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ected Mushroom作为Psychedelic Trance重要发源地以色列最令人骄傲的Psychedelic Trance阵容,Infected Mushroom现移居美国,阵容由之前的二人转变为五人,这些重要的改变更加凸显出他们做为世界上最重要的Psychedelic Trance阵容所应该具有的实力和魄力。 Mushroom的通常喜欢以通俗而易懂的旋律来作为主要旋律的铺陈,自从1999年首作The Gathering出炉即跻身以色列Psychedelic Trance之中的王牌制作行列,其中作品Psycho也成为了以色列Psychedelic Trance王国的圣歌。也开始了他们闻名世界的惊险旅程。   Infected Mushroom这光看团名或许你难以联想到究竟是何种曲风的音乐组合,但若提醒你这是2006 DJMag Top 100 DJ Poll的第12名,或许你可能会稍有印象。来自以色列的Erez Aizen与Amit Duvdevani aka Duvdev所组成的Trance电舞团体Infected Mushroom,自99年的首张专辑至今已发表过6张大碟,向来以高能量的Psy-Trance再加以强悍奔驰的BPM为其特色。然而,在此睽违多时的新辑《Vicious Delicious》中除了保有一贯的爆猛性Psy-Trance的专辑同名单曲《Vicious Delicious》外,尝试向嘻哈取经的《Artillery》、华丽的Electronica《Forgive Me》、电影配乐史诗氛围的《Heavyweight》,首支主打单曲《Becoming Insane》更以融入佛朗明哥节拍与吉他声线及Duvdev所带来的Vocal演绎,再加上墨西哥知名乐队Kinky当中的主音歌手Gil Cerezo同台演出,终以成就出无懈可击的完美劲曲。   InfectedMushroom为psychedelictrance最受欢迎的先驱之一,这也是因为他们常以此风格呈献出。而且他们大部分的作品都倾向于使用更加吸引人,更加容易接近的曲调,而非古怪的tripped-out。Erez及Amit(Duvdev)都曾接受过古典音乐的薰陶,这也许也解释了曲调上的不同。《The Gathering》(1999)为团体的首张专辑,而里头包含了psycho这首歌。这张专辑已成为现今Israeli Psytrance的主流,并也被听众们渐渐的接受。   到了隔年,他们以最为人知的风格发行了知名的专辑,《Classical Mushroom》(2000)。此专辑里的一首歌经常被援引作为他们最风靡的作品,并也成了团体最具天分的最佳创作;BustAMove。他们所散发的风格也成了许多乐评们分享心得的例子。2001年的BPEmpire更得到许多听众及乐评的掌声。然而这张专辑也打破了传统的音乐类型,许多psytrance纯正主义者也踏出了限定的范围而探索出不同的领域,且并非一定要有progressive的感觉。   关于先前的专辑因非常相似而受到一些批评,而Infected Mushroom也因此开始寻求来证明自己的音乐史﹝Dancing With Kadafi﹞;他们连续演奏出不同风格的音乐,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中间段落以中东音乐的型式及古典风格表现出,并加上他们钢琴及小提琴的技巧。然而团体最具争议的专辑为2003年的双CD《Converting Vegatarians》,而最不让人讨厌的为《Trance Side》,有著最具trance风格的舞池音乐,而命名为《The Other Side》的作品可听出Infected在其他音乐方面的技巧,包括以Hiphop及R&B为主的专题歌《Converting Vegetarians﹞是Duvdev第一次以自己具独特风格的歌声唱出。这首歌也反应出对嬉皮祖先们典型psytrance哲学本质的对比,以咏唱音乐的能力及Infected自己少许的NewAge哲学来抟斗听众们天真的想法。其他的创作也展现出许多不同的音乐类型,包括以人声为主的《I Wish》。更包括了在英国psytrance知名的主唱Michele Adamson的合作,有《Blink》,《Illuminaughty》及《Ballerium》,收录于网路电玩配乐里。   他们在音乐事业中最另人渴望与期待的专辑为2004年的《IM The Supervisor》,为另一个影响音乐界最大并让听众们大开眼界的Trance元素作品(通常被批评认为有点太商业化),且受到许多人的尊崇。在2005年初,Infected Mushroom从原本的Tel Aviv移到加州洛杉矶的新录音室,他们在结束世界巡回(从1999年便开始不间断巡回)后会在那里开始创作他们的新专辑。
