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nis Brown1957年2月1日生于牙买加的Kingston, 原名为Dennis Emmanuel, 而他的童年也注定他的未来将在音乐界有所成就。从小他活动的地区为Orange Street, 那里是海岛音乐的主要地区, 也有一间录音室。由于他的未来日渐光明, 于是开始有许多的音乐在录音室里产生, 也使他对音乐更为着迷。很意外的是Brown的歌声却能让录音室整个闪耀起来。在11岁时就被人们发现他的音乐天分, 而这位小天才也创作出第一首Impressions的《No Man Is an Island》。身为一位牙买加人最热爱的艺术家,已故的Dennis Brown(1999年2月1日)留下来的是他一生中最经典的及无数的作品, 这位传奇人物也将他30年的音乐产业完全的奉献出来。   到了他青少年时期, 便开始规律的在录音室创作, 并与许多不同的制作一起合作。而Super Reggae & Soul Hits包括了一些他工作期间制作出的不同凡响的音乐。在1975年的Best Of 收录了一些那时期为Joe Gibbs录制的作品。1972年, 当时他16岁, 便在Gibbs’ Duhaney Park录音室录制使他因此建立国际形象的《Money in My Pocket》。然而Gibbs并没有监督整个过程, 但这位年轻的小伙子竟然有能力代替Lee Perry的位置。当时20岁的Niney " the Observer " Holness 早在2年前就以他的经典roots单曲《Blood & Fire》红遍全岛。不用说的是, 这两个年轻人很快的在1973年成为大人物, Brown也只与Holness一起合作。他们一起的合作就像是不可违抗的信仰, 就像从天降下的雨那样, 也正好诠释了他们的风格。   或许对这个年轻人来说, 是否要离开民谣歌手的印象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而已, 而Holness却做出了最完美的决定, 并让他自己更为成熟。这位年轻的制作当时在找能在音乐上帮助他歌手, 而Brown也足够为他实现这个梦想。这也或许是命运吧。   接下来的两年所办的任何活动, 牙买加的听众总是能完全的被音乐所打动, 而这些全都是由Holness自己的厂牌Observer所发行的。   像《Westbound Train》, 有力的《Cassandra》, 及最具代表性的《Africa 》……真是列不完。还有像1975年的《Just Dennis》这张专辑, 有许多曲子都被包括了, 还加上一些没有被发行的歌。后来Brown与Holness一起编创当年的最后一首歌《Tribulation》。从那时, Brown的声誉便被建立了;连最大牌的Bob Marley都称他为全世界最棒的雷鬼歌手。后来Brown所写的歌都总是能一针见血, 不管是关于文化或是感情上的事, 他的歌词总是能触动人心。而他也准备好要独立制作(或他如此认为)。经过了一年的时间, 这位年轻人能得心应手的录制像《Phil Pratt》及《Sydney Crooks》的歌。但到了年底, 却好像明显的失去了什么, 于是Brown又回到Holness的身边。这二个伙伴又从1977年开始合作, 而他们的意图依然强烈。在1978年的专辑《Wolf & Leopard》成为他们二人最佳的作品, 里头包括一些超级大杰作《Here I Come》还有与专辑同名的曲子。   后来Heartbeat厂牌也帮这二位年轻人完成了专辑《Some Like It》及《Open the Gate》, 也正当是Cleopatra的《The Golden Years: 1974-1976》发行的时候。在1978年, 21岁的Brown决心要创立自己的厂牌——DEB。   虽然在接下来的一年就关闭了, 但在那期间Brown发行了许多非常好的个人单曲, 还有一些艺人的创作, 和许多的专辑。而专辑则包括他自己的佳作《So Long Jah Rastafari》及《Joseph"s Coat of Many Colours》。虽然后者是由Gibbs及Errol Thompson所制作, 但Brown也参与了一些制作的工作, 当然是由自己的厂牌DEB所发行的。   对于Brown而言,那年真的是个闪亮的一年, 不但成为“One Love Peace Concert”的焦点人物, 也成为“Reggae Sunsplash”的超级主角之一。