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市场Supermarket”正式成立于1997年1月,乐队成员包括羽伞(主唱兼吉他)、朱宇航(DJ兼主唱)、王勇(DJ兼鼓手),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Supermarket”试图通过音乐赋予数字一种情感,并创造一种矛盾中的和谐,听他们的音乐,总会使听者置身于一种暖洋洋的平静氛围之中,他们并不善于直抒胸臆,而是利用文字与情绪的铺张创造了一个情绪通道,其音乐氛围中的源于随意的“轻松感”并不会给听者施加压力,反而可以使听众在一个不被俯视的环境内寻求一种信心。   “超级市场Supermarket”试图通过音乐赋予数字一种情感,并创造一种矛盾中的和谐,听他们的音乐,总会使听者置身于一种暖洋洋的平静氛围之中,他们并不善于直抒胸臆,而是利用文字与情绪的铺张创造了一个情绪通道,其音乐氛围中的源于随意的“轻松感”并不会给听者施加压力,反而可以使听众在一个不被俯视的环境内寻求一种信心。于是,听者在极具空气感的音乐抚慰下安全地接受暗示,他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为创作者,他可以依据自己的心绪自行折射音乐的轮廓。从音乐上来说,“超级市场Supermarket”用委婉绵长的旋律线条将冷色调的电子音色串联成了一条气质温和的情绪主线,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并化解了数码的坚硬与冰冷,他们的音乐是物质与人性交战的结果。   “超级市场Supermarket”同时在一个可知的领域内忽略了乐队的存在,他们的目的是使自己的音乐与理念生活化、情绪化,并与听众产生一种反映,创生出一种新的结果,从这一点上来讲,“超级市场Supermarket”不再是一支乐队,而是一种情绪。   作为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Supermarket”的视角是颇为独特的,他们并没有照搬欧美电子乐队源于后工业社会对人性全面异化的冷瑟而麻木的心态,而是始终将创作的焦点集中于科技与人文、数字与情感等相互对立的因素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试图用音乐创建一种和谐,一种科技与人、数字与情的和谐,而这种前工业社会与后农业社会形态之间相互摩擦、而又相互融合的现状,正是中国现阶段社会形态的真实写照,“超级市场Supermarket”乐队可能不仅仅可以被称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还可以被称为是“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子乐队”,因为他们用电子音乐所表现的情绪,与我们的环境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真实而可靠的。   事实上,每一座城市最终都将投身于机械电子时代的怀抱,而“超级市场Supermarket”正式图用数字化的语言,电子化的力量来叙述这个电子时代的城市感觉,这是一个既难能可贵,又稀松平常的事实,关键在于你是否已经意识到时代已经改变。   “超级市场Supermarket”的首张专辑《模样》分别被《音像世界》、《南方都市报》评为1998年中文十佳专辑。   乐队历程   “超级市场Supermarket”试图通过音乐赋予数字一种情感,并创造一种矛盾中的和谐,听他们的音乐,总会使听者置身于一种暖洋洋的平静氛围之中,他们并不善于直抒胸臆,而是利用文字与情绪的铺张创造了一个情绪通道,其音乐氛围中的源于随意的“轻松感”并不会给听者施加压力,反而可以使听众在一个不被俯视的环境内寻求一种信心。于是,听者在极具空气感的音乐抚慰下安全地接受暗示,他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为创作者,他可以依据自己的心绪自行折射音乐的轮廓。从音乐上来说,“超级市场”用委婉绵长的旋律线条将冷色调的电子音色串联成了一条气质温和的情绪主线,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并化解了数码的坚硬与冰冷,他们的音乐是物质与人性交战的结果。   “超级市场”同时在一个可知的领域内忽略了乐队的存在,他们的目的是使自己的音乐与理念生活化、情绪化,并与听众产生一种反映,创生出一种新的结果,从这一点上来讲,“超级市场”不再是一支乐队,而是一种情绪。   作为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的视角是颇为独特的,他们并没有照搬欧美电子乐队源于后工业社会对人性全面异化的冷瑟而麻木的心态,而是始终将创作的焦点集中于科技与人文、数字与情感等相互对立的因素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试图用音乐创建一种和谐,一种科技与人、数字与情的和谐,而这种前工业社会与后农业社会形态之间相互摩擦、而又相互融合的现状,正是中国现阶段社会形态的真实写照,“超级市场”乐队可能不仅仅可以被称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还可以被称为是“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子乐队”,因为他们用电子音乐所表现的情绪,与我们的环境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真实而可靠的。   