留在那里。那年春天,洛丽塔准备灌录新唱片,因此在公司附属的乐曲出版部门找寻适合的作品,结果听到一首【LoveIstheFoundation】,非常的喜欢,但是似乎太长了。按照当时唱片界的习惯,那种长度是比较难以被市场接受的。事实上,洛丽塔·琳恩自己当初所谱写的【CoalMiner'sDaughter】也曾经发生过这样的困扰,歌曲本来有十二段歌词,在公司的建议下,她删除了一半的内容,才得以顺利灌录,因此她也把【LoveIstheFoundation】加以精简化,然后进入录音室。单曲推出之后,再度获得了大众的喜爱。1973年七月十四日,首度从原先的五十个名次扩充为一百个名次的公告牌乡村单曲排行榜,夺得冠军的,就是洛丽塔·琳恩的【LoveIstheFoundation】。在这之后,洛丽塔·琳恩推出薛尔·席维斯坦再度为她谱写的【HeyLoretta】,拿到了第三名。接着,她又唱出了【TheyDon'tMake'EmLikeMyDaddy】。在洛丽塔的生命中,她的父亲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父亲有着一半印地安人的血统,虽然只能在穷乡僻壤担任煤矿工人,对儿女们却有着很大的影响,经济情况改善之后,甚至还买下了当年使得洛丽塔爱上乡村音乐的一家电台。由于长年在煤矿工作,跟许多煤矿工人一样,他的肺部遭到严重污染,只好辞去煤矿的工作,在洛丽塔随丈夫迁往华盛顿之后,举家搬到印第安那,并且在1959年过世。尽管当时洛丽塔与父亲相隔两千里,父女连心,洛丽塔在接到父亲病逝消息之前的那天晚上,连续两次梦见父亲入殓的画面。后来,她曾经多次把自己对父亲的爱与思念化为歌曲。【TheyDon'tMake'EmLikeMyDaddy】虽然不是洛丽塔亲自谱写的,却也彷佛是唱出了她的感受,这首歌拿到了第四名,而【LoveIstheFoundation】专辑也成了LL第五张登上乡村专辑排行冠军宝座的作品,父亲在天上有知,应该也会以女儿为荣吧。   洛丽塔·琳恩精彩的表现,以及她和康威·特维提的搭档,继续获得各种大奖的肯定。1973年的CMA,【最佳女歌手】与【最佳二重唱】再度到手,而她也接着又推出了与康威的另外一次合作。洛丽塔与康威其实其实早在1967年就彼此认识了。由于康威习惯提早到达录音室,好顺便看看其他艺人工作的情形,那天他按照惯例提早抵达,刚好就看见了洛丽塔在那里录音。洛丽塔虽然不是个摇滚迷,但是早就爱上了康威的成名曲【It'sOnlyMakeBelieve】,知道彼此成了同门之后,不止一次对老板表示,希望能够见到康威。欧文·布莱德利发现康威来到之后,静悄悄的拉着康威,来到并不知情的洛丽塔身后,接着介绍两人见面,洛丽塔惊喜的几乎跳了起来。后来,当他们决定要展开合作的时候,由于两人都已经是个巨星,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可能无法和睦相处,只有洛丽塔的丈夫相信两人应该会成为最佳拍档,而事实也证明了这点。比洛丽塔稍长一岁的康威有如一个亲切和蔼的大哥,两人关系十分融洽,在前后十八年的合作关系中,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争执,这是相当罕见的。有一天,有个乐曲出版商带着一首【LouisianaWoman,MississippiMan】前去拜访,洛丽塔的丈夫听到了,立刻表示希望能够取得权利,安排康威与洛丽塔·琳恩合唱。他的眼光果然正确:这首歌在1973年八月,为这对搭档拿到了第三个冠军。   打从洛丽塔开始与康威成为合唱搭档、并且受到歌迷肯定的初期起,他们两人就已经有了共识:他们将把彼此合唱的事情当作特例,每年最多推出一张专辑或一首单曲,因为他们不希望两人的合唱影响到彼此各自在市场上推出的作品、使得两人分别独唱的歌曲减少了在电台获得播放的机会,同时,他们也很贴心的为歌迷们的荷包着想。他们很了解,歌迷们并不是很富有,买了两人独唱的作品之后还要再花钱去购买他们的合唱,可能在经济上造成额外的沉重负担。