在DEB关闭后, Brown又回到录音室, 并为许多制作家编辑, 包括Bunny Lee, Ted Dawkins及Ossie Hibbert。而Joe Gibbs当然继续他的工作。 在1978年的Visions of Dennis Brown继续放出光芒。接下来的一年, 再次复活的《Money in My Pocket》让他们的《Words of Wisdom》专辑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而他们的另一首经典《Ain"t That Loving You》也因此大红大紫。   到了1979年, Brown己成为传奇人物了, 虽然他的人生走的并没有很长。除了他与Holness一起合作外, 他自己也有一些成功的单曲, 像《Man Next Door》,《Cup of Tea》,《Equal Rights》,《How Can I Leave》,《Funny Feeling》(与DJ Trinity的二重奏) 等等。而且好的作品也不停的上市。不可思议的是, 一直到1981年, Gibbs的《Spellbound》专辑才开始引起大家的注意, 而Brown最后才争取到与A&M的合作。从那时, Brown便移到伦敦, 并录制他的下两张专辑:《Foul Play》及《Love Has Found a Way》。   但或许出国发展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像《Foul Play》尤其包括了一些经典的roots, Bown好像也渐渐与乐迷的关系愈来愈远。   《The Prophet Rides Again》虽然改善了一点, 因为黑胶的A面一开始就出现了另人难忘的R&B旋律。不可避免的是, 或许这件事, Brown与A&M的合作结束了, 但同时与Gibbs的关系也陷入困境。回到牙买加后, Brown丰富的经验让他在岛上依然受欢迎。Brown后来在1979年与Trinity一起合作录制。   之后, 他便找机会为DJ Brigadier Jerry的1938年专辑《Live at the Controls at Jack Ruby Sound Ocho Rios J.A.》出力,   还有Prince Jammy制作的《Two Bad Superstars Meets》。而所得到的回响非常成功, 在1985年,《Judge Not》也问市了。   从那时期, Brown也一直为Gussie Clarke, Sly & Robbie及Starlight Productions创作新的东西。同时, 他也加入了一个退伍军人组成的歌唱小组, 并协力帮他们发行音乐。Brown, Gregory Isaacs及John Holt也是同谋者之中的主导。   这个计划非常聪明, 根据以前的说法, DJ之所以会成功, 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市场上找不到好的歌手。 但现在却被推翻了, 他们尽可能的每年约发行了6张专辑, 还有非常多的单曲。与Isaacs比起来 (估计约发行了超过499张专辑, 其它的数不完了),   Brown 算是轻松的了, 发行了约100张完整的曲子, 还有超过200张的编辑。许多都是由他的新厂牌Yvonne’s Special所发行 (为要纪念他的妻子) , 不过他这么有能力, 差一点所有的厂牌都想找他发行呢! 缺点是这个计划的目地是数量比质量优先, 所以乐迷们在须在凌乱之中仔细的选择才行。然而, Brown继续在剩下的80年代尽量的发行, 并也继续让自己的实力增长且停留在排行榜内。   1985年, Prince Jammy制作的《Slow Down》及接下来的《The Exit》经典专辑进入了电子时代的初期, 而以Brown的天分, 也顺利的横夸了文化题材及爱的激情。与Trevor Bow合作制作后, 同年Brown也作出了更roots的《Wake Up》。接下来的一年发行了Sky & Robbie的Taxi厂牌的《Brown Sugar》, 包含了7首好听的作品, 还有3个混音版。1986年与Horace Andy合作下发行了《Reggae Superstars Meet》, 也成为雷鬼史上最优美的二重唱。而超级《Big All Round》是与Gregory Isaacs合作的, 由Gussie Clarke制作, 接下来三人也一起录制了《No Contest》。Clarke与Brown一起开始新的一个世纪, 并挑战发行《Unchallenged》专辑, 客串的Mutabaruka及美声Beres Hammond也沾了不少风彩。   