  Infected Mushroom作为Psychedelic Trance重要发源地以色列最令人骄傲的Psychedelic Trance阵容,Infected Mushroom现移居美国,阵容由之前的二人转变为五人,这些重要的改变更加凸显出他们做为世界上最重要的Psychedelic Trance阵容所应该具有的实力和魄力。 Mushroom的通常喜欢以通俗而易懂的旋律来作为主要旋律的铺陈,自从1999年首作The Gathering出炉即跻身以色列Psychedelic Trance之中的王牌制作行列,其中作品Psycho也成为了以色列Psychedelic Trance王国的圣歌。也开始了他们闻名世界的惊险旅程。   Infected Mushroom这光看团名或许你难以联想到究竟是何种曲风的音乐组合,但若提醒你这是2006 DJMag Top 100 DJ Poll的第12名,或许你可能会稍有印象。来自以色列的Erez Aizen与Amit Duvdevani aka Duvdev所组成的Trance电舞团体Infected Mushroom,自99年的首张专辑至今已发表过6张大碟,向来以高能量的Psy-Trance再加以强悍奔驰的BPM为其特色。然而,在此睽违多时的新辑《Vicious Delicious》中除了保有一贯的爆猛性Psy-Trance的专辑同名单曲《Vicious Delicious》外,尝试向嘻哈取经的《Artillery》、华丽的Electronica《Forgive Me》、电影配乐史诗氛围的《Heavyweight》,首支主打单曲《Becoming Insane》更以融入佛朗明哥节拍与吉他声线及Duvdev所带来的Vocal演绎,再加上墨西哥知名乐队Kinky当中的主音歌手Gil Cerezo同台演出,终以成就出无懈可击的完美劲曲。   InfectedMushroom为psychedelictrance最受欢迎的先驱之一,这也是因为他们常以此风格呈献出。而且他们大部分的作品都倾向于使用更加吸引人,更加容易接近的曲调,而非古怪的tripped-out。Erez及Amit(Duvdev)都曾接受过古典音乐的薰陶,这也许也解释了曲调上的不同。《The Gathering》(1999)为团体的首张专辑,而里头包含了psycho这首歌。这张专辑已成为现今Israeli Psytrance的主流,并也被听众们渐渐的接受。   到了隔年,他们以最为人知的风格发行了知名的专辑,《Classical Mushroom》(2000)。此专辑里的一首歌经常被援引作为他们最风靡的作品,并也成了团体最具天分的最佳创作;BustAMove。他们所散发的风格也成了许多乐评们分享心得的例子。2001年的BPEmpire更得到许多听众及乐评的掌声。然而这张专辑也打破了传统的音乐类型,许多psytrance纯正主义者也踏出了限定的范围而探索出不同的领域,且并非一定要有progressive的感觉。   关于先前的专辑因非常相似而受到一些批评,而Infected Mushroom也因此开始寻求来证明自己的音乐史﹝Dancing With Kadafi﹞;他们连续演奏出不同风格的音乐,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中间段落以中东音乐的型式及古典风格表现出,并加上他们钢琴及小提琴的技巧。然而团体最具争议的专辑为2003年的双CD《Converting Vegatarians》,而最不让人讨厌的为《Trance Side》,有著最具trance风格的舞池音乐,而命名为《The Other Side》的作品可听出Infected在其他音乐方面的技巧,包括以Hiphop及R&B为主的专题歌《Converting Vegetarians﹞是Duvdev第一次以自己具独特风格的歌声唱出。这首歌也反应出对嬉皮祖先们典型psytrance哲学本质的对比,以咏唱音乐的能力及Infected自己少许的NewAge哲学来抟斗听众们天真的想法。其他的创作也展现出许多不同的音乐类型,包括以人声为主的《I Wish》。更包括了在英国psytrance知名的主唱Michele Adamson的合作,有《Blink》,《Illuminaughty》及《Ballerium》,收录于网路电玩配乐里。   他们在音乐事业中最另人渴望与期待的专辑为2004年的《IM The Supervisor》,为另一个影响音乐界最大并让听众们大开眼界的Trance元素作品(通常被批评认为有点太商业化),且受到许多人的尊崇。在2005年初,Infected Mushroom从原本的Tel Aviv移到加州洛杉矶的新录音室,他们在结束世界巡回(从1999年便开始不间断巡回)后会在那里开始创作他们的新专辑。
查看更多 举报
Infected Mushroom
热门单曲 全部174首
热门专辑 全部56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