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孩】组合;这个由三个平均身高153公分;平均体重87公斤,一直在音乐的梦想下努力拼搏且不被祝福的组合,终於在2011正式成军。成军团员包括团长YaYa 谢淳雅;主要代表低音色声线、YaoYao张念蓉;主要代表中音色声线、Emma马秀杏;主要代表高音色声线。   大女孩是由三个上遍所有音乐类型节目的唱将组合。她们永远能获得评审们对音乐声线的一致认同与肯定,郤也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莫名意外地被淘汰除名。无论当时的表演有多精彩,仍旧逃不出以商业考量及收益及以魔鬼身材、天使面容为思考出发点评鉴的娱乐业机制。於是;她们在茫茫的视频网海中寻找彼此、寻找仍对音乐有坚持梦想力量的声音。   近二年以来;她们主动向各大唱片公司Present【大女孩】组合的音乐作品,她们主动向许多愿意接触新人的音乐人请益,在一次又一次她们以出众的合声声线震撼音乐界的时候,同时也听见大家在背後的讪笑,并一次次的被拒绝在外。 无数的打击;就像无数个小飞标刺在她们的背後。在这所有不祝福的讥评之下;【大女孩】组合三个人决定回到最单纯的音乐世界,在那里,她们从音乐裏,再次找到前进的勇气。   经过二年不断地练习,2013年【大女孩】组合决定不再等待那些讪笑讥评的施舍支援,主动出击,参加了【我要上春晚】的选拔。在没有任何背景及关注,他们默默地报名参加了广州赛区的选拔,一路过关斩将,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我们重新整编;以三个人共同对人生的信心感、向光性、积极、不怕打击的【大女孩】组合性格,开始演绎新创作,在一次一次与自我拔河的歌唱路上,我们相信「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举起整个世界!」因为再多的打击;也抺灭不了我们对音乐挚热的信念。』   「只要心大,梦想大,坚持大,大家都是大女孩!」   YaYa谢淳雅 / 全音域声线   来自台湾南投921地震灾区的女孩YaYa,台北艺术大学音乐系声乐组毕业。自小在不曾有任何音乐与艺术围绕的环境生长,在青少年时期灾难的磨难中,曾经;她也绝望地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将所有的恐惧一次了结。郄在偶然机会,就因为一首歌曲,让她在音乐中找到安定自己的力量。『音乐和唱歌救了我,每次只要我心很难过无法过去时,听到一首是唱出自己心情的歌或是自己唱出这样类似心情的歌,就会好非常多,也会让我体会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人生有了音乐什么事好像都会过,音乐唱歌是我纾发心情的管道,是我难过时最好的陪伴!』。就是这样的原由,她在19岁那年;决定选择只身从南投至台北,从台北再去纽约学习声乐,展开她的音乐探索之旅。   在努力学习声乐、打工求生存的生活中,『紫色梦幻女郎』这是她给自己的座右铭。这个座右铭的典故,是来自在艺术大学学习时接触到的一部;以黑人音乐与背景创作的音乐剧『梦幻女郎』。故事主人翁就是一个勇敢追梦的女孩,在一连串不顺遂的过程中;仍然带着勇气与信心努力前行。YaYa在陌生的城;一个人生活。在音乐中;一个人逐梦。这个带着音乐的紫色梦幻,成了她仅有但郄也是最富有的力量。   YaoYao张念蓉 / 中音色声线   张念蓉(Yao-yao),台湾鲁凯族原住民,高雄美医事专科学校毕业。台湾原住民原缘文化艺术团专职舞者任职八年,曾赴北美洲(纽约.西雅图.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香港等…代表台湾原住民文化大使于北美巡回演出台湾原住民舞蹈。血液中流着台湾原住民乐观的性格、天籁的灵魂嗓音,郄有着坚毅不服输的个性。在『大女孩』组合成员的支持下,她参加三立超级偶像PK战,拿下史无前例的44.9分。   尽管YaoYao拥有原住民原生的天赋嗓音,但在她的歌唱里;听到的更多是带着勇气的灵魂,时而轻柔;时而崩裂穿透,但不变的是在她歌声中展现的生命轨迹;从部落到城市、从女孩成为母亲,一字字一句句飙述来自女人灵魂的生命风景。   『唱歌;是我和自己灵魂剥裂的开始,也是我重整力量前进的原发点。