经过这10年, 一些音乐家也与其它音乐家一起秘密合作。1991年的《One Man One Vote》, 由Mikey Bennett带领,   并由Brown与Cocoa Tea及Third World的Bunny Clarke一起合唱。同年, 他也录制了张高水平的专辑《Victory Is Mine》,   由Leggo Beast制作。后来Freddie McGregor重新将Brown与Tea组合制作《Legit》这张专辑, 里头有他们的个人制作,   也有三人合作的作品。但事实上还包括有点烂的专辑, 值得一提的有1993年非常糟的《General》, 是个完完全全MOR的类型。同年, Brown又与Holness一起合作《Cosmic Forces》, 有着Sly & Robbie的节奏, 但为deeply rootsy, 完全dancehall的样式。   The Riddim Twins也在接下来的一年一起合作了《Light My Fire》, 虽然没有上一张那样的创新, 但确像Roots Radics录制最后一张经典那样的精炼。到了1994年, Brown及Junior Reid也一起合作《Nothing Like This》。在这么多作品中, Brown还是继续提供出最悦耳的歌声来补足DJ的绕舌。   回到1991年, Brown在Twist, Brian及Tony Gold的公司发动了一阵dancehalls风波。在来年, Brown《Blazing》专辑, 就像被《Fever》点亮一般, 是与Maxi Priest首次合作的作品, 还包括了Shabba Ranks粗哑的歌声。然后, 在1994年, Brown与Bennie Man及Triston Palma共同全程的合作出《Three Against War》。 在那其间, Brown也为其它许多知名的音乐家编辑单曲, 像Bounty Killer, Tiger及Fabiana, 后来在接下来的10年也与Rogger Robin, Peter Hunningale及Saxon合作。   而Brown成功的独当一面, 不但继续发展他的常才, 并更在音乐界不停的跨进。
  Dennis Brown1957年2月1日生于牙买加的Kingston, 原名为Dennis Emmanuel, 而他的童年也注定他的未来将在音乐界有所成就。从小他活动的地区为Orange Street, 那里是海岛音乐的主要地区, 也有一间录音室。由于他的未来日渐光明, 于是开始有许多的音乐在录音室里产生, 也使他对音乐更为着迷。很意外的是Brown的歌声却能让录音室整个闪耀起来。在11岁时就被人们发现他的音乐天分, 而这位小天才也创作出第一首Impressions的《No Man Is an Island》。身为一位牙买加人最热爱的艺术家,已故的Dennis Brown(1999年2月1日)留下来的是他一生中最经典的及无数的作品, 这位传奇人物也将他30年的音乐产业完全的奉献出来。   到了他青少年时期, 便开始规律的在录音室创作, 并与许多不同的制作一起合作。而Super Reggae & Soul Hits包括了一些他工作期间制作出的不同凡响的音乐。在1975年的Best Of 收录了一些那时期为Joe Gibbs录制的作品。1972年, 当时他16岁, 便在Gibbs’ Duhaney Park录音室录制使他因此建立国际形象的《Money in My Pocket》。然而Gibbs并没有监督整个过程, 但这位年轻的小伙子竟然有能力代替Lee Perry的位置。当时20岁的Niney " the Observer " Holness 早在2年前就以他的经典roots单曲《Blood & Fire》红遍全岛。不用说的是, 这两个年轻人很快的在1973年成为大人物, Brown也只与Holness一起合作。他们一起的合作就像是不可违抗的信仰, 就像从天降下的雨那样, 也正好诠释了他们的风格。   或许对这个年轻人来说, 是否要离开民谣歌手的印象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而已, 而Holness却做出了最完美的决定, 并让他自己更为成熟。这位年轻的制作当时在找能在音乐上帮助他歌手, 而Brown也足够为他实现这个梦想。这也或许是命运吧。   接下来的两年所办的任何活动, 牙买加的听众总是能完全的被音乐所打动, 而这些全都是由Holness自己的厂牌Observer所发行的。   