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 Fighters,( 喷火战机乐队 ),美国著名老牌摇滚乐队,成立于1994年。   Foo Fighters由美国经典摇滚乐队NIRVANA前鼓手Dave Grohl组建。1994年,Nirvana王朝随着Kurt Cobain的自杀而崩塌之后,身为乐队鼓手的Dave Grohl开始为自己的音乐前程谋划,于是他创建了了Foo Fighters。他没有延续Nirvana歇斯底里的Grunge风格,而是走了截然不同的摇滚音乐路线。十几年来,拿下多座格莱美摇滚奖项。   代表作品:《everlong》《learn to fly》《all my life》。   1995年7月4日,乐队发行了同名专辑。虽然其中收录的全是戴夫的solo作品,但这张专辑依然在美国本土迅速获得了成功。略显夸张的流行旋律、扭曲的吉他失真竟然和“涅盘”如此的相似,一切无不使人唤起对“涅盘”的思念。如果说科特·柯本的创作会让你偶尔想起约翰·列侬(John Lennon),那么戴夫的音乐就是另一个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那种难忘的旋律始终能够迅速地征服你的耳朵和心灵。在专辑的最后几首作品中,戴夫制造出了一种比较纯粹的声音,夹杂着充满张力的侵略性,整体感觉是如此原始却又酣畅淋漓。“喷火战机”的首张专辑并不像其他乐队那么强劲,但是作为一张solo作品,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整个1996年“喷火战机”几乎都在为宣传首张专辑而演出,直到1996年年末,他们开始和制作人吉尔·诺顿(Gil Norton)一起筹划第二张专辑。1997年5月,第二张专辑《颜色和影子》(The Colour And The Shape)发行了。在专辑接近完成的时候,帕特离开了乐队,新的吉他手弗朗兹·斯丹尔(Franz Stahl)加入了进来。由于第一张专辑收录的都是戴夫的solo作品,所以《颜色和影子》才是他们作为乐队整体真正意义上的首次亮相,那么这张专辑听起来肯定和第一张的感觉大不相同。制作人吉尔·诺顿对音乐的要求相当高,对细节的控制也非常严格,鼓手威廉·戈德史密斯因此离队,泰勒·霍金斯(Taylor Hawkins)作为新的鼓手加入了进来(其实专辑中大部分作品的鼓手工作依然由戴夫承担)。吉尔的努力使整张专辑感觉更加专业化,当然乐队的整体配合更是功不可没。在戴夫的领导下,“喷火战机”的风格似乎更强硬了,但却没有更朋克,这可能会使喜欢有些粗糙的、非商业化的第一张专辑的歌迷开始担心,但是你完全不必理会这些,因为人总是在不断进化的。此外整张专辑听起来很有活力,非常适合舞台演出。戴夫的歌都是内省的,和以前那些流行朋克有着明显的区别,音乐也不像从前那么简单易记了,而是增添了一股野兽般的能量,那种原始的内能无坚不摧。   “喷火战机”是90年代人员变动最多的摇滚乐队之一,三张专辑用了三套人马。但是这种频繁的变动并没有改变人们对这支乐队的印象,在众人眼里它仍然是戴夫一个人的,至少从表面上看戴夫更像一位乐队的独裁者。在录制1999年的专辑《无可失去》(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Lose》时,弗朗兹·斯丹尔也离开了乐队。此时乐队只剩下三个人,这也正是第三张专辑《无可失去》令人惊讶的原因所在。在这张专辑中,“喷火战机”听起来已经逐渐走向成熟了,并且真正体会了一次所谓的硬摇滚风格,这主要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制作人亚当·卡斯帕(Adam Kasper)。《无可失去》听起来有种原始的冲劲,但是却又如此合乎情理,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自然。虽然专辑中收录的大部分作品走刚猛路线,但难得的是每首歌的力量都那么平均,并且旋律朗朗上口。和此前的作品相比,这次他们更加充满自信。戴夫好像明白了“后垃圾摇滚”(Post-Grunge)的硬摇滚风格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这些音乐听起来简单而且有意思,这也是“喷火战机”区别于同期其他乐队的主要特征。实际上在人员大量变动之后的“喷火战机”反而更出色了,这在摇滚乐队中实在是非常罕见的。   由于几年内乐队都没有新专辑问世,歌迷们开始怀疑“喷火战机”的前途。尤其是戴夫参与“石器时代皇后”(Queens Of The Stone Age)专辑录制的时候,关于乐队解散的谣言几乎达到了顶峰。即便事实如此,这一切对于戴夫来讲还是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2002年10月22日,“喷火战机”以出色的《一个接一个》(One By One)有力地回击了种种传言和猜测。在这张新专辑中,吉他手克里斯·史夫利特(Chris Shiflett)首次参与了录制工作,这使得乐队在频繁更换成员之后再一次得以继续。