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们虽然在灌录【LouisianaWoman,MississippiMan】的第二天,又接着录制了【AsSoonAsIHangUpthePhone】,但是刻意的把这首歌曲压下来,一直等到整整一年之后才推出,果然又再度夺得了冠军。在这首由康威谱写的歌曲中,康威透过录音室的电话来录制他负责的说白部分,表现出一个另结新欢的男子,打电话给原先的女友。女友早已听说了外面的传闻,但是拒绝相信,认为男友必定会告诉她说那些都是谣言,可是男友却支支吾吾的表示那都是真的,如今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道歉,同时要求分手,使得女友顿时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录制的时候,洛丽塔由于太投入,录完之后竟然立刻冲出录音室,追打挂她电话的康威!事实上,不但洛丽塔表示【AsSoonAsIHangUpthePhone】是两人合唱的所有歌曲之中,她自己最喜爱的一首,许多不明就里的歌迷也一直误以为她和康威真的是夫妻,听到这样一首歌,甚至还有不少人写信给康威,表达严重的关切。当然,为了前面提到的理由,他们也不敢进行太多的合唱,仍然努力的继续开拓各自的市场。在【AsSoonAsIHangUpthePhone】之后,洛丽塔先是以【TroubleinParadise】再度夺下冠军,作为新女性对于泰咪·温妮特最能代表传统女性婚姻观念的经典【StandbyYourMan】所提出的回应。由于备受争议,许多保守的电台纷纷予以禁播,虽然使得这首歌无法顺利夺魁,却仍然拿到了第五名,同时成了无可比拟的经典。在每年一首合唱单曲的原则下,1975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再度推出两人合唱的【Feelin's】,在1975年九月登上了乡村冠军的宝座。这是日后在流行歌坛与电影插曲的领域大放异彩、多次得奖的作词大师威尔·简宁斯,唯一得到过乡村排行冠军的作品,更使得因而第五度在乡村排行称王的洛丽塔与康威,改写了历史,成为有史以来唯一得到过五次冠军的“临时组合”。   1975年冬天,洛丽塔·琳恩继续发表个人独唱的作品【WhentheTingleBecomesaChill】,拿到了亚军,不过这并不是她自己谱写的。随着在歌坛越来越走红,洛丽塔在忙碌的巡回演唱之中,总是被要求大量演唱过去的畅销经典,同时不再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进行自己的创作。1976年,洛丽塔·琳恩的自传矿工的女儿(CoalMiner'sDaughter)出版,深入的描绘了自己贫困的出身与在歌坛奋斗的历程,不但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的冠军,更在1980年被改编为叫好又叫座的同名传记电影,获得奥斯卡七项入围,而在银幕上扮演她的女星茜茜·斯派塞克更因而夺下了奥斯卡影后。1976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推出再度合唱的【TheLetter】,可惜这回没有能够再夺得冠军,只拿到第三名。接着,她以【SomebodySomewhere】重新回到冠军宝座,蝉联两周。为了表达对昔日挚友派西·克兰的怀念,她在1977年推出了向派西克兰致敬的【IRememberPatsy】专辑,其中包括许多派西克兰当年的经典,而【She'sGotYou】也没有辱及老友的荣耀,拿到了冠军。   1977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再度推出每年一度的合唱单曲「ICan'tLoveYouEnough」,拿到了三周亚军。或许是由于人言可畏吧,他们逐渐减少合作的次数,更在1977年一月联袂参加全美音乐奖之后不再公开同台亮相。但是这一切仍然无法改变他们两人合唱作品大受欢迎的事实。