像《Westbound Train》, 有力的《Cassandra》, 及最具代表性的《Africa 》……真是列不完。还有像1975年的《Just Dennis》这张专辑, 有许多曲子都被包括了, 还加上一些没有被发行的歌。后来Brown与Holness一起编创当年的最后一首歌《Tribulation》。从那时, Brown的声誉便被建立了;连最大牌的Bob Marley都称他为全世界最棒的雷鬼歌手。后来Brown所写的歌都总是能一针见血, 不管是关于文化或是感情上的事, 他的歌词总是能触动人心。而他也准备好要独立制作(或他如此认为)。经过了一年的时间, 这位年轻人能得心应手的录制像《Phil Pratt》及《Sydney Crooks》的歌。但到了年底, 却好像明显的失去了什么, 于是Brown又回到Holness的身边。这二个伙伴又从1977年开始合作, 而他们的意图依然强烈。在1978年的专辑《Wolf & Leopard》成为他们二人最佳的作品, 里头包括一些超级大杰作《Here I Come》还有与专辑同名的曲子。   后来Heartbeat厂牌也帮这二位年轻人完成了专辑《Some Like It》及《Open the Gate》, 也正当是Cleopatra的《The Golden Years: 1974-1976》发行的时候。在1978年, 21岁的Brown决心要创立自己的厂牌——DEB。   虽然在接下来的一年就关闭了, 但在那期间Brown发行了许多非常好的个人单曲, 还有一些艺人的创作, 和许多的专辑。而专辑则包括他自己的佳作《So Long Jah Rastafari》及《Joseph"s Coat of Many Colours》。虽然后者是由Gibbs及Errol Thompson所制作, 但Brown也参与了一些制作的工作, 当然是由自己的厂牌DEB所发行的。   对于Brown而言,那年真的是个闪亮的一年, 不但成为“One Love Peace Concert”的焦点人物, 也成为“Reggae Sunsplash”的超级主角之一。在DEB关闭后, Brown又回到录音室, 并为许多制作家编辑, 包括Bunny Lee, Ted Dawkins及Ossie Hibbert。而Joe Gibbs当然继续他的工作。 在1978年的Visions of Dennis Brown继续放出光芒。接下来的一年, 再次复活的《Money in My Pocket》让他们的《Words of Wisdom》专辑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而他们的另一首经典《Ain"t That Loving You》也因此大红大紫。   到了1979年, Brown己成为传奇人物了, 虽然他的人生走的并没有很长。除了他与Holness一起合作外, 他自己也有一些成功的单曲, 像《Man Next Door》,《Cup of Tea》,《Equal Rights》,《How Can I Leave》,《Funny Feeling》(与DJ Trinity的二重奏) 等等。而且好的作品也不停的上市。不可思议的是, 一直到1981年, Gibbs的《Spellbound》专辑才开始引起大家的注意, 而Brown最后才争取到与A&M的合作。从那时, Brown便移到伦敦, 并录制他的下两张专辑:《Foul Play》及《Love Has Found a Way》。   但或许出国发展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像《Foul Play》尤其包括了一些经典的roots, Bown好像也渐渐与乐迷的关系愈来愈远。   《The Prophet Rides Again》虽然改善了一点, 因为黑胶的A面一开始就出现了另人难忘的R&B旋律。不可避免的是, 或许这件事, Brown与A&M的合作结束了, 但同时与Gibbs的关系也陷入困境。回到牙买加后, Brown丰富的经验让他在岛上依然受欢迎。Brown后来在1979年与Trinity一起合作录制。   之后, 他便找机会为DJ Brigadier Jerry的1938年专辑《Live at the Controls at Jack Ruby Sound Ocho Rios J.A.》出力,   还有Prince Jammy制作的《Two Bad Superstars Meets》。而所得到的回响非常成功, 在1985年,《Judge Not》也问市了。   