部落生活是单纯的;城市生活是疏离的,女孩生命是一条直线的;母亲角色是无数条并行线放射的。唯有回到音乐里;所有的速度都在歌唱释放的灵魂中,找到平静和谐的殿堂。』   Emma马秀杏 / 高音色声线   来自台湾拉拉山泰雅族的Emma,虽然从小和爸妈住在城市里,但血液里的山歌让她的声音特别清亮透彻。从小她就知道;家里并不富有,她喜欢唱歌,就必须比别人更努力,必须与父母一起担起家里的经济重担。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出现在客厅桌上的榜单,追打着这个朴实的小女孩开始思索;自己未来的人生选择与爸妈对家庭中其他弟妹的生活负担,这个忧喜参半的人生大抉择,本以为是70年代或电视剧中的伦理戏老梗,郄真实地在她的17岁上演。『大学是我自己选择要去念的,所以每一天;我都要活得用力!不论是社团或是打工,上帝给我的;我都接受,我愿意每天坐很久的车上下学,让爸妈放心。我也去打工减轻爸妈的负担,但我知道我得选择一个可以生存下去的科系。看着高中的同学念艺术大学,说不出的感觉只能放在心里!』。于是;她开始在课后和打工之余,开始参加各种大小歌唱比赛的战役。她知道,她背负着父母亲没说出口的期待;但她是务实的、是勇敢的、是有向阳性的女孩,不论上帝给她什么背景,她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但积极地的去为自己再开一扇未知"可能性"的窗。   『马秀杏小姐,上回你参加的比赛现场过关;是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的选拔,然而;由于我们比赛的评审团们会议决定,要再对这一轮选手另作规划。所以若是你再入选来参赛,我们会主动提前通知你来台北比赛的时间。也希望很快可以看到你优异的表现。』。原本她对这样的通知讯息;天真的在电话的另一头兴奋等待着,随着一次次、一个个比赛主办单位这样的通知,她在社会大学中倒是上了另一课。她知道自己不是别人眼中的亮点,也许不是歌唱得好,就有成为亮点的机会?!这样的心情;她用与同学课堂上的欢乐来覆盖自己的伤口,告诉自己"生存"下去,才是年轻生命要走下去的彩虹之巅。
  【大女孩】组合;这个由三个平均身高153公分;平均体重87公斤,一直在音乐的梦想下努力拼搏且不被祝福的组合,终於在2011正式成军。成军团员包括团长YaYa 谢淳雅;主要代表低音色声线、YaoYao张念蓉;主要代表中音色声线、Emma马秀杏;主要代表高音色声线。   大女孩是由三个上遍所有音乐类型节目的唱将组合。她们永远能获得评审们对音乐声线的一致认同与肯定,郤也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莫名意外地被淘汰除名。无论当时的表演有多精彩,仍旧逃不出以商业考量及收益及以魔鬼身材、天使面容为思考出发点评鉴的娱乐业机制。於是;她们在茫茫的视频网海中寻找彼此、寻找仍对音乐有坚持梦想力量的声音。   近二年以来;她们主动向各大唱片公司Present【大女孩】组合的音乐作品,她们主动向许多愿意接触新人的音乐人请益,在一次又一次她们以出众的合声声线震撼音乐界的时候,同时也听见大家在背後的讪笑,并一次次的被拒绝在外。 无数的打击;就像无数个小飞标刺在她们的背後。在这所有不祝福的讥评之下;【大女孩】组合三个人决定回到最单纯的音乐世界,在那里,她们从音乐裏,再次找到前进的勇气。   经过二年不断地练习,2013年【大女孩】组合决定不再等待那些讪笑讥评的施舍支援,主动出击,参加了【我要上春晚】的选拔。在没有任何背景及关注,他们默默地报名参加了广州赛区的选拔,一路过关斩将,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我们重新整编;以三个人共同对人生的信心感、向光性、积极、不怕打击的【大女孩】组合性格,开始演绎新创作,在一次一次与自我拔河的歌唱路上,我们相信「给我一个支点,我就可以举起整个世界!」因为再多的打击;也抺灭不了我们对音乐挚热的信念。』   「只要心大,梦想大,坚持大,大家都是大女孩!」   YaYa谢淳雅 / 全音域声线   来自台湾南投921地震灾区的女孩YaYa,台北艺术大学音乐系声乐组毕业。自小在不曾有任何音乐与艺术围绕的环境生长,在青少年时期灾难的磨难中,曾经;她也绝望地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将所有的恐惧一次了结。