从1972年起的连续十一年间,他们包办了十次音乐城新闻报年度大奖的最佳乡村二重唱。当然,洛丽塔本人也仍然持续的夺下各种乡村音乐有关的最佳艺人、最佳女歌手和最佳专辑等荣誉。1977年底,她推出【OutofMyHeadandBackinMyBed】,再度登上乡村排行榜首,蝉联两周,只可惜,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的冠军。尽管如此,她依然是备受推崇的乡村天后。1978年,她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获得了一颗专属于她的星星,接着又入选纳什维尔歌曲作家名人殿堂、被「妇女家庭月刊」提名为「美国一百位最受人景仰的女性」之一,更荣获音乐城新闻报的传奇大奖。   1978年夏天,洛丽塔与康威联手发表【HonkyTonkHeroes】专辑,单曲【FromSevenTillTen】和B面本来垫档用的【You'retheReasonOurKidsAreUgly】同样大受欢迎,拿到了第六名,接着她又继续推出个人作品。细心的听众,也许曾经注意到,她的曲目在70年代末期出现了些许微妙的转变,开始唱出了一些带有摇滚色彩的歌曲,因为她其实相当喜爱恰比·却克和费兹·多米诺等早期黑人摇滚歌手的作品,尽管公司的老板不是很喜欢,她仍然决定尝试那种风格。在她的感觉中,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没有必要墨守成规。1978年冬天,她的新歌采用了当时主打女性市场的香淤品牌【VirginiaSlim】远近驰名的广告主题,命名为【We'veComeaLongWay,Baby】,结果拿到了第十名。   长江后浪推前浪,随着亲妹妹克莉丝桃·盖尔、桃莉·芭顿、芭芭拉·曼德瑞尔、安妮·莫莉等女性新人强势的掘起,洛丽塔·琳恩在市场上的魅力也开始明显的逐年下滑,尽管电影矿工的女儿大为卖座、使得她再度成了焦点人物,大家都抢着去听她的演唱会,仍然没有改善唱片销售的情形,甚至连她与康威每年一度的合唱,破天荒的增加了次数,似乎也有点欲振乏力,只能有点勉强的打进前十名,不再是所向无敌的。为了吸引大众的注意,她和康威在1981年四月,再度联袂参加乡村音乐学院(ACM)的颁奖晚会。这一招,好像有了点效果。在晚会之后不久,两人合唱的【IStillBelieveinWaltzes】终于再度拿到比较像样的成绩,获得了第二名。   进入80年代之后,或许是由于女权运动突飞猛进,美国女性们对本身权益与自主意识的观念已经超越了洛丽塔·琳恩多年以来大声疾呼的境界,洛丽塔的歌曲逐渐失去了新鲜感,加上流行风潮的不断转变、许多表现突出的女性新人纷纷掘起,使得她的市场魅力逐渐下滑,洛丽塔不再是唱片市场的天后,1982年春天的【ILie】,成了她最后一次打进乡村排行前十名的单曲。虽然她努力的持续推出新作,成绩仍然每下愈况,尽管【Makin'LovefromMemory】、【Lyin',Cheatin',WomanChasin',HonkyTonkin',WhiskeyDrinkin'You】和【Walkin'withMyMemories】等单曲依旧散放着她独特的风格,还是无法使她恢复昔日的盛况。面对着这一切的改变,洛丽塔始终维持着谦虚的平常心。1983年夏天起,她更大幅度的减少推出专辑的频率,一改过去每年平均两到三张专辑的惯例,直到1985年夏天,才再度发表【JustaWoman】,当然,销售情况仍然未见起色。尽管如此,音乐城新闻报还是在1986年颁赠给她传奇大奖,肯定她过去二十多年来的杰出贡献。1988年,她再推出暌违三年的新作【WhoWasThatStranger】,很勉强的打进排行。不过,就在那一年,她也入选【乡村音乐名人堂】。   虽然唱片市场失利,生活总是还得继续的。为了能够专心的投注于各地的巡回演唱、与支持她的老歌迷们维系情感,洛丽塔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选择退出唱片圈。