事实上,每一座城市最终都将投身于机械电子时代的怀抱,而“超级市场”正式图用数字化的语言,电子化的力量来叙述这个电子时代的城市感觉,这是一个既难能可贵,又稀松平常的事实,关键在于你是否已经意识到时代已经改变。   “超级市场Supermarket”的首张专辑《模样》分别被《音像世界》、〈南方都市报〉平为1998年中文十佳专辑。2010年初,超级市场再度发力,推出第五张专辑《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的理论》。   《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的理论》是超级市场乐队的一张现场专辑,所收录的10首曲目均录制于乐队的演出现场。《失落+飞》与《天外飞仙+差》收录的是2000年CDCOFFE俱乐部现场,《她是我的生命》、《时间》和《遥远的客人》收录的则是2001年CDCOFFE的现场,而《SOS》收录于2006年的星光现场。所收录全部曲目均为超级市场乐队多年未曾发表的力作,且时间跨度从2000年到2006年,可谓一张集中体现超级市场这支老牌电子乐队的现场魅力的专辑。   超级市场乐队的现场魅力有目共睹,在2007及2009摩登天空音乐节上,超级市场乐队的现场表演数度征服台下观众。这张《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的理论》比之乐队以往录音室作品更多一份随性及恢弘之气,也更具有电子音乐的现场魅力,对于喜欢超级市场乐队及电子乐的乐迷来讲,这张专辑会是一张必收之作。   乐队大事记   1996年,超级市场乐队成立。   1997年,签约于摩登天空唱片公司。   1998年,在合辑《摩登天空1》中发表单曲作品《假若今夜来临》。   1998年,发表首张专辑《模样》,被公认为内地电子乐的开山之作,被《音像世界》、《南方都市报》评为1998年的中文十佳专辑。   1999年12月31日,发表第二张专辑《七种武器》。   2000年,与摩登天空合约到期,转签于风中行唱片公司。 2002年,在合辑《摩登天空4》中发表单曲作品《房间》。   2002年7月,重归摩登天空,准备在同年的12月份发表第三张专辑《LaserAge-激光时代》。   2003年12月,作为来自亚洲东亚地区的唯一一支代表乐队,到法国参加颇具盛名的TRANSMUSICALES音乐节,期间为着名Trip-hop乐队Portishead暖场。   2004年10月6日,到上海参加“中英公园音乐狂欢派对”,与英国的电子乐队Ladytron同台演出。   2004年12月,第三张专辑《繁荣》发行。   2008年9月,第四张专辑《音乐会》发行。   2010年1月,第五张专辑《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地理论》
  “超级市场Supermarket”正式成立于1997年1月,乐队成员包括羽伞(主唱兼吉他)、朱宇航(DJ兼主唱)、王勇(DJ兼鼓手),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Supermarket”试图通过音乐赋予数字一种情感,并创造一种矛盾中的和谐,听他们的音乐,总会使听者置身于一种暖洋洋的平静氛围之中,他们并不善于直抒胸臆,而是利用文字与情绪的铺张创造了一个情绪通道,其音乐氛围中的源于随意的“轻松感”并不会给听者施加压力,反而可以使听众在一个不被俯视的环境内寻求一种信心。   “超级市场Supermarket”试图通过音乐赋予数字一种情感,并创造一种矛盾中的和谐,听他们的音乐,总会使听者置身于一种暖洋洋的平静氛围之中,他们并不善于直抒胸臆,而是利用文字与情绪的铺张创造了一个情绪通道,其音乐氛围中的源于随意的“轻松感”并不会给听者施加压力,反而可以使听众在一个不被俯视的环境内寻求一种信心。于是,听者在极具空气感的音乐抚慰下安全地接受暗示,他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为创作者,他可以依据自己的心绪自行折射音乐的轮廓。从音乐上来说,“超级市场Supermarket”用委婉绵长的旋律线条将冷色调的电子音色串联成了一条气质温和的情绪主线,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并化解了数码的坚硬与冰冷,他们的音乐是物质与人性交战的结果。   “超级市场Supermarket”同时在一个可知的领域内忽略了乐队的存在,他们的目的是使自己的音乐与理念生活化、情绪化,并与听众产生一种反映,创生出一种新的结果,从这一点上来讲,“超级市场Supermarket”不再是一支乐队,而是一种情绪。   作为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Supermarket”的视角是颇为独特的,他们并没有照搬欧美电子乐队源于后工业社会对人性全面异化的冷瑟而麻木的心态,而是始终将创作的焦点集中于科技与人文、数字与情感等相互对立的因素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试图用音乐创建一种和谐,一种科技与人、数字与情的和谐,而这种前工业社会与后农业社会形态之间相互摩擦、而又相互融合的现状,正是中国现阶段社会形态的真实写照,“超级市场Supermarket”乐队可能不仅仅可以被称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还可以被称为是“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子乐队”,因为他们用电子音乐所表现的情绪,与我们的环境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真实而可靠的。   