从那时期, Brown也一直为Gussie Clarke, Sly & Robbie及Starlight Productions创作新的东西。同时, 他也加入了一个退伍军人组成的歌唱小组, 并协力帮他们发行音乐。Brown, Gregory Isaacs及John Holt也是同谋者之中的主导。   这个计划非常聪明, 根据以前的说法, DJ之所以会成功, 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市场上找不到好的歌手。 但现在却被推翻了, 他们尽可能的每年约发行了6张专辑, 还有非常多的单曲。与Isaacs比起来 (估计约发行了超过499张专辑, 其它的数不完了),   Brown 算是轻松的了, 发行了约100张完整的曲子, 还有超过200张的编辑。许多都是由他的新厂牌Yvonne’s Special所发行 (为要纪念他的妻子) , 不过他这么有能力, 差一点所有的厂牌都想找他发行呢! 缺点是这个计划的目地是数量比质量优先, 所以乐迷们在须在凌乱之中仔细的选择才行。然而, Brown继续在剩下的80年代尽量的发行, 并也继续让自己的实力增长且停留在排行榜内。   1985年, Prince Jammy制作的《Slow Down》及接下来的《The Exit》经典专辑进入了电子时代的初期, 而以Brown的天分, 也顺利的横夸了文化题材及爱的激情。与Trevor Bow合作制作后, 同年Brown也作出了更roots的《Wake Up》。接下来的一年发行了Sky & Robbie的Taxi厂牌的《Brown Sugar》, 包含了7首好听的作品, 还有3个混音版。1986年与Horace Andy合作下发行了《Reggae Superstars Meet》, 也成为雷鬼史上最优美的二重唱。而超级《Big All Round》是与Gregory Isaacs合作的, 由Gussie Clarke制作, 接下来三人也一起录制了《No Contest》。Clarke与Brown一起开始新的一个世纪, 并挑战发行《Unchallenged》专辑, 客串的Mutabaruka及美声Beres Hammond也沾了不少风彩。   经过这10年, 一些音乐家也与其它音乐家一起秘密合作。1991年的《One Man One Vote》, 由Mikey Bennett带领,   并由Brown与Cocoa Tea及Third World的Bunny Clarke一起合唱。同年, 他也录制了张高水平的专辑《Victory Is Mine》,   由Leggo Beast制作。后来Freddie McGregor重新将Brown与Tea组合制作《Legit》这张专辑, 里头有他们的个人制作,   也有三人合作的作品。但事实上还包括有点烂的专辑, 值得一提的有1993年非常糟的《General》, 是个完完全全MOR的类型。同年, Brown又与Holness一起合作《Cosmic Forces》, 有着Sly & Robbie的节奏, 但为deeply rootsy, 完全dancehall的样式。   The Riddim Twins也在接下来的一年一起合作了《Light My Fire》, 虽然没有上一张那样的创新, 但确像Roots Radics录制最后一张经典那样的精炼。到了1994年, Brown及Junior Reid也一起合作《Nothing Like This》。在这么多作品中, Brown还是继续提供出最悦耳的歌声来补足DJ的绕舌。   回到1991年, Brown在Twist, Brian及Tony Gold的公司发动了一阵dancehalls风波。在来年, Brown《Blazing》专辑, 就像被《Fever》点亮一般, 是与Maxi Priest首次合作的作品, 还包括了Shabba Ranks粗哑的歌声。然后, 在1994年, Brown与Bennie Man及Triston Palma共同全程的合作出《Three Against War》。 在那其间, Brown也为其它许多知名的音乐家编辑单曲, 像Bounty Killer, Tiger及Fabiana, 后来在接下来的10年也与Rogger Robin, Peter Hunningale及Saxon合作。   而Brown成功的独当一面, 不但继续发展他的常才, 并更在音乐界不停的跨进。
查看更多 举报
Dennis Brown
热门单曲 全部565首
热门专辑 全部129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