虽然《一个接一个》未必是“喷火战机”最好的专辑,但肯定是最为成功的一张。他们再次找到了录制《无可失去》时干净、利落的声音和态度。流畅的编曲、硬朗的节奏、扭曲的吉他使这一切变得异常完美,几乎让人无可挑剔。随即《一个接一个》被定性为该年度最出色的硬摇滚专辑之一,并获得了第45届“格莱美”(Grammy)的“最佳硬摇滚演奏奖”。   戴夫的曲子通常都是急速的,歌词中充满了痛苦纠结的情绪,但是专辑本身并没有太多让人肝胆欲裂的感觉,而是显得格外精致。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此张专辑比乐队此往任何作品的制作都更加专注和精良。戴夫写的东西和从前相比没那么厚实了,旋律仍然强劲而优美,但不再那么直接和易记。专辑中几乎没有哪首歌能像《学会飞翔》(Learn To Fly)一样气势辉宏、像《Everlong》一样令人难忘、像《破坏性因素》(Monkey Wrench)那么让人肝胆欲裂,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具有整体化的效果。虽然从整体上看感觉不错,但是在这张专辑中你很难再找到他们从前的影子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次进步呢!?   “涅盘”造就了戴夫,以至于人们在提及“喷火战机”时总先想起“涅盘”。戴夫不仅肩负着捍卫“涅盘”尊严的艰巨使命,而且还要带领“喷火战机”延续伟大的摇滚理想,戴夫的压力可想而知。没有人会对戴夫超群的音乐才华持怀疑态度,但他的领导才能的确还需进一步提高。尽管戴夫完全具备作为乐队灵魂所需的一切才华,但他还需要点儿时间。“涅盘”在带给他巨大荣誉的同时也限制了他的个性,这势必会影响他的发展,但只要他愿意,便可以永远表现得像在“涅盘”时一样好。   果你是位有心人,你可以留意一下乐队的官方网站,你会发现乐队的努力从来未曾间断过。他们的脚步也正在逐渐向外扩展,而且越发变得矫健。摇滚乐是件美好的事物,如果你懂得用整个灵魂去容纳、去聆听。它也可以被营造出各种风格,只要自己真正喜欢,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其实关于“后垃圾摇滚”的话题本来还将留有更多的悬念,但是当你点击那首《像这些时刻》(Times Like These)的一刹那,你会发现耳中的音乐已经足够了。关于“喷火战机”我已满足得无话可说,那毕竟是二战中的超级武器。
  Foo Fighters,( 喷火战机乐队 ),美国著名老牌摇滚乐队,成立于1994年。   Foo Fighters由美国经典摇滚乐队NIRVANA前鼓手Dave Grohl组建。1994年,Nirvana王朝随着Kurt Cobain的自杀而崩塌之后,身为乐队鼓手的Dave Grohl开始为自己的音乐前程谋划,于是他创建了了Foo Fighters。他没有延续Nirvana歇斯底里的Grunge风格,而是走了截然不同的摇滚音乐路线。十几年来,拿下多座格莱美摇滚奖项。   代表作品:《everlong》《learn to fly》《all my life》。   1995年7月4日,乐队发行了同名专辑。虽然其中收录的全是戴夫的solo作品,但这张专辑依然在美国本土迅速获得了成功。略显夸张的流行旋律、扭曲的吉他失真竟然和“涅盘”如此的相似,一切无不使人唤起对“涅盘”的思念。如果说科特·柯本的创作会让你偶尔想起约翰·列侬(John Lennon),那么戴夫的音乐就是另一个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那种难忘的旋律始终能够迅速地征服你的耳朵和心灵。在专辑的最后几首作品中,戴夫制造出了一种比较纯粹的声音,夹杂着充满张力的侵略性,整体感觉是如此原始却又酣畅淋漓。“喷火战机”的首张专辑并不像其他乐队那么强劲,但是作为一张solo作品,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整个1996年“喷火战机”几乎都在为宣传首张专辑而演出,直到1996年年末,他们开始和制作人吉尔·诺顿(Gil Norton)一起筹划第二张专辑。1997年5月,第二张专辑《颜色和影子》(The Colour And The Shape)发行了。在专辑接近完成的时候,帕特离开了乐队,新的吉他手弗朗兹·斯丹尔(Franz Stahl)加入了进来。由于第一张专辑收录的都是戴夫的solo作品,所以《颜色和影子》才是他们作为乐队整体真正意义上的首次亮相,那么这张专辑听起来肯定和第一张的感觉大不相同。制作人吉尔·诺顿对音乐的要求相当高,对细节的控制也非常严格,鼓手威廉·戈德史密斯因此离队,泰勒·霍金斯(Taylor Hawkins)作为新的鼓手加入了进来(其实专辑中大部分作品的鼓手工作依然由戴夫承担)。吉尔的努力使整张专辑感觉更加专业化,当然乐队的整体配合更是功不可没。在戴夫的领导下,“喷火战机”的风格似乎更强硬了,但却没有更朋克,这可能会使喜欢有些粗糙的、非商业化的第一张专辑的歌迷开始担心,但是你完全不必理会这些,因为人总是在不断进化的。