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活成自己最痛恨的模样 (《说唱听我的2》第3期)

作词:K-PAX(K) 吴克群 、EINK因克、西凹木、李毅杰PISSY、Mercy

作曲:K-PAX(K) 吴克群 、EINK因克、西凹木、李毅杰PISSY、Mercy

所属专辑:《说唱听我的2》第3期

标签: 国语 嘻哈 综艺 派对 Live版

歌词

歌曲名 《我害怕活成自己最痛恨的模样》(《说唱听我的2》第3期)

歌手名 K-PAX(K) 吴克群 /EINK因克/西凹木/李毅杰PISSY/Mercy

作词:K-PAX(K) 吴克群 /EINK因克/西凹木/李毅杰PISSY/Mercy

作曲:K-PAX(K) 吴克群 /EINK因克/西凹木/李毅杰PISSY/Mercy

音乐总监:Mai "No Label Crew"

执行音乐总监:隆历奇"No Label Crew"

执行音乐制作人:白静晨/DX肖夏G23 /K-PAX(Y)顺鹏

音乐创意设计:Mai "No Label Crew" /DX肖夏

编曲:Sinicamo /K-PAX(O)奧斯卡

混音/母带:DX肖夏

K-PAX(K) 吴克群:

这是不欺瞒的诉说

开始自白你并发的始末

梦入膏肓怯不知轻重

阖上双眼让我看看你的心窝

Eink因克:

我不需要新动作作品是我的硬通货

我不会找新工作果腹的日子轻松过

去做侵略性的音乐

每次要浸入新的心血

当我进入场景庆祝上镜

并不创新没人想听

是个Young Blood

他们都叫我年轻的血液

给自己划分了结界

自豪地袒护着我的学业

Get down on my knees please

调整这骨骼

When I sit back they kicked in

以上都是胡扯

你别靠近我我靠着面具提高接受度

实力不足只能用借口当遮羞布

周围人交首付了我这月还没交房租

逞凶斗狠后

我还是想回到过去读好书

Oh no不只找借口有时候得找写手

我嘴边挂着Real拿来缝合切口

接受盒饭后就要开工

我辜负自己和所有人

只为了能有份合同bro

西凹木:

为了让自己不迷路闹钟依旧会响

In every morning

点开钉钉放轻松bro为什么会分心

你在比赛应该打开Cubase

不是power point

上个月的成果报告

会我叫自己西凹木

Let me tell u the truth

领导

Sorry我切错了频道警告声让我惊慌

他们让我做事长点脑子

会议纪要突然记成punchline

我在这里比赛

但却担心职称评定怎么来

该怎么办

我才不想为了追梦而丢了饭碗

看着婚戒才意识到肩上还有重担

前额叶中游离的病疾

让我的意志停了笔

我最不需要的就是激励

靠音乐否极泰来从不是我的立意

机器般的稳定胜过了这枚游戏币

我避之不及的是那句西凹木会走起

K-PAX(K) 吴克群:

这是不欺瞒的诉说

开始自白你并发的始末

梦入膏肓怯不知轻重

阖上双眼让我看看你的心窝

李毅杰PISSY:

总是陶醉幻想描绘

鲜花掌声将我包围

I tell you the truth

现实里我总被当作成炮灰

拿到了一根根项链

圈子来好几轮洗牌

朋友都问我:

瓷为什么你都还没走起来

分析他们flow wow 珍惜每次social

左撇子学着人拿麦用了右手

我怀疑我的发型怀疑咬字发音

怀疑因为大龄

或者我取错了大名

我当然不愿承认我有点嫉妒

嫉妒他们收到礼物被记住

27岁了还在这讲着废话

been on a wrong way

a long day

Le français

C est ça

虚荣和狭隘绝配

可能我天生就是一个配角

时间为世间绝对

而我得拼命跟时间做对决

你说我病入膏肓

明年都根本没节目可上

而那个根本节目都没上的

作品却传到了大街小巷

Mercy

刚过午夜12点就先离开了派对

那天是30岁的生日

还在和股东开会

资金链的压力让我感觉像芒刺在背

接起了母亲的电话

她担心我过的太累

Listen Mom我怎么可能选择放弃

小兄弟都在看着

难道要我垂头丧气

经历过两次失败

一个人独自包扎伤口

就连合伙人也开始怀疑

我能否再拿起麦克风

明明梦里看到了舞台上的灯

头顶却是正在倒计时的钟

开的烂玩笑也不过是害怕被人看穿

其实我在逞强心里有多空

能不能先不要打开灯

为什么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

跟腱断的科比

该怎么继续打败新的young blood

咬紧牙关默默不做声

K-PAX(K) 吴克群:

这是不欺瞒的诉说

开始自白你并发的始末

梦入膏肓怯不知轻重

阖上双眼让我看看你的心窝

回廊里是谁的声音你也听见了吗

blah blah blah是谁躲在墙里说话

不是五年内要超越那谁谁谁吗

知道留言嘲讽对你配配配吗

这把年纪还学人出来玩说唱

你知道你的东西

他们早就没人听了吗

在这个舞台所有流行都得趴下

过气的你们回去博物馆里当蜡像

这里是rapper的主场

就问一句你够real吗

Real thing是这些我根本不怕

捂住双眼真正的恐惧

在耳朵里大声鸣放

怕自己是出淤泥而不知的淤泥

做的梦都够不上

我害怕从此麻木地把梦给放下

我害怕活成自己最痛恨的模样

我害怕没机会写

没机会唱没机会表达

我害怕死亡比作品先到达

我害怕

这种恐惧真的很real吧

也许直面内心的恐惧才叫hip hop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