当然,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丈夫慕尼的健康情形亮起了红灯,需要她的照顾。这一切,都使得洛丽塔的日子相当不好过。1993年六月,就在「慕尼」动过心脏手术之后,洛丽塔接到了另一个噩耗:她多年来的好友康威·特维提也被送进了同一家医院。尽管慕尼本身都还躺在加护病房,仍然坚持要妻子过去探视。洛丽塔陪着康威的妻子守护在手术房外等候,看见康威被推出来的时候,她知道康威已经没有希望了。果然,第二天早晨,康威宣告不治,享年五十九岁。失去了老友,洛丽塔还有丈夫要照顾,慕尼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多次与并发症奋战。在慕尼情况稍微稳定之后,他们返回纳什维尔近郊的农场静养。他们的农场占地相当广阔,还附设表演场地,洛丽塔经常在那里表演,成了许多歌迷前往纳许维尔观光的时候不能错过的重头节目。只是,这个时候的洛丽塔·琳恩也只能对造访的歌迷们说抱歉了。那一年,她抽空接受桃莉·芭顿的邀约,跟泰咪·温妮特一起合作,三位资深的歌后联手灌录了【HonkyTonkAngels】专辑,虽然备受瞩目,但其中三人合唱的老歌【SilverThreadsandGoldenNeedles】也只是勉强的打进排行,拿到第六十八名。   在乡村音乐史上,洛丽塔·琳恩向来都有著旗帜鲜明的特色,尽管不断向纳什维尔的传统内容挑战,但仍然恪遵着乡村的精神与法则。基本上,杰克·怀特也是如此,他所负责的编曲跟制作,虽然有着相当大胆的创新,可是依然谨守著美国传统音乐的内涵,只不过尽可能按照美学的规则,把每一首作品都赋予独特的感觉。我们可以发现,【VanLearRose】最后的成品在精确的掌握洛丽塔·琳恩音乐精粹的同时,却又非常巧妙的处处展现杰克·怀特的色彩,尤其是他的吉他。另外,他还特别客串,在【PortlandOregon】里面与LL合唱,相差四十岁的这一老一少,搭配起来的效果令人惊奇,而尽管洛丽塔·琳恩已经七十岁了,歌喉的表现却依然与她年轻时代没有太大差别,不像其他某些同样到了这个年岁的女歌手,这真的是非常难得的。   在【VanLearRose】发表的时候,洛丽塔·琳恩曾经表示,这张专辑比她过去录制过的任何作品都更乡村。这个说法,很显然是指那种粗糙而又充满生命力的可爱感觉。虽然乐队的成员都是来自车房摇滚、带着朋克特质的乐手,但是杰克·怀特坚持尽可能不要把每一首歌曲录制太多遍,以免大家失去了活力与新鲜感,于是我们听到的结果,轻松得有如即兴演唱会的效果,或许跟洛丽塔·琳恩过去的经典不太一样,但是整体的感觉却依然秉持着洛丽塔·琳恩的精粹,因为这些歌曲全部都是她自己亲自谱写的,依旧是典型的矿工女,在怀旧与感伤的同时,却也仍然没有缺少洛丽塔·琳恩强悍的女权主张。专辑开头的同名标题歌曲,说的是洛丽塔·琳恩母亲的故事,描述母亲年轻的时代是如何的选择了她的父亲,而让许多爱慕她的男人心碎。   在【VanLearRose】专辑的最后,洛丽塔·琳恩以【StoryofMyLife】说出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故事,以及跟丈夫结离四十八年的回忆,令人动容。我们可以再度深切的体会到洛丽塔·琳恩创作的深度与广度,或许她识字不多,言语仍然充满了土腔与文法的谬误,但还是无法改变它精彩的事实。事实上,尽管这张专辑没有任何单曲上榜,却仍然成了洛丽塔·琳恩自从1977年的【IRememberPatsy】以来,首度拿到乡村专辑排行亚军的作品,更是她出道以来在流行专辑排行成绩最佳的表现,拿到了第二十四名。根据最新的消息指出,由于合作愉快,洛丽塔·琳恩已经决定继续跟杰克·怀特合作另外两张专辑。而不论她是否真的还会继续推出更多的新作,至少我们可以肯定,在二十世纪的流行音乐史上,你真的很难再找到另外一个像她这样充满纯真个性、值得喜爱、更值得尊敬的艺人!
查看更多 举报
Loretta Lynn
热门单曲 全部623首
热门专辑 全部181张
热门MV 全部7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