此外整张专辑听起来很有活力,非常适合舞台演出。戴夫的歌都是内省的,和以前那些流行朋克有着明显的区别,音乐也不像从前那么简单易记了,而是增添了一股野兽般的能量,那种原始的内能无坚不摧。   “喷火战机”是90年代人员变动最多的摇滚乐队之一,三张专辑用了三套人马。但是这种频繁的变动并没有改变人们对这支乐队的印象,在众人眼里它仍然是戴夫一个人的,至少从表面上看戴夫更像一位乐队的独裁者。在录制1999年的专辑《无可失去》(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Lose》时,弗朗兹·斯丹尔也离开了乐队。此时乐队只剩下三个人,这也正是第三张专辑《无可失去》令人惊讶的原因所在。在这张专辑中,“喷火战机”听起来已经逐渐走向成熟了,并且真正体会了一次所谓的硬摇滚风格,这主要应该归功于他们的制作人亚当·卡斯帕(Adam Kasper)。《无可失去》听起来有种原始的冲劲,但是却又如此合乎情理,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自然。虽然专辑中收录的大部分作品走刚猛路线,但难得的是每首歌的力量都那么平均,并且旋律朗朗上口。和此前的作品相比,这次他们更加充满自信。戴夫好像明白了“后垃圾摇滚”(Post-Grunge)的硬摇滚风格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东西。这些音乐听起来简单而且有意思,这也是“喷火战机”区别于同期其他乐队的主要特征。实际上在人员大量变动之后的“喷火战机”反而更出色了,这在摇滚乐队中实在是非常罕见的。   由于几年内乐队都没有新专辑问世,歌迷们开始怀疑“喷火战机”的前途。尤其是戴夫参与“石器时代皇后”(Queens Of The Stone Age)专辑录制的时候,关于乐队解散的谣言几乎达到了顶峰。即便事实如此,这一切对于戴夫来讲还是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2002年10月22日,“喷火战机”以出色的《一个接一个》(One By One)有力地回击了种种传言和猜测。在这张新专辑中,吉他手克里斯·史夫利特(Chris Shiflett)首次参与了录制工作,这使得乐队在频繁更换成员之后再一次得以继续。虽然《一个接一个》未必是“喷火战机”最好的专辑,但肯定是最为成功的一张。他们再次找到了录制《无可失去》时干净、利落的声音和态度。流畅的编曲、硬朗的节奏、扭曲的吉他使这一切变得异常完美,几乎让人无可挑剔。随即《一个接一个》被定性为该年度最出色的硬摇滚专辑之一,并获得了第45届“格莱美”(Grammy)的“最佳硬摇滚演奏奖”。   戴夫的曲子通常都是急速的,歌词中充满了痛苦纠结的情绪,但是专辑本身并没有太多让人肝胆欲裂的感觉,而是显得格外精致。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此张专辑比乐队此往任何作品的制作都更加专注和精良。戴夫写的东西和从前相比没那么厚实了,旋律仍然强劲而优美,但不再那么直接和易记。专辑中几乎没有哪首歌能像《学会飞翔》(Learn To Fly)一样气势辉宏、像《Everlong》一样令人难忘、像《破坏性因素》(Monkey Wrench)那么让人肝胆欲裂,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具有整体化的效果。虽然从整体上看感觉不错,但是在这张专辑中你很难再找到他们从前的影子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次进步呢!?   “涅盘”造就了戴夫,以至于人们在提及“喷火战机”时总先想起“涅盘”。戴夫不仅肩负着捍卫“涅盘”尊严的艰巨使命,而且还要带领“喷火战机”延续伟大的摇滚理想,戴夫的压力可想而知。没有人会对戴夫超群的音乐才华持怀疑态度,但他的领导才能的确还需进一步提高。尽管戴夫完全具备作为乐队灵魂所需的一切才华,但他还需要点儿时间。“涅盘”在带给他巨大荣誉的同时也限制了他的个性,这势必会影响他的发展,但只要他愿意,便可以永远表现得像在“涅盘”时一样好。   果你是位有心人,你可以留意一下乐队的官方网站,你会发现乐队的努力从来未曾间断过。他们的脚步也正在逐渐向外扩展,而且越发变得矫健。摇滚乐是件美好的事物,如果你懂得用整个灵魂去容纳、去聆听。它也可以被营造出各种风格,只要自己真正喜欢,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其实关于“后垃圾摇滚”的话题本来还将留有更多的悬念,但是当你点击那首《像这些时刻》(Times Like These)的一刹那,你会发现耳中的音乐已经足够了。关于“喷火战机”我已满足得无话可说,那毕竟是二战中的超级武器。
查看更多 举报
Foo Fighters
热门单曲 全部57首
热门专辑 全部23张
热门MV 全部40支
相似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