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bo是英国1994年组建的一只摇滚乐队。Placebo 中文译名为“安慰剂”,乐队的名字 Placebo 取自拉丁语,含义是“我愿意”(唱赞美诗前所说的第一个词)。是一个三人乐团,主唱兼吉他手Brian Molko,鼓手Steve Forrest,以及Stefan Olsdal(贝司、吉他和键盘)。   “我不想作耶稣,我只想作撒旦,”这是英国乐队“安慰剂”(Placebo)的主唱布莱恩·莫尔克(Brian Molko)在一次采访中抛给记者的一句话。没有眼影,没有唇彩,没有吉他,你永远不会把这个身高只有1.69米、骨瘦如柴的男人放在眼里。而当他经过精致的化妆出现在舞台上,当他弹着爆裂的吉他出现在唱片里,没有人会再忘掉他,“我想长得更高,我想变得更性感。而当我站在舞台上,我就可以实现所有的一切。”对保守而古板的“道德先生”来说,他是撒旦;对每一个“安慰剂”的乐迷来说,布莱恩则是他们/她们心中的耶稣。   从1996年发表第一张同名专辑到现在,“安慰剂”经过了十年的成长,出版了五张专辑,并于2004年出版了一张精选,为了开拓美国市场在2007年在美国地区发行了一张EP,其中包括了Placebo历年经典及现场录音。Placebo于1996年换下了第一任鼓手Robert Schultzberg 由Steve Hewitt接任。在2007年十月第二任鼓手由于个人发展和音乐上的分歧退出,Placebo的另外两位成员在一年的修整后于08年8月6日公布开始灌录乐队的第六张专辑而鼓手的悬念在歌迷的猜测下终于有了着落,由Steve Forrest 参与专辑录制。当然更容易被人们--尤其是善于炒作的英国媒体--提起并记住的是乐队成员“丰富多彩”的性取向:前鼓手史提夫·荷维特(Steve Hewitt)是异性恋,贝斯手史蒂芬·欧斯戴尔(Stefan Olsdal)从六岁起就发现自己注定是一个同性恋,而布莱恩呢?他无所谓男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媒体争相追逐的一个焦点就是布莱恩昨天晚上又和谁睡过了以及与此有关的无聊问题。而说话满嘴跑火车的布莱恩也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为媒体提供足以引起所有人注意的话语:“我内心有一种想成为一个女孩的强烈愿望。我相信如果我是一个女孩,我会比现在更有力量……我想像一个女孩那样有月经,我想体验看着一个生命从自己身体中分离出来的感觉,那一定是一种深刻的幸福,而男人永远不会感受到这种幸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像一头野兽。”   尽管“安慰剂”是一支英国乐队,他们的历史却要追溯到八十年代的卢森堡。那时布莱恩和史蒂芬在当地同一所学校里念书。他们彼此认识却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七年的时间里我们可能只交流过一句话,”布莱恩回忆道。随后,不甘心步父亲的后尘去银行工作的布莱恩迁到了伦敦,在“金史密斯学院” (Goldsmith's College)学习戏剧,与此同时追求自己在音乐方面的发展。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巧合,拥有瑞典国籍的史蒂芬也来到伦敦学习音乐。他至今仍能清晰地回忆 …… 最初乐队名字叫 “Ashtray Heart”,但很快他们发现当时的很多乐队都以药名命名,所以最终以“Placebo”这种没什么痛痒的安慰剂命名. 乐队在选择鼓手方面有过一定困难。Steve Hewitt 和 Robert Schultzberg 都是不错的人选,但因为 Hewitt 当时正和另一个英国乐队有着合作,Schultzberg 成为了当时的鼓手。没想道 Schultzberg 孤僻的性格一直不能和乐队有好的磨合,最终弄得成员们忍无可忍使得Hewitt又在1996年重新加入了乐队。乐队有了第一张专辑Placebo,从此一发不可收。   Placebo乐队灌录的第一张单曲《BRUISE PRISTINE》于1995年采用独立厂牌推出。1997年Placebo的单曲《NANCY BOY》甫一亮相就登上了英国排行榜的第四名。同月,乐队又在DAⅥD BOWIE的50岁生日派对上进行了一场特殊的演出,地点是在纽约著名的麦迪逊广场公园。