郄在偶然机会,就因为一首歌曲,让她在音乐中找到安定自己的力量。『音乐和唱歌救了我,每次只要我心很难过无法过去时,听到一首是唱出自己心情的歌或是自己唱出这样类似心情的歌,就会好非常多,也会让我体会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人生有了音乐什么事好像都会过,音乐唱歌是我纾发心情的管道,是我难过时最好的陪伴!』。就是这样的原由,她在19岁那年;决定选择只身从南投至台北,从台北再去纽约学习声乐,展开她的音乐探索之旅。   在努力学习声乐、打工求生存的生活中,『紫色梦幻女郎』这是她给自己的座右铭。这个座右铭的典故,是来自在艺术大学学习时接触到的一部;以黑人音乐与背景创作的音乐剧『梦幻女郎』。故事主人翁就是一个勇敢追梦的女孩,在一连串不顺遂的过程中;仍然带着勇气与信心努力前行。YaYa在陌生的城;一个人生活。在音乐中;一个人逐梦。这个带着音乐的紫色梦幻,成了她仅有但郄也是最富有的力量。   YaoYao张念蓉 / 中音色声线   张念蓉(Yao-yao),台湾鲁凯族原住民,高雄美医事专科学校毕业。台湾原住民原缘文化艺术团专职舞者任职八年,曾赴北美洲(纽约.西雅图.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香港等…代表台湾原住民文化大使于北美巡回演出台湾原住民舞蹈。血液中流着台湾原住民乐观的性格、天籁的灵魂嗓音,郄有着坚毅不服输的个性。在『大女孩』组合成员的支持下,她参加三立超级偶像PK战,拿下史无前例的44.9分。   尽管YaoYao拥有原住民原生的天赋嗓音,但在她的歌唱里;听到的更多是带着勇气的灵魂,时而轻柔;时而崩裂穿透,但不变的是在她歌声中展现的生命轨迹;从部落到城市、从女孩成为母亲,一字字一句句飙述来自女人灵魂的生命风景。   『唱歌;是我和自己灵魂剥裂的开始,也是我重整力量前进的原发点。部落生活是单纯的;城市生活是疏离的,女孩生命是一条直线的;母亲角色是无数条并行线放射的。唯有回到音乐里;所有的速度都在歌唱释放的灵魂中,找到平静和谐的殿堂。』   Emma马秀杏 / 高音色声线   来自台湾拉拉山泰雅族的Emma,虽然从小和爸妈住在城市里,但血液里的山歌让她的声音特别清亮透彻。从小她就知道;家里并不富有,她喜欢唱歌,就必须比别人更努力,必须与父母一起担起家里的经济重担。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出现在客厅桌上的榜单,追打着这个朴实的小女孩开始思索;自己未来的人生选择与爸妈对家庭中其他弟妹的生活负担,这个忧喜参半的人生大抉择,本以为是70年代或电视剧中的伦理戏老梗,郄真实地在她的17岁上演。『大学是我自己选择要去念的,所以每一天;我都要活得用力!不论是社团或是打工,上帝给我的;我都接受,我愿意每天坐很久的车上下学,让爸妈放心。我也去打工减轻爸妈的负担,但我知道我得选择一个可以生存下去的科系。看着高中的同学念艺术大学,说不出的感觉只能放在心里!』。于是;她开始在课后和打工之余,开始参加各种大小歌唱比赛的战役。她知道,她背负着父母亲没说出口的期待;但她是务实的、是勇敢的、是有向阳性的女孩,不论上帝给她什么背景,她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但积极地的去为自己再开一扇未知"可能性"的窗。   『马秀杏小姐,上回你参加的比赛现场过关;是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的选拔,然而;由于我们比赛的评审团们会议决定,要再对这一轮选手另作规划。所以若是你再入选来参赛,我们会主动提前通知你来台北比赛的时间。也希望很快可以看到你优异的表现。』。原本她对这样的通知讯息;天真的在电话的另一头兴奋等待着,随着一次次、一个个比赛主办单位这样的通知,她在社会大学中倒是上了另一课。她知道自己不是别人眼中的亮点,也许不是歌唱得好,就有成为亮点的机会?!这样的心情;她用与同学课堂上的欢乐来覆盖自己的伤口,告诉自己"生存"下去,才是年轻生命要走下去的彩虹之巅。
查看更多 举报
大女孩
热门单曲 全部13首
热门专辑 全部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