事实上,每一座城市最终都将投身于机械电子时代的怀抱,而“超级市场Supermarket”正式图用数字化的语言,电子化的力量来叙述这个电子时代的城市感觉,这是一个既难能可贵,又稀松平常的事实,关键在于你是否已经意识到时代已经改变。   “超级市场Supermarket”的首张专辑《模样》分别被《音像世界》、《南方都市报》评为1998年中文十佳专辑。   乐队历程   “超级市场Supermarket”试图通过音乐赋予数字一种情感,并创造一种矛盾中的和谐,听他们的音乐,总会使听者置身于一种暖洋洋的平静氛围之中,他们并不善于直抒胸臆,而是利用文字与情绪的铺张创造了一个情绪通道,其音乐氛围中的源于随意的“轻松感”并不会给听者施加压力,反而可以使听众在一个不被俯视的环境内寻求一种信心。于是,听者在极具空气感的音乐抚慰下安全地接受暗示,他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为创作者,他可以依据自己的心绪自行折射音乐的轮廓。从音乐上来说,“超级市场”用委婉绵长的旋律线条将冷色调的电子音色串联成了一条气质温和的情绪主线,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并化解了数码的坚硬与冰冷,他们的音乐是物质与人性交战的结果。   “超级市场”同时在一个可知的领域内忽略了乐队的存在,他们的目的是使自己的音乐与理念生活化、情绪化,并与听众产生一种反映,创生出一种新的结果,从这一点上来讲,“超级市场”不再是一支乐队,而是一种情绪。   作为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的视角是颇为独特的,他们并没有照搬欧美电子乐队源于后工业社会对人性全面异化的冷瑟而麻木的心态,而是始终将创作的焦点集中于科技与人文、数字与情感等相互对立的因素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试图用音乐创建一种和谐,一种科技与人、数字与情的和谐,而这种前工业社会与后农业社会形态之间相互摩擦、而又相互融合的现状,正是中国现阶段社会形态的真实写照,“超级市场”乐队可能不仅仅可以被称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还可以被称为是“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子乐队”,因为他们用电子音乐所表现的情绪,与我们的环境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真实而可靠的。   事实上,每一座城市最终都将投身于机械电子时代的怀抱,而“超级市场”正式图用数字化的语言,电子化的力量来叙述这个电子时代的城市感觉,这是一个既难能可贵,又稀松平常的事实,关键在于你是否已经意识到时代已经改变。   “超级市场Supermarket”的首张专辑《模样》分别被《音像世界》、〈南方都市报〉平为1998年中文十佳专辑。2010年初,超级市场再度发力,推出第五张专辑《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的理论》。   《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的理论》是超级市场乐队的一张现场专辑,所收录的10首曲目均录制于乐队的演出现场。《失落+飞》与《天外飞仙+差》收录的是2000年CDCOFFE俱乐部现场,《她是我的生命》、《时间》和《遥远的客人》收录的则是2001年CDCOFFE的现场,而《SOS》收录于2006年的星光现场。所收录全部曲目均为超级市场乐队多年未曾发表的力作,且时间跨度从2000年到2006年,可谓一张集中体现超级市场这支老牌电子乐队的现场魅力的专辑。   超级市场乐队的现场魅力有目共睹,在2007及2009摩登天空音乐节上,超级市场乐队的现场表演数度征服台下观众。这张《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的理论》比之乐队以往录音室作品更多一份随性及恢弘之气,也更具有电子音乐的现场魅力,对于喜欢超级市场乐队及电子乐的乐迷来讲,这张专辑会是一张必收之作。   乐队大事记   1996年,超级市场乐队成立。   1997年,签约于摩登天空唱片公司。   1998年,在合辑《摩登天空1》中发表单曲作品《假若今夜来临》。   1998年,发表首张专辑《模样》,被公认为内地电子乐的开山之作,被《音像世界》、《南方都市报》评为1998年的中文十佳专辑。   1999年12月31日,发表第二张专辑《七种武器》。   2000年,与摩登天空合约到期,转签于风中行唱片公司。 2002年,在合辑《摩登天空4》中发表单曲作品《房间》。   2002年7月,重归摩登天空,准备在同年的12月份发表第三张专辑《LaserAge-激光时代》。   2003年12月,作为来自亚洲东亚地区的唯一一支代表乐队,到法国参加颇具盛名的TRANSMUSICALES音乐节,期间为着名Trip-hop乐队Portishead暖场。   2004年10月6日,到上海参加“中英公园音乐狂欢派对”,与英国的电子乐队Ladytron同台演出。   2004年12月,第三张专辑《繁荣》发行。   2008年9月,第四张专辑《音乐会》发行。   2010年1月,第五张专辑《二零零五我们零零碎碎地理论》
查看更多 举报
超级市场
热门单曲 全部87首
热门专辑 全部9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