那一年PLACEBO一直是公众注视的焦点,他们举行了足以刊登在报纸头条的全英巡演,他们在伦敦的BRⅨTON ACADEMY压轴出场,他们还和U2一起进行了名为“POPMART”的欧洲巡演。同时,PLACEBO也尝到了当电影明星的滋味,他们在1998年秋上映的电影《天鹅绒金矿》中客串出演。   1998年,他们录制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WITHOUT YOU I'M NOTGING》,专集的第一支单曲《PURE MORNING》于1998年8月进榜并一直攀升到第4位。而这张专集在98年席卷全世界,获得了巨大成功,也把PLACEBO独特的风格推向世界。而《PURE MORNING》的音乐录影带也于1999年得到的英国音乐奖(BRIT AWARD)的提名,在颁奖典礼上,PLACEBO与DAⅥD BOWIE(大卫鲍伊)同台演绎了电影《天鹅绒金矿》的主题曲《20TH CENTURY BOY》。   2000年初PLACEBO回到录音室开始制作他们的第三张专集《BLACK MARKET MUSIC》。此专集中收录了与SEVERE LOREN合作的《SPECIAL K》和与说唱歌手JUSTIN WARFIELD合作的《SPITE&MALICE》。音乐风格也向更广阔而深邃的方向前进。   随后在2003年和2004年,PLACEBO乐队由相继推出了专辑《SLEEPING WITH GHOSTS》和单曲+精选集《ONCE MORE WITH FEELING: SINGLES 1996-2004》,其中前者更成为PLACEBO迷们诉之的经典。   2006年3月,乐队推出了他们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MEDS》。新专辑推出后,迅速登上英国榜第七位,并占据美国公告牌评选的欧洲100张最畅销专辑榜上第一的位置长达两周。照目前已经卖出了过百万的成绩看来,《MEDS》无疑是PLACEBO继1998年后的又一个商业颠峰。   PLACEBO的音乐妩媚而更趋深度、内省而更显迷离。多首作品电气化的尝试,表明乐队不断努力着创新之意;而词作方面,依然是Brian Molko一如既往的爱情宿命论。毫无疑问的是,PLACEBO的确是90年代以来最具影响力和最与众不同的英伦乐队。
  Placebo是英国1994年组建的一只摇滚乐队。Placebo 中文译名为“安慰剂”,乐队的名字 Placebo 取自拉丁语,含义是“我愿意”(唱赞美诗前所说的第一个词)。是一个三人乐团,主唱兼吉他手Brian Molko,鼓手Steve Forrest,以及Stefan Olsdal(贝司、吉他和键盘)。   “我不想作耶稣,我只想作撒旦,”这是英国乐队“安慰剂”(Placebo)的主唱布莱恩·莫尔克(Brian Molko)在一次采访中抛给记者的一句话。没有眼影,没有唇彩,没有吉他,你永远不会把这个身高只有1.69米、骨瘦如柴的男人放在眼里。而当他经过精致的化妆出现在舞台上,当他弹着爆裂的吉他出现在唱片里,没有人会再忘掉他,“我想长得更高,我想变得更性感。而当我站在舞台上,我就可以实现所有的一切。”对保守而古板的“道德先生”来说,他是撒旦;对每一个“安慰剂”的乐迷来说,布莱恩则是他们/她们心中的耶稣。   从1996年发表第一张同名专辑到现在,“安慰剂”经过了十年的成长,出版了五张专辑,并于2004年出版了一张精选,为了开拓美国市场在2007年在美国地区发行了一张EP,其中包括了Placebo历年经典及现场录音。Placebo于1996年换下了第一任鼓手Robert Schultzberg 由Steve Hewitt接任。在2007年十月第二任鼓手由于个人发展和音乐上的分歧退出,Placebo的另外两位成员在一年的修整后于08年8月6日公布开始灌录乐队的第六张专辑而鼓手的悬念在歌迷的猜测下终于有了着落,由Steve Forrest 参与专辑录制。当然更容易被人们--尤其是善于炒作的英国媒体--提起并记住的是乐队成员“丰富多彩”的性取向:前鼓手史提夫·荷维特(Steve Hewitt)是异性恋,贝斯手史蒂芬·欧斯戴尔(Stefan Olsdal)从六岁起就发现自己注定是一个同性恋,而布莱恩呢?他无所谓男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媒体争相追逐的一个焦点就是布莱恩昨天晚上又和谁睡过了以及与此有关的无聊问题。而说话满嘴跑火车的布莱恩也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为媒体提供足以引起所有人注意的话语:“我内心有一种想成为一个女孩的强烈愿望。我相信如果我是一个女孩,我会比现在更有力量……我想像一个女孩那样有月经,我想体验看着一个生命从自己身体中分离出来的感觉,那一定是一种深刻的幸福,而男人永远不会感受到这种幸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像一头野兽。”   尽管“安慰剂”是一支英国乐队,他们的历史却要追溯到八十年代的卢森堡。那时布莱恩和史蒂芬在当地同一所学校里念书。他们彼此认识却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七年的时间里我们可能只交流过一句话,”布莱恩回忆道。随后,不甘心步父亲的后尘去银行工作的布莱恩迁到了伦敦,在“金史密斯学院” (Goldsmith's College)学习戏剧,与此同时追求自己在音乐方面的发展。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巧合,拥有瑞典国籍的史蒂芬也来到伦敦学习音乐。他至今仍能清晰地回忆 …… 最初乐队名字叫 “Ashtray Heart”,但很快他们发现当时的很多乐队都以药名命名,所以最终以“Placebo”这种没什么痛痒的安慰剂命名. 乐队在选择鼓手方面有过一定困难。Steve Hewitt 和 Robert Schultzberg 都是不错的人选,但因为 Hewitt 当时正和另一个英国乐队有着合作,Schultzberg 成为了当时的鼓手。没想道 Schultzberg 孤僻的性格一直不能和乐队有好的磨合,最终弄得成员们忍无可忍使得Hewitt又在1996年重新加入了乐队。乐队有了第一张专辑Placebo,从此一发不可收。   Placebo乐队灌录的第一张单曲《BRUISE PRISTINE》于1995年采用独立厂牌推出。1997年Placebo的单曲《NANCY BOY》甫一亮相就登上了英国排行榜的第四名。同月,乐队又在DAⅥD BOWIE的50岁生日派对上进行了一场特殊的演出,地点是在纽约著名的麦迪逊广场公园。那一年PLACEBO一直是公众注视的焦点,他们举行了足以刊登在报纸头条的全英巡演,他们在伦敦的BRⅨTON ACADEMY压轴出场,他们还和U2一起进行了名为“POPMART”的欧洲巡演。同时,PLACEBO也尝到了当电影明星的滋味,他们在1998年秋上映的电影《天鹅绒金矿》中客串出演。   1998年,他们录制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WITHOUT YOU I'M NOTGING》,专集的第一支单曲《PURE MORNING》于1998年8月进榜并一直攀升到第4位。而这张专集在98年席卷全世界,获得了巨大成功,也把PLACEBO独特的风格推向世界。而《PURE MORNING》的音乐录影带也于1999年得到的英国音乐奖(BRIT AWARD)的提名,在颁奖典礼上,PLACEBO与DAⅥD BOWIE(大卫鲍伊)同台演绎了电影《天鹅绒金矿》的主题曲《20TH CENTURY BOY》。   2000年初PLACEBO回到录音室开始制作他们的第三张专集《BLACK MARKET MUSIC》。此专集中收录了与SEVERE LOREN合作的《SPECIAL K》和与说唱歌手JUSTIN WARFIELD合作的《SPITE&MALICE》。音乐风格也向更广阔而深邃的方向前进。   随后在2003年和2004年,PLACEBO乐队由相继推出了专辑《SLEEPING WITH GHOSTS》和单曲+精选集《ONCE MORE WITH FEELING: SINGLES 1996-2004》,其中前者更成为PLACEBO迷们诉之的经典。   2006年3月,乐队推出了他们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MEDS》。新专辑推出后,迅速登上英国榜第七位,并占据美国公告牌评选的欧洲100张最畅销专辑榜上第一的位置长达两周。照目前已经卖出了过百万的成绩看来,《MEDS》无疑是PLACEBO继1998年后的又一个商业颠峰。   PLACEBO的音乐妩媚而更趋深度、内省而更显迷离。多首作品电气化的尝试,表明乐队不断努力着创新之意;而词作方面,依然是Brian Molko一如既往的爱情宿命论。毫无疑问的是,PLACEBO的确是90年代以来最具影响力和最与众不同的英伦乐队。
查看更多 举报
Placebo
热门单曲 全部177首
热门专辑 全部58张
热门MV 全部2张
相似艺人